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Just a Bit Dependent(花朵脸小虫/fin.

Summary:Eduardo只差蜘蛛侠就能集齐儿童套餐里的赠送玩具的妇联系列了。

 


Additional:无意义甜饼,花朵脸小蜘蛛,欢乐,AU,OOC,巧遇

 


Disclaimer:不属于我,尽管我这么幻想过。(。


1

 


这事儿太奇怪了,奇怪得Mark完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面对。

 


当他支撑着脑袋昏昏沉沉地排着队时,前面那位青年身上勾人的甜味渐渐包裹了他。

 


这本应该像众多愉快而平凡的中午一样——外卖,Sean不成功的荤段子,Dustin嫌弃的注视。而意外就出在这儿——前一天晚上只有Chris一个人清醒着玩的游戏里他连声答应了今天要来卖所有人份的快餐。Mark望天,心智未成年的成年人们揭穿了他,不幸。

 


——青年踮了踮脚尖,把手伸进口袋里,一元,两元,七元。

 


时间流逝。可能少了那么几块钱的青年尴尬而甜蜜地笑着,看着店员小姐姐。

 


僵持。电光火石。

 


操他的。

 


Mark想,耸肩,他灵巧地错开一步上前。

 


“我来吧,”他在店员复杂的目光中拿出银行卡。

 


“请问您……?”店员头上的蝴蝶结吓得都歪了,她将POS机摆好,小心翼翼。

 


“男朋友。没太大问题吧。”他按下密码。

 


2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那几秒种里一脸风淡云轻的Mark心里都经历了什么,大概是三战的初步模型。

 


想得太多。他本来想说“朋友,我们是朋友”,但是又觉得这样太过像是欲盖弥彰,不不不,不行。

 


话语咽回喉咙里,他语调一转。

 


“男朋友”这个词破入空气的一瞬间Mark在心里沉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去你妈的,Mark Zuckerberg。你整天脑子里还有没有别的。

 


做人能不能真诚一点儿。

 


青年抱歉地看了一眼盯着地面看了太长时间的Mark,用胳膊肘杵了杵,低声:“一起用个餐吗,好先生?”

 


Mark想回答的是,不,公司里还一群鬼哭狼嚎的宅男等着他养活。

 


但是,好吧。一秒之间,Mark因为青年明亮的脸蛋而体会到了人生的无限美好。

 


“好。”

 


员工什么的,反正也不是亲生的。

 


3

 


Mark看着对面,看着Eduardo的舌尖舔过同样鲜红的嘴唇把冰淇凌卷进嘴里。细节决定成败,而这个人该死的可爱。

 


Eduardo眨了眨眼睛,把随餐附带的塑料袋撕开,拿出里面的玩具——是的,玩具。一个美国队长的玩具,制作粗糙,摸个几遍就能掉色。

 


Mark扯了扯嘴角,没说话。他在一秒前才意识到他刚才居然刷卡买了一份儿童套餐。

 


“你知道吗,先生,”不,不知道,“整个复联系列我就差一个蜘蛛侠啦,令人伤心。”

 


好吧,他真没看出来这个装着正经,甚至昂贵的青年原来还是个超英迷。

 


更加可爱。

 


4

 


Mark蹩脚地支支吾吾。好心的青年用笔尖敲击了几下桌面,最终写下了包括电话号码,邮箱,Twitter,Facebook,Ins在内的将近十种联系方式。

 


他们挥手告别。Mark沧桑地思考,再思考——到底要先选择哪种方式,他权衡利弊,分析得失,直到Eduardo来找他。

 


但是这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太不一样。几乎超出他的接受范围。

 


5

 


从映亮他脸颊的电脑屏幕前离开,起身,Mark准备去拿杯冰红牛。

 


客厅窸窸窣窣。Mark皱眉,脚步放缓,等待着一场搏击。

 


等等,蜘蛛侠——?

 


Mark只能用一个F开头K结尾的单词表达自己的震惊。

 


6

 


“MarkMark,做件好事。我家窗户从里面反锁上了,你知道,呃,打击罪犯的时候我身上一般没有钱。所以,我能借住在你家吗?”

 


“不,先等等。我可能失忆了——我认识你吗?”

