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莱花/ME】Between Flowers and Sunshine(fin)

Summary:Mark伤害了Eduardo,Lex打算治愈Eduardo。


Additional Tags:OOC,甜饼(莱花),治愈,温和,误会


——1.


那双棕色的大眼睛因为酒精而水汽朦胧——它的主人先是揪住Lex的衣领,然后瑟缩了一下,又垂下手。


“混蛋——婊子养的,”Eduardo已无需在意教养,他不断地重复着那几句算不上太难听的话,却不愿意与他的话所指的目标对视。


他看起来委屈极了。


但事实上,委屈的是Lex,受害者也是Lex。他在这之前甚至没见过这张漂亮的脸蛋。他承受着辱骂,却不知道原因。


Mercy拨了拨头发,用高跟鞋敲击了一下地面。她试图拉开这位失控的先生和Lex的距离——出乎意料地,被后者拒绝了。


“Fuck you,Mark。”他的声音柔软而甜蜜,说起这话来毫无杀伤力,更像是一种细微的抱怨。


Lex的眼皮危险地跳动了一下。


“把这位先生送回家里,好吗,亲爱的?”


“抱歉。是否需要搜身?我们还不知道他家的地址。”


“不不不,”Lex笑着晃动了一下手里的杯子,深红色的酒液有几滴溅到了桌面,“家,我的家。”


——2.


Lex几近温柔地将Eduardo的西装外套褪下,而这事儿本不用他亲力亲为。


他看着灯光下Eduardo的脸庞——他睡得并不安稳,浓密的睫毛小幅度地扇动着,打下一层阴影。


Lex停顿了一秒,然后将一个算得上纯洁的吻赋予了那双红润的唇瓣。


Eduardo呜咽了一声,他翻了个身,陷进床铺中。


秒针转动——


沉默,沉默。


Lex离去。


——3


Lex的嘴角浮现着一种奇妙的兴奋,他的脸被电脑屏幕照射地更加苍白。


Mercy发来的资料。


Eduardo Saverin。


巴西。


富家子弟。


Facebook创始人。


前FacebookCFO。


六亿赔偿。


与好友Mark Zuckerberg决裂。


Mark,Mark Zuckerberg。


Lex看着被关闭的黑色屏幕中他的倒影,他缓缓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Lex,Lex Luthor。


——4.


“抱歉,先生,非常抱歉,”着装整洁的Eduardo说着,声音越来越细,“先生,我为我昨天做的一切感到抱歉。我——认错人了,先生,您是位好人,至少没有把我送到警局。抱歉,先生。谢谢您。”


Lex笑起来。


“没什么需要抱歉的。宝贝儿,你现在——想回家吗?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Eduardo说完又解释道,“抱歉,我有公寓,但我没有家。谢谢您。”


他向外走着,要不是他昨天见鬼地喝醉了,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去往新加坡的飞机上睡着了。


“别啊,你可以住在我家,”Lex甚至没站起来,他靠在沙发上,有一种势在必得的姿态,“我们家,Eduardo。”


那个背影停住了,他转过头,眼睛闪烁。不止迷惑,不止惊讶。


“你不喜欢孤独,你不喜欢每天回到家只能自己给自己做饭,你不喜欢独自哭泣没有人向你递纸巾——我们是一类人,我们可以住在一起,亲爱的,就像室友那样。”Lex偏过头,金色的长发挡住了他四分之一的脸,“你瞧,这儿还有很多没用的房间——我总不可能让我父亲的鬼魂住在里面。”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和他很像,我保证我不会背叛你。”


Eduardo的脸上没有被冒犯的愤怒,他只是茫然,一种细密的感觉爬上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


“是的,我们会。”


他听见自己说。


——5.


他会为Lex准备早餐,他会为Eduardo减轻工作。


他们一起在沙发上看过电影——Lex看过Eduardo欢快的笑容,帮Eduardo擦过还没来得及溢出眼眶的泪水。


这让Lex奇怪,让Lex满足。


他们也曾一起谩骂过Facebook,然后一起笑着倒在床上。


Lex偶尔会在Eduardo的棕色头发上落下一个吻,而后者会脸红,但并不在意。


他们成为了朋友。


——6.


Eduardo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


很抱歉,请原谅,你愿意回来吗。


I miss you.


I need you.


他们知道这是谁。


他们。


——7.


Lex看着对面的Eduardo,看着他端起柠檬水——玻璃杯让他很好地看到了那殷红的舌尖轻轻地舔舐着杯子的边缘。


他在轻柔的风和音乐中,再次笑起来。


“好了,我已经说完了我可敬的父亲那漫长的故事,该你了,Edu。”


Eduardo抬起头瞪着Lex——他有权力这样做。


“你就只是说了一句'他死了,并且和我有关系'。”他模仿着一分钟前Lex的语调。


“就这么简单呀。”Lex耸耸肩,“好吧,那我问一个问题。”


他的语调霎时阴沉。


“你跟Mark其实搞过,并且现在,你还爱着他,对吗?”


呼吸声。


“说实话,亲爱的。”


安静。


“——不,”Eduardo急切地摇着头,他咬着嘴唇,血珠已经显现,“我还爱着他——我在试着不去爱他。”


不恨不爱。


Lex拍了拍手,像在鼓掌。


“抱歉。你那么漂亮,我太担心了。”


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在担心什么。


——8.


Mark看着对面那个熟悉的面孔。


“放开Wardo,让他走。”


把他还给我。


Lex笑出声来。


“我从没有不让他走,”他一字一句,抑扬顿挫,“你伤害了他,我在治疗他,明白吗?”


“我很抱歉,但你对他太危险了。”


Lex Luthor一直都是危险人物。


“Marky,我对Edu不这样。但我会为了他清除一切对他有威胁的东西,如果你坚持这样,那么包括Facebook,和你。”


他站起身,向外走。


——9.


Lex喝醉了。


Eduardo看到他回来以后连忙将他扶到床上——就像他们初次相遇。


“Lex,Lex——”他轻轻地拍打着Lex削瘦的脸颊。


Lex把左胳膊搭在Eduardo的腰上,他未经思考,又另一只手捧上Eduardo的脸,不那么温柔地吻了上去。


Eduardo没挣扎,他拍着Lex的背,似在安抚他——他觉得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挫折。


他在快要窒息的时候感受到了那只放在他腰上的手开始逐渐向下。


“别——不是现在——”Eduardo使劲地推开了他,他急促地呼吸着,眼睛眨了好一会儿。


Lex歪着头盯着他。


“抱歉——但不是现在——”


他还记得他。


Lex清醒过来,他说了句抱歉,走出房间。


Eduardo一个人的影子映在墙上。


——10.


Lex坐在餐桌前,Eduardo还没起床。


他嫌弃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管家准备的早餐。


阳光浅浅淡淡。


他走到窗边,牵起嘴角,打开了窗台上放着的录音机。


蓝色多瑙河。【1】


他踩着节拍,转着圈,跳着正经舞步靠近了Eduardo的房门口。


他轻轻地推开门。


Lex看着Eduardo安静,乖巧的侧脸。


“鲜花,是失去了的欢乐。绿叶,是至今犹存的希望。【2】”


他念着这句意味不的诗句。


“我是那么爱你。”


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枝尚且新鲜的玫瑰。


世界流逝无尽。


鲜花,音乐,美人。


他会成功,他会让他忘记他。


他走出房间。


独自。


直到曲子结束。


Fin.


注:


1.小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


2.摘自Shelley《The Past》。


莱总从不失败(。)


这是HE



评论(16)
热度(154)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