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Salack】And Then My Lady Smiled(女装dalao/ABO/Fin.

Summary:Salazar先生头一次见到这么Alpha的Omega。(……)

 

Additional:ABO(A!萨/O!杰),现代AU,OOC,甜饼甜饼甜饼,喜剧,女装大佬J(。),并不科学,非法生意(。),(伪)暴力场景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拥有囧诺所知道的一切(……)。

 

01

 

急促的门铃声。

 

Beta女士牵着她的裙子。

 

“我与一位先生曾有过一段真挚的情感但是出于我现在丈夫的不满以及他们过往的一些纠纷,我找到这里,希望你们用一种更好的方式使他安息。”

 

“说人话。”

 

Salazar双手交叉。

 

“我来请你们他妈做掉一个人。”

 

02

 

“Bran Leacock那个婊子养的今天晚上会举办一个什么见鬼的舞会。”

 

Jack用铅笔戳着Salazar的脸。

 

“他有什么爱好吗,夫人?”

 

Owell夫人沉吟片刻。

 

“……Omega?”

 

03

 

Jack咧开嘴角微妙地笑起来。

 

一旁的Alpha面色愈加凝重。

 

04

 

夫人诡异地回以一个微笑。

 

“他可能有点儿直男癌——去他妈的。若是您不介意,我可以借您一套裙子。”

 

Salazar半举着一条胳膊试图反抗。

 

“不,我觉得——”

 

“啊非常感谢您。”

 

Omega目不斜视地打断他的话。

 

“不得不说,您打扮一下说不定会比我女儿还更合他的口味。”

 

Salazar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为此感到高兴。

 

05

 

他决定放弃挣扎。

 

06

 

Jack俯下身,壁炉里噼里啪啦的火光映在他的眼睛里。

 

“你们阔佬管这叫什么来着?——旧时代复古?”

 

“你还记得你刚才答应了什么?”

 

Salazar用手抹了把脸。

 

他开始思考或是计算,那个选择会是因为某个劣质玩笑还是太多的朗姆酒。

 

“哦伙计既然你提起了它,”Jack踮了踮脚,用手按着另一个人的肩膀,接着刻意地用自己的信息素包裹住Alpha,“那么你应该等着那位红发夫人寄来衣服,看看自己是否足够幸运有衣服搭得上它。”

 

他的朋友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的时候,他险些在浓郁的Omega信息素中溺死。

 

07

 

他确实订了西装,但他在拉开衣柜的一瞬几乎忘记了目的,他只是看着去年Jack Sparrow不知道从哪儿扒来扔给他的衣服入了迷。

 

08

 

Salazar如每位绅士般走进舞会大厅,胸口别着一枝会被Jack嘲笑的花。

 

然后——然后他听见入口处传来一阵细微而密集的议论低语。Salazar微偏过头。

 

一位有着褐色长发的小姐,蓝色的裙子垂到膝盖以下,一双高跟鞋以一种有些别扭的形式套在脚上,仅仅是露出光滑的小腿。

 

Omega漾着海浪,融于风暴的咸腥味信息素劈头盖脸地砸向了Salazar先生。

 

09

 

哦。

 

老天。

 

她——他不仅刮了手臂和腿上的汗毛,还难得一见地打理了自己的头发。那头长发鬈曲着直到腰身,恰好掩盖住他的喉结。其中如Jack的执念缠绕了几条辫子,某些人赠予他的所谓珍贵物品坠于其上。

 

那双被浓重眼线描摹的眼睛上覆盖的睫毛飞快地扇动,他拉扯唇线,现出了那个被Salazar所熟悉的,狡黠的笑容。

 

Salazar一时间忘记了出声问候他意义上的女伴。

 

Alpha觉得时空静止。

 

是什么把他的裙子染蓝,又是什么维持他的双腿稳步向前?

 

而Jack Sparrow在这种被他享受的注视下皱了皱鼻子。他用带着手套的手牵起Salazar的手,落下一个吻。

 

10

 

如同宣示主权。

 

议论声平息。

 

Jack贴近Salazar的耳廓,气息喷洒,而并非任何缱绻柔语。

 

“首先,你不该让一位女士主动邀请你。然后——天,你穿上这件衣服看起来有点儿可怕。”

 

Salazar扶住他的腰。

 

“其实它还不错,你知道,‘旧时代复古’。”

 

Jack崩坏在蜜糖中长大的富家小姐的设定地大笑起来。

 

“那倒没错,并且更像是我的。”

 

11

 

“不其实它理论上来说也并不是你的——等等,别动手,你是女孩。我们的目标是搞事,对吧?”

 

12

 

“我不喝酒。”

 

Leacock先生盯着挂在墙上的画。

 

“……什么?”

