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Get This Straight(fin

Summary:Eduardo被绑架了,Mark救出了他。(别信)(其实是宠妻大手Mark和他妻子的日常。)


Additional:雇佣兵夫夫,双黑化,高糖,OOC,已建立关系,暴力,很谜


(其实是因为重温完一遍TDK太激动了(x


(1


“得了,亲爱的,工作需要而已,我对你足够真诚。”


“但是你差点儿就跟那个婊子养的滚到床上去了。”


Eduardo把搭在桌子上的手放进口袋里,他意识到他们必定会吵起来,他至少需要保证一会儿他不会把桌子掀了。


“你总不能让我在曼哈顿的大街上杀人。”


“所以你就去跟他开了个房。”


Mark的指尖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频率步步紧逼。


“天,Mark,你不是在十岁生日时收到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芭比娃娃的小姑娘,你不能总是——”


“我怎么了?我比你冷静多了,当初是谁他妈因为男朋友忘了去机场接他就见鬼地把账户冻结了!”


Mark激动地站起来,没去扶被他弄倒的椅子。而他的声音足够大到让全酒吧的人都向这对小情侣看过来。


“先生你用不用我提醒你我们做过死约定以后再也不提那段时间的事,这有点儿过分。”Eduardo深吸了一口酒吧内混合着劣质香烟和香水的空气,同样站起身,重新低着头看着Mark。


“看啊这就是你脆弱的表现,女人都没你脆弱!”


酒吧里几个穿着皮衣的女性扔下烟看了一眼这个说话不怕被打的卷毛。


Eduardo把袖扣扣上,但夹带着雨水的冷风依然能灌进衣服里。


操,神经病。


“你能不能别跟莎士比亚先生抬杠【1】,到底走不走?”


“有本事别跟来。”


Mark泄愤般踢了一脚还躺在地上的可怜椅子,然后离开酒吧。Eduardo隐约听见门口传来他“又他妈下雨了”的咒骂声。


他撅起嘴,看着杯子里牛奶似乎放多了的潘趣酒。


他真的没跟去。


(2


酒吧老板看着重新坐回椅子上的Eduardo,被帽檐打下的阴影所覆盖的皮肤上呈现出一个复杂的,混合着怜悯与嘲笑的笑容。


Edurardo没看见这个——这不怪他,不过他倒是十分清楚地看见了一个穿着被划了几道口子的衬衫的先生往他的杯子里放了什么微妙的东西。


他很可以。


Eduardo装作什么都发现的样子歪了歪脑袋,无伤大雅地笑了几声。然后他在所有人遮遮掩掩的期待目光中,拿起酒杯,喝了下去。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当然,他再趁他们不注意把那口酒吐出来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没过几分钟,Eduardo掐着点儿,然后他趴在桌子上,不再动弹。


说起来,这可真是个赖账的好方法。


Eduardo想着,脑子里浮现出Mark气急败坏的样子。


(3


Eduardo被人拽着领子悬在半空中,他眯着眼睛,大概确定了自己是在一个十分适合绑架的地下车库之类的地方。


我的天,他不会真的要把我扔在地上吧。


随即Eduardo便感觉到了冰凉的地板上的颗粒物,他倒吸了一口气,假装自己是被疼痛逼得醒了过来。


“哦上帝,”他揉了揉头发,用一种很容易令人相信的瑟缩神态看了一眼这个比他强壮的先生。


“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儿吗?”绑匪的开场白并不有意思。


Eduardo恐惧地眨了眨眼睛,他试图挤出泪水。


“好先生,您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您,我的银行——”


“不,我不要钱——如果我需要这个的话不用非得找你,其实我只是想要你和你男朋友都他妈去死而已。”


Eduardo心里一个跟他自己长得一样的小人开始不屑地大笑——他抱着Mark抱枕,一边拿起可乐喝了一口一边为绑匪的勇气鼓掌。


“不,你们不能伤害Mark!”Eduardo开始回想庸俗电视剧里的情节,他得是一个愿意为了男友去死的白莲花女主。


“嘿Hally,别废话了,给这婊子的男朋友打电话——用他的手机,”


这声音越来越近,另一个人出现在Eduardo面前。


“你们为什么不绑我?”Eduardo有些冒险地开口,这其中不乏调笑。


新来的人准备踢Eduardo一脚,被另一个人拉住了。


“你真认为我们需要那个?”


