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Please Shoot Me(fin.

口嫌体直蔑视众生最终坠入爱河的M/拿刀架人脖子上说娶不娶我你看着办吧的E


Summary:爱神猝不及防地恋爱了。

 

Additional:流水甜饼,AU,OOC,高糖,反科学,烂俗

 

无法相信这么个垃圾我居然写了四天(。)顺便秀新ID(x


全文4k往上(。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但是我可以想象一下(。

 

01

 

Mark Zuckerberg是个爱神。

 

是的,我就决定这样开头,反正一个庸俗爱情故事的开头你总不能指望它有一段十四行诗。

 

不,不是那种光着屁股拿着弓箭在大街上字面意义上到处乱射的小天使。他确实有着一双翅膀,不过他对它的情感就仅限于因为换季的时候掉毛而困扰咒骂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上帝意识到随便给俩人一人来一箭然后决定他们的爱情命运已经变得不那么实用了,打个比方吧,现在马路上遛弯的人越来越少了,几乎所有人都一个个挤在那些各种颜色的汽车里。这使得爱神们常常会射偏了人,从而导致一些难以言说的后果。

 

于是伟大的爱神们的工作就变成了找到指定的两个人然后想尽办法撮合他们,冒着各种被骂被打的风险。

 

每个爱神都是小天使般的存在——不,他们就是小天使。

 

02

 

实话是,Mark不喜欢这个工作,他不止一次地搞砸过它。他曾经把剑架在一位绅士富豪的脖子上让他去跟一个宅女登记就因为他们俩该死的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儿,这方法很有效率。不过很快就被他过于热心的同事发现并举报,他再也没有下一次机会使用暴力手段了。

 

但总的来说,他在人间过得还算不错。

 

Mark端起电脑桌上上的红牛喝了一口,陷入沉思。

 

所以他如果把它倒在云上云会不会被染成红色的啊。

 

03

 

他在酒吧台前心不在焉地擦着杯子,看着爱之名单上的一对名字终于同时出现。

 

Mark在把果酒递给那位姑娘的时候语气生硬地找她要了电话号码,然后把它郑重其事地交给了那位先生。后者的表情在疑惑和感激之间摇摆不定,Mark没再理会这个,他坚信接下来的过程简单而轻松,就算并非如此也不是他的锅。

 

他从卫衣口袋里把那个愚蠢的小册子拿出来,在那对名字的上面画了一道杠。在那一瞬间,他感到上帝是如此地爱他。

 

“BlahBlah,Blah,”

 

一串莫名其妙的音节从他的身后传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正眨着那双棕色眼睛看着他,他的嘴唇因沾染上酒液而显得湿润,脸上的那个笑容甜蜜而柔软。

 

“先生,把您的东西收好?”

 

Mark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小册子。

 

他抬起头,对面的人笑得更加欢快。

 

04

 

“好吧,虽然我也不怎么愿意相信这个,但是我还是要像疯了一样问一句,”Eduardo靠近了Mark,搭上他的肩,话语间的呼吸洒在Mark的皮肤上——不不不,太近了,“你是丘比特吗?”

 

Mark以越来越快的频率眨着眼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那张清晰的脸蛋就在他眼前,酒吧的灯光打在他纤长的睫毛上。而他只需要倾身向前就可以获得一个吻然后再说这是个意外——

 

Mark回过神来,对面的人已经回到了正常范围内,他带点儿失落地感受着身上沾染上的一点儿甜味。

 

05

 

“在我问出这个问题后你没有骂我一句傻叉然后往我脸上泼酒或是给疯人院打电话,你沉默了,这说明我的问题有很大可能是正确的。”Eduardo看着Mark,感到现在的天使真是越来越不天使了。

 

不,这只能说明你长得太好看了。

 

Mark明智地决定保持沉默。

 

06

 

“你知道,伙计,现在超过五岁的孩子都不会看彩虹小马或是相信天使的存在了。”

 

“但是我是对的。”Eduardo语调坚定得像是个谈判的商人,但他脸上温和的笑意丝毫未减,“你是个爱神,不拿弓箭。每天都做着牵红线的活儿,有时候还可能失败。我说得对吧,先生?或许我们可以看看你那个漂亮的小本子,——行啦别那么看我,我不是跟踪狂也并不迷恋你,很抱歉。”

 

天。

 

Mark看了看身后的墙壁。正值四月间,他没由来地感到背后一凉。

 

放松,他对自己说,上帝不杀人,也不杀天使——应该吧,大概。

 

他盯着Eduardo明亮的棕色眼睛看了一会儿,只是再次确认了他不是一时兴起在找个陌生人开玩笑。

 

“你想要什么,”

 

Mark压低声音,面部表情松动了一下,这场景诡异得吓人。

 

07

 

“MarkMark,你晚上吃什么?”