 

站在他身侧的Salazar看了看自己手中完全无辜的苹果。

 

13

 

“没关系先生,不论您喝酒或是吃苹果,总不会拒绝女士的要求?”

 

Salazar偏过身,给Leacock先生质疑的目光让开道路,落在那位两腿交叠的Omega身上。 

 

“她”与他对视,极具性暗示地舔过嘴唇,指尖敲击桌面。

 

“若是您不介意,当然不。”命不久矣的Alpha边踱着步子边回头用一种怪异而掺着怜悯的目光看了Salazar一眼,“您是她的——等等,您是Alpha?”

 

我他妈当然是。

 

14

 

Salazar点头微笑,揣在裤兜里的手竖了个中指。

 

15

 

“我想,我们在舞会上突然消失不会引起恐慌。”

 

Leacock先生望进那双眼睛深处的褐色。

 

Jack没有作答,甜腻凝在嘴角,这使他看上去有生之年第一次像个会羞怯的Omega。

 

左眼轻轻地眨了眨。

 

16

 

关门声。

 

Jack的手臂下垂,手中的玻璃杯滑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Leacock先生见此情景意识到,他家玻璃杯质量原来这么次。

 

开门声。

 

Salazar若无其事地走进来,看着Jack翻白眼的动作。

 

“等等我以为是你把她——”

 

关门声。

 

17

 

Leacock先生被双手背后摔在地板上的时候思考了两秒钟的人生。

 

“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对我没什么意思我也不介意三人行其实。”

 

18

 

Omega的脸逐渐放大,可怜的先生心里多少有点儿本能的激动。

 

然后“她”接过小刀,把它的尖端放在Bran Leacock口腔的上方,另一只手扼住他的喉咙。

 

“怎么样伙计,大惊喜?”

 

他听到了这位Omega的声音,然后觉得有点儿头晕。

 

“Jack Sparrow。非常高兴见到你然后跟你说再见。你的表情有点儿好笑而我确实是男人。”

 

Leacock先生最后的挣扎是开始思索咬舌自尽这种操作可行度有多高。

 

19

 

“还记得那位红发妞儿吗?她现在姓Owell,并且你将死在她的请求下。”

 

Leacock先生在濒死的境界中隐约听到了一声油腻的“小麻雀”和“你能不能别废话直接捅死他”等类于此的话语。

 

20

 

尖叫声和脚步声。

 

声音透过材质一般的门板落在他的耳朵里,Salazar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哪里不对。

 

地上的人咳了几声,似是想最后大笑几声却未能如愿。他抽出压在身下大面积麻木的手臂,它正牢固地捏着屏幕闪烁的手机。

 

“我他妈已经——”

 

“你已经报警了,我知道,并且替你说了。不用管手机了,待会儿我就会摔它个稀巴烂。”

 

“Jack Sparrow。快点儿动手。”

 

Salazar嘴角抽搐。

 

21

 

Jack歪了歪头。

 

“所以老弟,还有想说的吗?”

 

几近放弃挣扎的Leacock先生睁大眼睛张了张嘴。

 

“好的既然没有那就来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逝者永生【1】。”

 

Jack闭上眼睛,撇了撇嘴。

 

逝者没来得及发出尖叫声。

 

22

 

Salazar为此感到释然,并收回复杂地盯着小麻雀在价格不菲的裙子里放荡不羁叉开的两条腿的目光。

 

尽职尽责专项收拾烂摊子的Alpha迈过血迹推开窗户。

 

“过来,亲爱的,注意你的裙子。”

 

Jack提着裙子跑路的过程里猝不及防地凑近搭档的颈脖处使劲嗅了嗅。

 

“哇哦,不开玩笑,宝贝儿,你信息素的味道是朗姆?”

 

Salazar心情简单。

 

23

 

“把这辆车劫下来,怎么样?”

 

Jack盯着能当镜子用的黑色加长轿车眼睛闪烁。

 

Salazar费了点儿劲才没笑出来。

 

“不麻烦你了,这是我的车。”

 

24

 

他打量着车里的装横。

 

“你真的这么有钱,还干这活儿?”

 

Salazar用手拨开Jack的头发,他心平气和:“你以为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我想我现在应该谢谢你?”

 

Jack夸张地用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伸进了搭档的口袋里。

 

“别翻了,Sparrow,我没带朗姆巧克力也没带动物饼干。”

 

Salazar的声音放低:“这不科学,不应该有像他这样的Omega——”

 

“什么?”

 

“没什么,不过我想,我可是朗姆味儿的。”

 

这几乎算得上调情。

 

25

 

“Armandy——我现在吻你你应该不会把我扔出去?”

 

——Fin.

 

注1:大概是出自ASOIAF。

 


评论(4)
热度(119)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