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The Unkissed Kiss(fin)

Summary:社会你马总,人狠话不多。Eduardo随口提到了一个吻,但是有些人一直记着它。


Warning:OOC,AU,一朵特别会撩的花


-01-


Eduardo从始至终都认为自己在26岁以前这段时间里虽然算不上一直风调雨顺,但至少他也是不少一块儿肉地活到了现在——然而,一切都在这一年出现了转折。


那天他极其不容易地排到了收银台前。


“Edu!”


伴随着Eduardo的一声叹息。他向队伍末尾看去,Christy正朝他晃着手里某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还没等Eduardo说出各种拒绝的理由,他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惊恐——Christy就像每个自信心良好的女孩儿一样,借助臂力,那袋东西在空中划过一条并不是很好形容的弧线。


事实证明,Christy的方向感还算拿得出台面,那袋值得哀悼的东西十分稳定。


十分稳定地,掉在了他身后的那位先生的卫衣帽子里。


-02-


而这位先生就是Mark Zuckerberg。


他拿着一打红牛和一包甘草糖,思绪正绕着电脑飘来飘去。


而这突如其来的危险成功地让他抬起头,冷漠地向本应接住它的Eduardo看去。


Eduardo捏了捏衣角,他迅速从Mark的帽子里拿出那包水果糖——完成这件事甚至不需要踮起脚尖,然后他带点儿歉意地,甜蜜地勾起一个笑容。


“太抱歉了先生,我是说,感谢您没让它掉在地上摔碎。真的,我都想吻你了——太谢谢您了。”


他把这最后一件东西递给收银员,接过零钱。


他离开队伍,在这之前还偏过头向Mark眨了眨眼睛,Mark看着他的红唇开开合合。


“祝您一天愉快。”


Mark几乎茫然,直到收银员忍不住叫了一声先生。


一个吻。


他真的不介意那句话中包含的那个吻的。


天,他长得真好看。


Mark把红牛递给收银员。


-03-


Mark在看到对面的,接下来将要采访他,提出各种刁钻问题的记者时,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被威逼利诱了多久才出现在这里。


对面的人用手压了压几根没被固定好的头发,他的笑容明亮,白皙的脸颊沾染着点儿红色。


“这可真是太抱歉啦先生,昨天我真不认出来您。”Eduardo整了整衣服,坐下。


Mark点了点头,一方面表示了对他的话的赞同,一方面表示采访可以开始了。


其实,嗯,他担心自己现在开口脱口而出的会是些奇怪的东西——询问姓名就还好,他害怕那会是索吻。


“你不能随便承诺的你昨天说了要吻我来吧!”


不,Mark对自己说,他把上面那行字划掉。


-04-


“先生,据听闻您在大学时期就成立了Facebook,请问您对那些自主创业的毕业生有什么建议吗?”


“首先,你SAT得考满分。”Mark轻描淡写得有些欠揍,“我不明白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说真的现在的记者都这么温和了吗?”


“先生,待人温和是我的长项,”Eduardo微笑着,不动声色地怼回去,“既然您不喜欢这种谈话风格,我也不勉强您。”


他翻了页稿纸,那是备选项——网友们最希望Facebook的CEO回答的问题。


“恕我冒昧,您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别那么看着我问第三个问题吧我也没有男朋友。”


“您有理想型吗?”


“没有。”


“先生,您总该有个梦中情人的。”


Eduardo咧开嘴笑了一下,他舔了舔嘴角。


“……是的。”Mark的手中攥着的那支基本没用过的笔被他打开了笔盖,“我想是的。”


“那她或者他大概是个什么样子?”


Mark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


“这个人有一双棕色的眼睛,它明亮而湿润。就像小鹿斑比那样。”Mark拒绝跟Eduardo对视,“这够详细了。”


Eduardo几乎要喜极而泣。


“听您描述这么多可挺不容易的,太谢谢您了。祝您早日得到这位梦中情人。”


我当然会。


Mark赞同地点了点头。


他很不情愿地发现自己已经在左手上画了一个小心心。


-05-


“你叫什么名字?”