哼,忘记了就直说呀。


Eduardo再次找到笑点。


(4


Mark一开始尝试着在雨中奔跑,等到他的衣服全湿透了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并环顾了一下空无一人的街道。


Wardo没跟来。


他不想承认地,沮丧地重复着这一事实。


他感到凉意直达心底。


当他走两步退一步地折返酒吧时,他接到了电话——语调猖狂而引人发笑,他在黑暗中沉默地转换方向。


他会让他们知道并体会到,动他的人一般情况下会有什么下场。


谁在乎他们的性命?


Mark嘴角松动,摸了摸腰间尽可能遮掩的东西。


(5


十分尴尬,Eduardo在不怎么干净的地上蜷缩成一团,然后,睡着了。而两位绑匪显然认为这是药物的效果。


他再次睁开眼便发现自己又处于了一个半悬空的状态,他轻微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看见了一个全身湿透,卫衣紧贴在身上的卷毛。该死,Eduardo有些懊悔,他不该玩这么大,Mark会感冒的。


“为什么。”Mark冷静地让人恼怒。而事实上,他一看见Eduardo委委屈屈的样子就已经在心里炸毛了。


Eduardo利用了这一点优势,他咬了咬嘴唇,红润的下嘴唇一片水光。而那双大得出奇的棕色眼睛也氤氲着一层雾汽。


他看起来像极了一只在黑夜里被欺负了的小猫。


操他的,Mark想,这可有点儿过了。


“你是在问问题吗?哦,当然,你们俩可真够讨人厌,抢活很有意思,是吧?”


当然,Eduardo再次后悔自己要让自己被这群低龄儿童绑架。


(6


“怎么样?孤身一人的感觉怎么样?你想你先死还是他?哦当然,当然是你的小男友。我们会在你面前杀了他,而你只能看着。啊对了,这个小婊子看起来确实不错。或许在那之前我们可以来场三人行——当然,你还是只能看着。你喜欢哪种?还是——”


“妈的,”Mark嘟囔一声,看着捂着正在流血的大腿的先生,他下垂的手里拿着枪。


“Fuck you!——Rob!”


另一位先生哆嗦着拿起枪之前,被人摔在了地上——是那位之前还可怜兮兮的受害者。


他确实像只猫般慵懒地笑着,他伸出手,似乎是想扶他起来,躺在地上的人吞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Eduardo,那个受害者,拿着口袋里本来是用来割绳子的刀片,轻轻地划过绑匪的动脉。


呼吸停止。


鲜血溢出大片。


“他是我的婊子。”


Mark拿起枪,不管不顾那双惊惧的原本属于绑匪的眼睛。


(7


Mark把热可可推给Eduardo,他皱了皱鼻子。


“有必要吗?”


“你真的很过分呀。”


“下次还跟别人开房我就把你绑到地下车库。”


“啊,看来我不得不在大白天杀人了。还有,谁他妈是你的?”


Mark不知道该作何回答,他只是吻了他的人。


他没来得及清洗还带着血迹的手抚摸上他的脸蛋,而吻里带着点儿疯狂的,无所谓人生,无所谓世界,不顾一切的意味。


Eduardo的手放在那一头卷毛上,随后他意识到还在下雨。


这个世界除了他没太大意义。


他是他的。


他的痛苦与快乐,得到与落失,全部属于他。


Fin.


注:《哈姆雷特》里有一句台词:“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大概就是这个梗没啥意思(。)



评论(20)
热度(142)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