 

不,谁让你叫我Mark的,挺自来熟啊。

 

“我晚上一般不吃,接受不了的话你可以走了,不送。”

 

Mark看着坐在他家沙发上的Eduardo,心情复杂。

 

(“我只有一个条件,我现在失业啦,能在你家住一个晚上吗?”半个小时前,罪恶的酒吧里,那个始作俑者如是说道。)

 

他不该答应的。

 

他简直幸运到起飞,做些对人类社会具有极大贡献的事还被人威胁了。一个天使降临人间,这事并没有听起来那么神圣,例如Mark,他在人间一室一厅的住处是租来的,每天的工作都没个准。

 

所以他并不能支付一笔费用来让Eduardo,所谓的失业者(“你见过哪个失业者穿着Prada??”)去住酒店。

 

所以,他家里。

 

08

 

“别这样,亲爱的,你可是个天使。”

 

“……”

 

于是Mark订了一份菠萝披萨,他几乎冷到西伯利亚的声线吓得外买小哥忘记了要小费。

 

09

 

“这里没有换洗衣物,并且你必须睡沙发。”Mark简明扼要地指出现状,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Eduardo意识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没有那么高。

 

“没问题,Mark。不过你真的不打算让我跟你一块儿睡吗反正都是男人虽然你是男天使——嗷,”

 

Mark无情地关上了房门。

 

10

 

在意识到天使家里并没有多余的被子之后Eduardo沉默地把沙发上Mark的衣服盖在了身上。

 

第二天早上,Mark看着跟他的衣服纠缠在一起滚到地上的Eduardo,摸了摸鼻子。

 

11

 

Mark把手伸进口袋里。

 

——他今天在甜品站工作,那两个冰淇淋也许足够让他不用吃晚饭了。

 

他点了点头,拿出钥匙。

 

——他的脑子里回放着早上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青年眨巴着眼睛跟他告别的样子。

 

钥匙拧进锁里。

 

——他感到天使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嗨,Mark!”

 

不不不,他走错门了,一定是。

 

12

 

Mark并不那么愿意接受现实地走进房间,看着沙发上那个教养极高,脾气极好的失业者。

 

“你哪儿来的钥匙?”

 

“嗯,你肯定没发现,你的门其实没锁。”

 

Mark看着他,沉默地看着他。

 

“……”

 

“……”

 

“我在你睡着以后拿你口袋里的钥匙去复制了一把……”Eduardo快速地舔了舔嘴唇,“嘿朋友别这样我没想对你做什么,这叫,呃,未雨绸缪,没错。”

 

“未来一周都没雨。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

 

13

 

Mark坐在沙发上,真切地感受到了人心险恶。

 

他的旁边是把抱枕放在膝盖上的Eduardo,他的对面是租来的影碟播放出的黑白影片,戴着帽子的绅士牵起女士戴着手套的手,吟念着晦涩的情诗。

 

他安慰自己,没人能拒绝那双湿润地盯着你的棕色眼睛。

 

14

 

那天Eduardo没留下过夜,或许是抱着Mark的衣服寻求温暖的经历给他留下了无以言表的心理阴影。Mark在心里好奇了一下他晚上会住在哪儿,或许他会再次找到一位如他般的好人,揪出这位先生的什么小秘密,然后如法炮制——他对此没理由地感到愤怒。

 

他反省自己,他仰望天空。

 

(“等等似乎还有一件事,”他在关掉灯的房间里唯一发出光亮的电脑前停下敲键盘的动作,思考人生,“——我忘了收回钥匙了。”)

 

15

 

咔嗒一声,房门在被推开时尖叫着,Mark有些担心他用的力气再大一点儿门就会碎掉。

 

他看向屋内,空空如也。

 

他杀死了自己的期待。

 

Mark看着桌子上各种颜色的传单,他发了一天这个。

 

——很好,日本菜,法国菜,墨西哥菜等等。他随便找了个顺眼的号码拨了过去,等待接听。

 

16

 

Mark在拉开门后的神情称得上茫然,那个他日思夜想(“是的我每时每刻都在诅咒他。”)的美人利用身高优势轻轻地推了他一把,然后走进屋里,撇了撇嘴。

 

房子的主人的思绪回到正轨,他冷漠地看着他。

 

“别这样严肃,先生,一个多么漂亮的巧合。”

 

Eduardo眨眨眼睛。

 

好吧。Mark拉开椅子,去厨房倒了两杯橙汁,并尽量在就餐时因为Eduardo的注视而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情。

 

17

 

