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Salack】And the Dust Is Whirling(ABO/fin.

Summary:他试图改变什么,他试图拥有什么。

 

Additonal:ABO,OOC,BUG,流水甜饼,私设如山,逻辑混乱

 

关注我的朋友就不要点进来了/我没爬墙()

 

Disclaimer:如果他们属于我,我就不写同人了。(啥)


1)

 

Salazar看着一个个跟金发妞儿调情的军官,眸色涣散,直到一条细瘦的胳膊轻巧地从他面前的桌子上拿走他喝了一半的朗姆酒。

 

空气中腻人的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和劣质酒精混合在一起,他急促地抬起头,一种鲜明的清新气息在他鼻尖轻扇羽翼。

 

熟悉而陌生,浅淡又强烈。

 

气味的主人飞快地舔了舔嘴唇,鲜红的舌尖将酒液卷入口腔。然后毫无愧疚之意地将空杯子放回桌面上,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啦,伙计,别那么看着我。相信这一杯酒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吧?——反过来看,这可是我的生命来源。”

 

Jack的棕色眼睛眨了眨,衣服松松垮垮,露出一大片胸膛。

 

Salazar扯动嘴角,压下笑意。

 

“这地方可不是能让随便什么Omega闲逛的,”

 

“那么我就不是随便一个Omega了。”

 

Salazar看着坐在桌子上的Omega在空中晃悠的两条腿,眯了眯眼睛。

 

“你总得付钱。”他说,指尖轻叩桌面。

 

Jack站起身,嘴角牵起一边。他搂住Alpha海军的脖子,在他的嘴角落下一个吻。

 

“这价钱应该差点儿,但是就这样吧——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儿,”他嘀咕着,离开酒馆,步伐不稳。

 

Salazar几乎茫然地用指尖抹了抹嘴唇,混杂着海风,阳光的信息素的味道仍残留于空气。

 

2)

 

他在拉开门前看着坐在路边的青年——他所记得的Omega舔舐着嘴唇上被自己咬破溢出的血珠,当他靠近时,才发现他正用一只手中的小刀一遍遍摩擦着手臂。

 

他停住脚步。

 

记忆中的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浓郁。

 

“嗨,好先生,别来无恙。”

 

他还能吐出完整的句子,Salazar皱起眉。

 

“你正处在——”

 

“是啦伙计,别怀疑。也别瞪眼睛,现在一个处于发情期的Omega在你家门前,你完全可以把他拖进房间里干到失禁。对吧,这不正是你们所希望的?”Jack耸耸肩,似无谓,似讽刺。

 

“不,你——没有抑制剂?”

 

“生活所困。”语调含含糊糊,他的意思清楚明了。

 

Alpha咒骂几句,转身离去。

 

Jack看着他飞快离去的身影,撇了撇嘴。

 

他回来后立刻上前把Omega手中的小刀扔到一旁,把他的胳膊抬起,轻松而迅速。

 

Salazar试着释放了一点儿Alpha的信息素——如暴雨般分明,冷冽,Jack轻轻哼哼了两声。

 

他摸了摸那条胳膊上的红痕,换来胳膊主人的抱怨。

 

“什么名字?”Salazar问道,将针管陷入皮肤内。

 

“Jack Sparrow.”

 

“你应该小心点儿,小麻雀。”他拍拍他的脸颊,“不是所有Alpha都会跑去给你买抑制剂。”

 

3)

 

Salazar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眼神游移。

 

定格——小麻雀的手中拿着刀片,一面对着老板虚伪地笑,一面用它划开身旁衣着华贵的先生腰间的钱袋,金币碰击的声音。他迅速弯下腰,如每个好孩子般帮丰满得弯不下腰的人捡起金币。他说不用谢,然后把自己嘴里咬着的一枚不清楚来源的金币递给老板,换来一瓶酒。

 

Salazar低下头笑了几声,然后走上前,拽着Jack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哦哦哦哦哦我想你一定不知道悬空的感觉,Armandy。”

 

“你可以找我借钱。”海军说,把他扔到椅子上,“而且你今天晚了。”

 

“第一个问题,不,那我只能卖身还你了;第二个问题,我正找着别的方法去借钱呢亲爱的。”

 

Salazar耸肩,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Jack看着他,用手撑住桌面,将头埋在Alpha的颈脖处,吸了一口气。

 

Salazar双手半举,不知道在这地方是该抱住他,还是推开他。

 

Omega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椅子摩擦地面。

 

“老实说,你的味道可比那些Alpha好太多了。他们要不然就娘门儿唧唧的,要不然就只会用下面说话。”

 

“——你活得非常传奇。”Salazar说,眼中色彩破碎,交融。

 

Jack大笑起来。

 

随后他直起身,拨弄了一下头发,具有挑逗意味地吊起嘴角。“你不用东张西望,宝贝儿,这儿大多数人都以为我是个少年酗酒的Beta。不用担心太过亲密的举动让你遭受非议。”

 

Salazar说:“我没想这么多。”

 

“好吧,好吧。”Jack摊手,“我不明白,你每天都在这儿等我,就是为了看着我喝酒,然后听听我身边那些烂俗故事?”

 

Salazar点头,“我没什么事儿可干。”又摇头,“你——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也许是朋友。我不记得,只知道我找了他很多年。你很像他,非常像。”

 

浅色的阳光落在Jack的睫毛上,轻轻抖动,恰似他本身。

 

诗人吟诵晦涩的诗句,鼓掌的人稀稀落落。

 

这仅仅是一段记忆。

 

这又远不止是段记忆。

 

4)

 

Jack把一朵郁金香放在一栋漂亮的房子前。

 

而他以为这就是永别了。

 

5)

 

Salazar看着挂着骷髅旗的船上,看着青年脸上漂亮勾起的唇线僵在脸上。

 

“全速前进。”

 

——而他的精神已经游离体外,他的记忆渐渐浮出海面。

 

Jack Sparrow看着紧追其后海军的船只。

 

——他想喊停,但他的喉咙干涩,双腿的存在已逐渐淡化,他知道现在在发生什么,却毫无能力制止。

 

Salazar的眼睛里映着红色,跳跃着兴奋。

 

——他记起来了,当他试图改变什么的时候,一切像个低俗的笑话。

 

直至万劫不复。

 

他笑起来。

 

无论如何,从现在开始,那只小麻雀自由的心,至少有一半是属于他的了。

 

Fin.

 

360fo的一个兑换(。)觉得自己有病(

 

我知道结局很谜(((

 


评论(12)
热度(220)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