Eduardo收拾好东西,他听见Mark这样问道。


“Eduardo Saverin。再见,Zuckerberg先生,您可真是个好人。”


Mark再次回过神来时他手上的那个小心心里已经有了一个M和一个E。


-06-


“你为什么要拒绝那个姑娘的周末邀约?她找我抱怨了,老天,这锅我可不背。”


Christy整理着稿子,她问Eduardo。


“唔,我跟她说了,我周末有很多工作呀。”他含含糊糊地说着,带着点儿鼻音。


“得了,谁都知道这借口不新鲜了。咋了,你有女朋友了?”


Eduardo使劲地摇了摇头。


“不是。但是,我好像,有个喜欢的人了——”


Christy停止下咀嚼口香糖的动作。


“你好像有了个喜欢的人?到底谁值得你暗恋!”


Eduardo的眼神游移,这话真不能乱讲。


-07-


“——Zuckerberg先生?上帝,这可有点儿突然。”Eduardo睁大了眼睛,他看着极其自然在自己对面拉开椅子坐下的Mark。


“对,有点儿突然。这家咖啡店口碑不错。”


Eduardo皱了皱眉。


诶?我明明是找了家最便宜的店?


Mark拒绝了Eduardo要给他点一杯咖啡的好意。


“Zuckerberg先生——”


“好的,是的,叫我Mark,Eduardo——或许我能叫你Wardo?”


“好,可以。”Eduardo的内心揪成一团,他不应该跟他在这儿瞎扯的,他还有一个棕色眼睛的理想型——


“你是哈佛毕业的。”


Eduardo的睫毛快速刷过眼皮,他点了点头。


“你很有吸引力——我是说你很聪明。”


Eduardo轻柔地笑起来。


“是因为上次的采访吗?”


“我想算是的。”


Mark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形容的那双眼睛的所有者。


“我今天还有点儿事,得先走了。”Mark说,他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Eduardo。


“呃,明天我还会来这里?”


Mark点了点头。


这个暗示并不明显。


-08-


他们再这个安静极了的——大部分是因为生意太差——咖啡店里聊过奥威尔和卡罗尔,聊过爱因斯坦和薛定谔,他们对视着笑过,不明所以。


这是第一步,Mark在心里画上勾,成为朋友。


他有些无聊地等待着——这种事鲜少发生,Eduardo一般不会迟到但是难免迟到一次其实也——


有点儿可怕。


他给Eduardo打了个电话。


“Mark!”那头的声音只维持了一秒的雀跃,随即便耷拉下来,“真抱歉我今天可能去不了了,你等了很久了。”


“你怎么了?”


“嗯——就是——昨天不是下雨了吗,”Eduardo的声音比平时更柔软黏腻,“唔,我可能是发烧了。”


Mark顿了一秒。


“你在哪儿?”他边说边站起身。


“家里,还能是哪儿——咋啦?”


Mark深吸了一口气。


“你家在哪儿,我现在过去。”


-09-


Mark按下门铃——门立刻从里面打开。


“Mark!”


Eduardo的脸更白了,他穿得似乎有点儿少——Mark思考着这些的时候,他已经被Eduardo抱住了。


他蹭了蹭Mark的卷发,毫无煽风点火的自觉。


“Wardo。”Mark的声音非常冷静,嗯。


Eduardo把他拉进来。


“天气冷极啦,好吧我知道现在是春天。真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好,不管你冷不冷,先回到床上去。”


Eduardo眨了眨大眼睛,然后照做。


“你吃过了吗?”


