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Petals And Innuendoes/花瓣与性暗示(ABO/fin

Summary:如果你有一个特别会撩的朋友,而你又深刻地意识到朋友妻不可欺——这实在是件麻烦事儿。


 


Additional:ABO,OOC,砂糖,卷西四兄弟,已建立关系,事故,翻车现场

 


Disclaimer:想想看,如果他们属于我……!(。(醒醒


CP:ME(有一点点All花的假象,都是幻觉),以及明确的CD

 


01

 


“不不不行Chris,我是个Omega,我进去以后对他没有任何帮助。”

 


“你不会愿意我出轨的。”

 


“……”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Chris。

 


Dustin沉痛地看了他一眼,推开了房间门,视死如归。

 


02

 


当假装自己是条咸鱼的Dustin在电脑前不停地往自己嘴里塞着蔓越莓小饼干时,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边痛苦地向里卷了卷被咬到的舌头,一边拿起手机贴在耳边。

 


“Moskovitz先生是的没错我不是推销菠萝口香糖的请不要挂掉电话,我是Saverin先生的秘书今天快下班的时候一个要命的Alpha同事显然是忘记了什么并没有管好自己的信息素,总之,天,我要说的是,Eduardo他进入了发情期,提前了那么两天。但是你放心我买了抑制剂并给他服用了,我还贴心地开车送他回了家,当然是他家。好吧,别怪我太着急,我是个Beta这对他什么任何帮助,而且见鬼的是他的男朋友的电话打不通我只能求助你了,希望你能找个人尽快赶来。”

 


“……但是……”

 


然后电话就挂了。

 


“……”

 


“Chris,我有件事要找你帮忙。”善意的微笑。

 


金发Beta:“……?”

 


03

 


不不不不,这些都不是最操蛋的。——Mark去欧洲出差了,他的手机目前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很危险了,Dustin和Chris。

 


04

 


Dustin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过早地懂得了回光返照的感觉,童年时和蔼的家人,过大的院子,食堂里不加糖的咖啡,无数次失恋导致的出柜,哈佛里被Mark欺负的日子,Facebook里被Mark欺负的日子,深深地印在虹膜上前一秒的Chris的笑容,以及即将迎接他的Mark弄死他的一百种方式。他睁开眼,一切尽数破碎,他看着坐在床边的Eduardo。

 


“……他爱我,他不爱我,他爱我,他不爱我……”

 


Dustin有点儿懵逼地看着他,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朵白色的小花花,一边残忍地扯下花瓣一边嘟囔着什么。

 


Dustin脸色一变,感到自己老板的感情生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Wardo……?”

 


“Dustin?真抱歉,我都忘记你和Chris了,说起来,你们俩刚才在门外讨论什么了?”

 


“不先不提这个,”Dustin贴着Eduardo坐下,一种让他感到饥饿——字面意义上的——的信息素包围了他,“Wardo,我用我的鲑鱼担保,Mark足够爱你,你似乎是在,质疑这个?”

 


“准确来说不会,因为我想他找不到适合出轨的人,”Eduardo笑容甜蜜声音柔软,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Dustin用袖子擦了擦汗。

 


“但是他拒绝和我联系,我甚至不能知道他的准确位置。不过我想他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这如丝如水般的话语在不易察觉间添上了一抹威胁的意味,Dustin跟Eduardo解释Mark的手机应该是个意外的事卡在了喉咙里。

 


操操操操操操操我该怎么办不行Chris救我啊啊啊啊我还年轻啊——

 


“Wardo,你说得很对。我得去接个电话。”

 


05

 


Chris的整个人生第二次这么震惊,第一次还是在Mark宣布他和Eduardo复婚了的时候。他在发现自己是个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震惊——好吧,事实上,他从未为此困扰过。

 


“Dustin别开冰箱,不许拿冰淇淋!——我也很绝望啊——果冻也不行!——上帝啊,我想起来了,”

 


Dustin垂下了那条罪恶的胳膊。

 


“Dustin你还记得Mark那三个哥哥吗?”

 


06

 


“Chris我去找他们的联系方式你在这儿好好照顾Wardo!”

 


“……等等!……”

 


“再见Chris,爱你!”

 


“……”

 


Chris看了一眼半闭的房门,他沉思良久,拿出手机。

 


“Sean,这里有个Omega需要你。”

 


07

 


“Wardo,你还好吗?”Chris小心翼翼,他从未如此庆幸自己是个B。

 


“好极啦,一开始药效还不错,Chris。——你们联系上Mark了吗?”

 


“……”Chris偏过头,酝酿了一会儿才没让自己脸上的心虚太过明显,“Dustin在试着,我们马上就能联系上他了。”

 


“我相信你,Chris。”

 


Chris干咳了两声。

 


08

 


“是的没错现在Wardo需要你,记住,不要试着对他产生任何桃色幻想,你还没从Facebook辞职。所以,就只是,保证他心情愉快,身体状况良好。”

 


Sean告诉自己他是个Alpha,他不怂,一点儿也不。

 


09

 


“嘿Eddie!感觉如何?”

 


“Sean,你没去酒吧呀?”