此后,Eduardo几乎天天都会到Mark家来一趟,以各种形式。他们一起看经典电影并模仿剧里人物的台词最后演变为嘲笑对方,他们交换文学名著然后再次嘲笑对方的品味,他们一起吃饭——甚至有时候,Mark推开门后便会看到一桌显然不是由田螺姑娘做的,营养的晚餐。Eduardo表现出了对Mark的身体状况的极大关注,有时几乎带点儿强制性。

 

Eduardo从第三次见面开始每次一看到Mark就会不容拒绝地在他的脸上印下一个吻——这正常极了,朋友间都该这么做,Mark反复强调。

 

而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忘记(大概)那把被复制的钥匙。

 

Mark在Eduardo露出那个他标志性的,甜到发腻的微笑时,模糊地认识到他们俩之间真正是小天使的并不是他,并完全忘记了他们相识最根本的原因。

 

18

 

这段友谊在几个月里超速地进展着。某天晚上,他们吻着吻着就滚到了床上。

 

Mark在脱下Eduardo的衬衫的时候告诉自己,瞧,天使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19

 

Mark因为阳光的热度醒来,他整了整被子的褶皱,抓了抓自己在早起时疯狂的卷发,向发出碗碟响声的厨房走去。

 

Eduardo的眼睛搜索着,最终从冰箱里拿出冻牛奶和麦片。他在往碗里倒麦片时头也不回地问道:“亲爱的天使,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Mark抱起胳膊,他不知道Eduardo想听到哪种答案。

 

“Wardo,”嗓音沙哑。

 

Eduardo把他安置在餐桌前的椅子上,盯着他喝掉了果汁。

 

20

 

Mark靠在门框上,他看着正对着镜子整理衣服的Eduardo。

 

“Wardo,我们应该摊开来谈谈。”

 

Eduardo匆匆向他走来,在听到这话时眨了眨眼睛,他贴近他,交换了一个混合着麦片,牛奶和果汁味道的吻。

 

“有些事情不是一定需要谈谈,”

 

Eduardo拍了拍他的肩,向门外走去。

 

21

 

Mark飘飘然地收获了爱情,但是他的事业出了点儿小问题。

 

他跟Eduardo第一次见面时他牵线的那对情侣,现在双双提出分手,并决定老死不相往来。

 

不,这不科学。

 

天使心如死灰。

 

22

 

他正为这事焦虑,Eduardo发来了短信约他出去。

 

Mark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一点儿。

 

23

 

但是他想看到的绝对不是这幅场景。

 

Mark在赶到甜品店时想。

 

一位(他有点儿眼熟的)先生把手叠加在Eduardo的手上,后者正甜蜜地看着他。

 

不不不不行,没人敢跟他抢东西。男朋友也不行——

 

Eduardo在看到一个表情冰冷的Mark时跟那位先生低语几句打发他走了,他看向Mark,眯了眯眼睛。

 

“Mark——你怎么了?看到另一位天使跟你抢活不太高兴?”

 

24

 

“亲爱的,别人都跟我说你是智商最高的爱神了,但是这么久了你居然还没发现!

 

“呃,总之咱们的上级——我能这么叫他吧?——用原话来说觉得你太冷漠了,他为这事找到了我。

 

“你瞧,最开始我接近你就只是为了这个。这个考核你通过了——大概,我也没必要为难你的工作了,——别那么看着我啦,是的那对情侣就是我给弄崩的——所以今天我又让他们复合了。

 

“那么总之,你长得足够好看。所以我觉得我为伟大的人类事业发展献身一下问题也不大。”

 

“……不。这不公平,撮合或拆散两个愚蠢的人类对你来说为什么这么简单。”

 

“因为我有丘比特的箭。”Eduardo严肃地说道,最后一个音节颤抖着——他搭上Mark的肩,笑了出来。

 

Mark配合地点了点头,用手在胸口处比出一个心。

 

“你击中我了。”

 

25

 

无论你的女朋友是否跟别人跑了,你要来的电话号码是否拨过去是空号,请依然直面生活,并始终相信,

 

爱是有无尽的力量的。

 

FIN

 

+1

 

天使们知道这段恋情的反应。

 

Chris:喜闻乐见。虽然我说过爱上Mark的人都眼瞎……我只是不明白Wardo他需不需要一副眼镜。

 

Sean:下次出任务带上我,老铁。急需一个腿长音软貌美的男/女朋友。

 

Dustin:你居然不认识Wardo!他可是在最漂亮天使榜上挂到今天的天使!

 

+2

 

被撮合的那对情侣。

 

女:你有没有遇到一个特别养眼的男人严肃至极地对你说你必须和那谁在一起否则世界就会毁灭……

 

男:你怎么知道的??

 

女:……

 

男:……

 

女:我们还是不分手了吧。

 

男:……当然。

 

FINFINFIN

 


评论(11)
热度(151)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