“当然——好吧,没有。”


-10-


半个小时后,Eduardo一边被Mark的厨艺感动着一边嘟囔:“亲爱的,你会做这么多好吃的,不应该瘦成这样啊。”


Mark沉默,他看着没有伪装的,有点儿孩子气的Eduardo。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Mark起身,他的本意是去拿药。


“Wardo,你知道该吃哪种药吗?”


“退烧药呀。”


“……”Mark把两个诡异的我盒子拿了过来,“哪个退烧药?”


“……其实那是维生素片。还是我去拿吧,我想。”


短暂的沉默。


“你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我觉得你足够好了。”


-11-


十二点,药物效果,Eduardo整个人已经不是太清醒了。


“Mark你要走了吗?”眨眼。


“……我可以睡在客房?”


Eduardo点头甜笑。


然后Mark有点儿高兴地准备起身离开,他的衣角被拽住了。


“Mark——”Eduardo的眼睛亮晶晶的,“一个人睡多可怕。”


“……”


Mark心情复杂。


“Wardo但是我担心我不能——”


“Mark。”


然后Eduardo心满意足地把头枕在了Mark的胳膊上。


Mark的内心决定麻木,他必须淡定。


他的胳膊是真的麻木了。


-12-


Mark睁开眼睛,他偏过头,看着Eduardo被晨光亲吻的脸颊。


他缓慢地抽出胳膊,站起身。


他在Eduardo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偷偷地。


Eduardo醒来的时候Mark已经做好了早餐。


“我爱你Mark!瞧瞧,Facebook的暴君给我做早餐了!”


Mark有点儿得意,他努力不去看Eduardo露出来的白皙的小腿。


Christy的电话。


“Christy?……昨天我发烧了……下次一定告诉你。”


“好吧,原谅你。你心情可能不错。说起来,你的那位暗恋对象到底是哪位大大?”


Eduardo用眼神示意Mark杯子在厨房。


“唔,其实——他叫,Mark。”


“哪位Mark?Mark Twain还是Mark Herny?老天,我想到一个更有意思的,Mark Zuckerberg!”


“其实……嗯,就是他。”


“……What the hell?!”听起来Christy似乎是把一张纸撕了,“Zuckerberg!——天啊天啊天啊,关键是他不是有梦中情人了吗?”


啊对了。


Eduardo保持沉默,他忘了这茬。


他勉强冲Mark笑了笑。


-13-


Mark一个星期没有见过Eduardo了。


后者以各种理由推脱,并且毫无新意。


Mark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他数不清第几次把手机贴在耳边——好吧,无人接听。


好吧好吧。


他总有办法。


-14-


Christy看着精神游离的Eduardo,她几乎感到自责。


“那个,你们知道吗,Zuckerberg先生同意这次采访了。”James神神秘秘。


Christy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


“又是他?”


“得了,这机会多难得。不过最重要的是,”他没什么实际用处地压低声音,“他指名让Edu负责采访。”


“……”


“What?”


Christy拍了拍Eduardo的肩膀。


-15-


“好的,先生,首先您可以告诉我们您对于……”


Eduardo的声音越来越小。


“Wardo。”


“嗯,Mark。”


“你怎么了?”


“嗯,就是——”Eduardo揪住袖口,“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觉得我不应该太干扰你的生活。”


“什么喜欢的人?”


“你自己说的呀,上一次采访。”


“……”Mark摊手,“你不觉得,那个人,跟你有点儿像吗。”


“……?”


天啊,天啊。


Mark站起身,他偏过头掩盖住笑意,走到Eduardo面前。


“我收回你很聪明那句话。”


Eduardo茫然地看着那双蓝色眼睛。


“别说话,”他站起身,歪着头笑起来,然后抱住Mark,“别说话——我爱你没错我爱你,但是你他妈是个混蛋。”


Mark回抱住他。


“好吧,你还欠混蛋一个吻。”


“……你还记得,太可怕了。”


“但是你确实说了。”


“等等,让我再抱会儿。”


他们还是没吻。


Fin.



评论(10)
热度(209)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