 


“……不提这个,”

 


他默默地把手背上姑娘的唇印在衣服上蹭了蹭。

 


“甜心,这些花瓣是干啥的?”Sean自认为十分自然地坐在了Eduardo旁边,并试着将Eduardo笼罩在自己的信息素内。

 


“你瞧,可爱的花将会告诉我Mark的真心。”他说着又摘下了一片花瓣,“——他爱我。”

 


Sean看着仅剩一朵花瓣的小花花,欲言妈卖批又止。

 


“Eddie,”他挂着一个尽可能友爱的笑容把上衣口袋里的粉色装饰花郑重地放在了Eduardo手里,“试试这个吧,它受到过国家级认证。”

 


那朵可怜的小白花飘到地板上,Sean不动声色地把它踩在了脚底下。

 


“好吧,谢谢你。”

 


Eduardo的笑容太过耀眼,Sean在那一瞬间觉得呼吸不畅。他的眼睛里现出Mark的脸,于是他走(逃)出了房间(“Eddie甜心我去接个电话!”)。

 


10

 


Daniel赶到的时候衣领上还别着一支红玫瑰,Chris沉重地看着他。

 


“晚上好,先生们。”

 


Chris在Daniel换上GAP卫衣的时候问Dustin:“你觉得这位先生能行吗?”

 


“他是魔术师。魔术师一般都很有表演天赋……表演天赋……应该吧……”

 


他们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11

 


“Mark!”Eduardo站起身,眨眨大眼睛,“——你不是在欧洲吗?”

 


“我在欧洲吗?——哦对我当然在——我是说,你一直联系不上我其实是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Daniel露出了一个不那么骚的,尽量正常的笑容。

 


“——你有点儿奇怪,不过,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儿上,就不怪你了。”

 


没想到啊。

 


Daniel在心里摇了摇头。他弟弟原来是个妻管严。

 


他一边感受着空气中受到抑制但依然浓郁的清甜的信息素的味道,一边舔了舔嘴唇。

 


他不能靠近Eduardo,因为他跟Mark信息素的味道并不相同。

 


他定力极高,他相信自己。

 


12

 


“Edu——Wardo,说起来,我在欧洲这段时间随便学了几个魔术,兴许你有兴趣看看?”

 


Eduardo歪了歪头,算是默认。

 


Daniel深吸了一口气,他撒钱的时候都没有紧张过。

 


一个小小的,简单的(对于Daniel)扑克牌游戏成功结束,他看着笑容在Omega漂亮的脸蛋上逐渐扩大。

 


“天,Mark,以前我从来没觉得你这么贴心过。”

 


他把撑着头的胳膊放下,倾身向前,亲吻了Daniel的脸颊。

 


Daniel死机。

 


(“我去接个电话Wado!”)

 


13

 


“嘿说真的伙计们你们还是等着Lex或Mike来吧我得先走了我还跟个姑娘有约会呢,很重要,再见!”

 


“……”

 


“……”

 


Dustin和Chris面如死灰。

 


14

 


“你们好呀,Marky的朋友们。”

 


Lex赶到的时候,他已经穿上了Mark的卫衣。

 


Chris压低声音:“这个看起来似乎也不太正常……?”

 


“他是LexCorp的CEO。”

 


“……”

 


他们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仿佛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念。

 


15

 


“Mark,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蜜糖。”

 


“好吧,以及我不介意你有时说点儿调情的话。”Eduardo的药效似乎上来了,他的睫毛轻轻扇动,脸颊上沾染了些粉红,“不过,刚才我就想问了,你的头发为什么不那么卷了,唔,现在还变成金色的了。”

 


“……我今天想改变一个造型,你喜欢吗?”

 


“我不在乎这个,我爱你。”Eduardo捧着脸。

 


“……我们接下来该约会啦,”Lex嘀咕着,他环顾四周。

 


16

 


Lex和Eduardo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这是《罗马假日》吗?”

 


“是的,我没找到《人鬼情未了》的影碟,”

 


Lex看着他的弟媳,甜蜜的Omega,眯了眯眼睛。

 


“其实我也挺喜欢《罗马假日》的,赫本的身材也挺好的。——等等——”

 


他几乎是惊恐地看着Eduardo的动作——他先是脱掉了薄外套,现在已经解开了睡衣的两颗扣子。

 


“亲爱的,我以为你刚才那是个暗示?”

 


“……”

 


没有啊我我我我是那种人吗天啊虽然你的身材很好我该怎么办Mark会杀了我的吧谋害亲哥啊啊啊你的皮肤真白啊一定会的吧操操操——

 


“宝贝儿,我爱你。但是我要去先接个电话,”

 


17

 


Lex跑路的时候Dustin和Chris面无表情。

 


18

 


他们看见Mike时并没有再抱怨什么,毕竟这个孩子看起来清纯不做作,善良又可爱。

 


“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哄你弟媳睡觉。”

 


19

 


Mike把头发向后拨了拨。

 


睡不着觉?——喝牛奶。

 


记住,多吃点儿东西。

 


其实也有可能只是他饿了而已。

 


20

 


不过,意外的,这个方法很可行。没一会儿,Eduardo便抱着抱枕和Mike的胳膊半阖着眼睛,快要睡着了。

 


Mike出神地看着他的焦糖色眼睛。

 


“Mark,爱你。”Eduardo给了Mike一个带着甜牛奶味的拥抱,混合着他在空气中躁动的信息素。

 


Mike僵硬着,脸红着。

 


21

 


“是的他睡着了我必须走了我女朋友还等着我呢,晚安,先生们。”

 


Dustin快要留下一行感动的泪水。

 


Chris抱了抱Dustin,他们或许该回家睡觉了。

 


22

 


Mark真正从欧洲回来的时候一进屋就亲吻了Eduardo的嘴唇,混合着一丝疲倦和暖意。

 


“Mark,你昨天真是太棒了,约会风格切换自如,爱你。”

 


“……??“

 


Mark复杂地看了一眼一旁暗中观察的Dustin和Chris。

 


Dustin已经写好了遗书(“我请求鲑鱼和我一起下葬。”)。

 


Chris顺带写好了解释FacebookCEO谋害亲哥哥(们)事件的新闻稿。

 


Fin.

 



评论(15)
热度(244)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