 


好邻居低声嘟囔了什么,他掀开头罩的动作猝不及防。棕色头发在风中抖动,碎发落在额前。

 


“Eduardo Saverin。第二次见面也依然很开心。”

 


“……”

 


Mark向后退了退,Eduardo睁大眼睛。

 


“你会付钱对吧——不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

 


Eduardo摸了摸自己冻红的鼻子。

 


7

 


接下来,Mark觉得自己的房子几乎成为了纽约好邻居的安全屋2号,而且提供免费服务。

 


这里有牛奶麦片,啤酒,威士忌,如果他愿意的话还能吃上一顿不怎么样但是能吃的饭。

 


有的时候Eduardo甚至会提着一盒东西踩着窗户进来,定睛一看,上帝,Mark掩面——是一份快餐店里的儿童套餐。

 


“我家里已经有一堆Cap和Tony的了,”Eduardo用手拨了拨头发,面色沉重,“我只是想要一个,我自己而已。”

 


8

 


Mark发誓他答应Eduardo陪他去蹲点绝对是被那双大眼睛诱惑了——我是说,逼迫。

 


他们坐在集装箱前面的一块儿台阶上,这时Mark理解到,超英总有一些你无法想象的痛苦。比如现在,穿着紧身衣的Eduardo几乎冷得无法像平时一样话痨。

 


Mark捏了捏鼻梁,他脱下外套——他庆幸自己穿了这个,笨拙地把这个传递某种情感的东西搭在了Eduardo的肩上。

 


“天,不用了Mark,”

 


Mark看着他,这种朋友之间互相谦让的场景令他感动。

 


“真的不用了,你知道,穿着这个真的很难看。”

 


“……”

 


去他的,他不喜欢超英。——尤其是这种太漂亮的超英。

 


说真的,那简直引人犯罪。

 


9

 


他们不怎么安静地等待着,期间Mark甚至去买了热饮。

 


像个约会。两个傻乎乎的年轻人。

 


“Marky,我跟你说个事。”巧克力味的气息喷洒在Mark的肌肤上,他吞咽口水。

 


“我估计,”Eduardo调整位置,“今天他们这场交易估计掰了。”

 


“……”

 


修正,一个清醒的年轻人和一个傻乎乎的超级英雄。

 


10

 


Mark搞不明白,为什么他总能在自己家里看见一个受伤的蜘蛛侠。

 


他一边帮他包扎伤口一边感慨,以前他一个人住的时候他居然没有因为长时间昏迷失血过多而英年早逝。

 


他几乎补了他该学的但是上课时睡着了或者不该学的所有医学知识,只为了不触犯虐待蜘蛛罪。

 


叹气。

 


他上辈子是个天使吧,一定是。

 


11

 


Eduardo睁开过于沉重的眼皮,看见一个抱着胳膊的Mark后一激灵从床上跳了下来。

 


“Wardo,以后别受伤了,真的很麻烦。”

 


Mark翻了个白眼,一看到惊慌失措的Eduardo,他就什么火都发不起来。

 


这是病,暂时不治。

 


“答应我,”

 


Eduardo拍了拍他的手背。

 


他一直不相信自己会爱上一个超英。真正意义上的爱,并非崇拜。——他都没崇拜过好吗!

 


12

 


他们俩真正搞在一起之后,第一个正式约会地点是那家快餐店。

 


Mark无所畏惧,在店员复杂的眼神中点了两份儿童套餐。

 


空气一度凝固。

 


Mark迅速地打开包装袋,一个红蓝色的东西掉了出来。

 


不是美队,是蜘蛛侠——或者,对面这个人的本体。

 


Eduardo把头贴在桌子上,他心灰意冷。

 


“嗷这不公平!”揉脸,“你是不是买通了厂家?”

 


13

 


Mark耸耸肩,他拍了拍笑眯眯看着他的Eduardo的肩。

 


“所以,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会给你,Wardo?”

 


“因为真人已经属于你了呀。”

 


然后他们因为这句太过肉麻的话而大笑。

 


14

 


做超英不容易,做男友更不容易。所以,如果一个超英想要谈恋爱,首先,你得拥有一颗包容一切的心。

 


Fin.

 



评论(30)
热度(230)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