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BBC/福华】Like the Spring(fin)

——献给最最亲爱的迷人的荔枝w


Warning:


*这是一篇旧文,因为不明嚼栗的原因被撸否屏蔽了所以重发


*欧亨利菜单上的春天AU,没办法我对欧亨利大大爱得深沉qwq


*幼儿园文笔,甜饼短完w 


*OOC和BUG的锅我全背了(。)! 


约翰·华生先生坐在打字机前,澈蓝的眼睛上似乎蒙了一层薄雾,蕴着一种人类称之为忧伤的情感。


他的视野越来越模糊——类似于天朝华北地区的重度雾霾,窗外马车驶过泥泞路面的声音分毫不差地落入这位忧伤的先生的耳中。


渐渐地,约翰感到周围起了些变化。他眼前的不再是雾霾而是一张满是嘲讽气息的脸,他的耳边不再是属于富豪的杂音而是属于艺术家——可能是叫门德尔松还是别的什么——的小提琴曲。


是的,前段时间几乎天天都是这种场景。去年夏天,约翰找到了一个室友跟他合租他现在住的这间房子。这位室友,名叫夏洛克·福尔摩斯,身份很神秘,脾气很怪异。但是他的长相和声音却足可以让头脑发热的人忽略那不管多么明显的缺点。


一开始跟他相处很困难。但是由于约翰实在找不到别的合租人又没办法自己支付全部的房租——哦你说肯定还有别的原因?不不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所以整日整日地容忍着他,日子一点点过去,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约翰也更为了解室友了。


据约翰观察,夏洛克好像是个很有名气的侦探——我是不会告诉你每当年轻貌美又未成婚的女委托人来到客厅时约翰的眉毛皱得有多紧的。


冬天刚开始那几天,夏洛克突然被他的哥哥——我担心被通缉就不透露这位大人物的身份了——派去执行一个貌似跟国家有关的任务了。


临走那天早晨,约翰的眼睛也蒙着一层薄雾。他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室友。


“我不是去参加必败无疑的战争,别这幅愁眉不展的样子和电视剧里那些丢了男朋友的母金鱼一样。春天一到,我就会回来的。你要是想我……”


“闭嘴,别废话,快走。我的枪就在这儿。”


就这样,约翰一个人度过了漫漫冬季。另一半房租则由夏洛克那位与女王共进晚餐的高级政府官员——哦我好像泄露了什么——来照常支付。


一般,春天的序曲都是很难寻觅的。番红花迎春绽放,山茱萸点缀丛林,蓝知更鸟在窗外放歌,这一切构成了冬季的遗言,但是毕竟,它还没有死透。并且夏洛克也没有回来。


约翰是名自由职业打字员,在和这个世界的斗争中,他取得的最出色最圆满的功绩就要数和荔枝家庭饭馆成交的那笔交易了。一天晚上,他在这家饭馆用餐。走时顺手拿走了菜单。菜单上的字迹简直没法辨认,甚至不能判断是什么语种,顺序也乱七八糟。比如你可以看到貌似是牙签在水煮蛋和菠萝煎饼中间夹着。


第二天约翰让这家饭馆的主人——荔枝先生看了一份整洁的新菜单。荔枝先生十分满意,并心悦诚服地和约翰约定以后要他负责饭馆里十七张桌子的菜单。作为回报,荔枝先生每天都会叫一个尽量礼貌的服务员为约翰送去一日三餐。另外,每天下午约翰还会收到一份荔枝先生亲笔的铅笔菜单草稿,命运为荔枝家庭饭馆的顾客准备了些什么,在上面一清二楚。


在这寒冷又漫长的冬季里,一日三餐有保障胜于一切。


好了好了,让我们回到此时此刻。约翰终于被新的菜单拉回现实,开始工作。


可是没一会儿,他又突然停了下来。他使劲地盯着菜单上的某一处——蒲公英和什么蛋——哎呀管他的呢——蒲公英!


约翰的耳边又响起那低沉的声音:“你们这群人脑袋里仅有的智慧都像蒲公英一样飘在空中吗?”


好吧,尽管内容并不温暖,但是它还是勾起了约翰的回忆,对春天的期待。


服务员来收菜单时天色已经很暗了,约翰恍惚地看着晚报。


突然急促的门铃声——


约翰立刻跳了起来,尽管他知道这极有可能是房东太太的好友,但不管是谁这种时候的侥幸心理都跑不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


“亲爱的约翰。”


哦,朋友,春天到了。


第二天早晨,约翰正在煮咖啡。


“约翰,你为荔枝先生做的菜单可真不怎么样。”


约翰摸了摸腰间的枪。


“你过来看看。”


约翰一脸不相信地拿过夏洛克正细细研究的菜单。


只见红卷心菜和炒青椒之间——


亲爱的夏洛克,配水煮蛋。


END



评论(1)
热度(24)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