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Damn U,Sir.(fin)

Summary:Sean跟Mark扯了几句,然后他拯救了世界。

 


Warning:一颗欢乐的糖+OOC+结局很谜+随便看看就好

 


-01

 


“早上好,Wardo。”Mark僵硬地向Eduardo摆摆手,然后将一杯咖啡放在了他的桌子上,“祝你一天愉快。”

 


Eduardo微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他趁某个突然犯病的暴君不注意把这杯可怜的东西推给了Dustin,Dustin惊恐无比地送给了Chris,Chris塞给了Sean,Sean思考片刻,递给了自己两小时前换的新女票。

 


目睹了一切的妹子一甩长发,把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扔进了垃圾桶。

 


Mark在垃圾桶里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决定沉默。

 


他还有机会,他需要学会容忍。

 


-02

 


吃瓜群众完全不理解某两位大佬庭外和解的几年后其中一位为什么要花天价让另一位跳槽。

 


Eduardo也不知道Mark又他妈在想什么。

 


他用Mark的那头卷毛担保,他再次回到Facebook绝对,不是因为他还对那个谁余情未了。

 


不,他跟那个谁之间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嗯,他坚持。

 


-03

 


但是Mark知道。

 


他创建Facebook以后不是没谈过恋爱,事实上他对此尝试了很多次,然而每次都无疾而终。

 


再一次失恋,Sean拉他去参加罪恶的单身派对,于是他再一次喝断片了。

 


隔天早上他扶着脑袋昏昏沉沉地醒来,去上班。那个始作俑者Sean Parker居然一脸深沉地告诉他,他昨天晚上对他做了催眠。

 


“拿着个垃圾怀表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就能睡着的那种?”

 


“当然不是!专业的,有营业执照的那种。”

 


Mark冷漠,然后Sean告诉Mark他们从他口里得知了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人。

 


“你一直念叨着Wardo,”Sean耸耸肩,“是的,不是word,也不是world,就是WARDO,小Eddie。”

 


“谁让你叫他Eddie的。”

 


“……这他妈是你的重点?——年轻人,听一句我这个过来人的,趁你现在还年轻力壮,去追求真爱吧。催眠后的结果是骗不了人的。”

 


Mark沉思,Sean郑重地向他点点头。

 


那一点儿模糊的爱意和思念浮出水面,浮出Mark的蓝色眼睛,他觉得自己能得到真爱——他坚信。

 


-04

 


Mark开始在无形中追求Eduardo,而后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并不会为此感到开心。

 


“Wardo,跟我一起去吃晚饭。”

 


Mark语气生硬,他并不想这样,但是有些东西是后天改变不了的,摊手。

 


“不,谢谢。我已经吃过了。”Eduardo朝自己的上司挤出一个笑容。

 


Mark不喜欢——更不熟悉那个笑容,他的Wardo笑起来眼睛里是会有小星星的。

 


他觉得自己心口插了一把绝对不止40米长的大刀,他自己作的。

 


永不言败是Mark身上一大美德。

 


“Wardo,跟我去吃饭——别说你吃过了,你没有。”

 


“……不,不用了,我约了人。”

 


Eduardo这次甚至没有刻意地微笑,他感到心累。

 


“Wardo,去吃晚饭吧,”Mark再次说道,他想了想,“——Please。”

 


他把每个音都拉得老长。

 


Eduardo眨了眨眼,他觉得自己已经江郎才尽,实在想不出合适的借口。

 


“好。”他回答道,并在Mark蹦跶着向外走时暗搓搓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性骚扰的罪名最多能判多久。

 


-05

 


Eduardo没吃什么,他看着Mark那一头西兰花觉得自己已经饱得差不多了。

 


两个人尴尬到起飞地面对面坐着。

 


“Wardo,我很抱歉。”

 


沉默。还是沉默。

 


“For what?”Eduardo低下头盯着牛排上一小朵绿色的装饰花。

 


“Everything。”

 


Eduardo撇撇嘴。

 


虚伪。

 


“我爱你Wardo。”

 


尖叫声掩盖住了这句并不怎么浪漫的话,Mark眯起眼睛循声望去,笨手笨脚的服务员打翻了热汤,尽数洒在一位女士的裙子上。

 


“你说啥?”Eduardo确定刚才Mark是在说话,“你什么我?”

 


I fuck you.

 


“没什么。”

 


Mark摇了摇头,他决定让人吊销这家餐厅的执照。

 


太失败了。

 


-06

 


Mark在Sean的提示下看到了Eduardo的秘书坐在他的桌子上和他笑着聊天的场景。

“Wardo,你在这儿做什么?”他走过去,Dustin迅速溜进来拍拍秘书小妞的肩说她被评为了年度最佳员工。

 


然后他在秘书“Ouch我才到这儿没一个月啊”的惊呼声中拉走她,她很无辜不是吗。

 


“工作啊。”Eduardo的教养让他面带微笑,人类的原始冲动却让他想冲着这个人的眼睛打上一拳——一拳下去能毁容的那种。

 


“Oops——”Eduardo被拉了起来,Mark的颈脖稍微向上地看着Eduardo。紧接着他的面部抽搐了一下,于是他又把他按回了椅子上。

 


Eduardo使劲地抿紧了唇,他有点儿想笑。

 


Mark费了点儿劲从裤兜里拿出一张便利贴,他把它摆在Eduardo面前,上面写着Call me maybe和一大串数字。

 


“我妈妈告诉过我你会伤害到我的。”

 


Eduardo的脸上现出一种看智障的神情。

 


“……你把我——大学时收到的纸条,留到了现在?”

 


他可怕的记忆力令他想起来,这是隐隐约约一妹子给他的纸条,在哈佛时。

 


Mark不置可否,他把手放进卫衣的兜里。

 


“老天,替我向你妈妈问好。”

 


Mark被轰了出去。

 


-07

 


Sean沉痛地递给Mark一张复印纸,上面只有一个字母Z——值得一提的是,它是用绿色笔写的。

 


“这是Eddie桌子上的,看看,Z!你的名字,记得吗?”

 


“……”

 


他果然是绿的。

 


上帝啊。

 


Mark百折不挠的精神令他更加坚定他要得到自己的真爱。

 


“以后不许叫他Eddie,”Sean转身离去时,Mark这样说道。

 


前者偷偷地冲他比起了两只中指。

 


-08

 


Mark向窗外看去,天空中正在下着雨,它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他并不准备回去。

 


短信提示音。

 


下雨了,别让你的真爱一个人走,这会触发他的伤痛记忆。——Sean

 


Mark闭了闭眼睛。

 


雨天。

 


他拿起一把雨伞——老天,他当然可以拿两把,这完全是他心机的体现——向外走去。

 


Eduardo站在门口不知道在等待什么,Mark跟他的真爱的距离逐渐缩短。

 


天,Sean说得没错——他注意到Eduardo浓密的睫毛上挂着些泪珠。

 


他把Eduardo拉近自己。

 


“嘿!——Mark?”

 


Eduardo不再在这时露出一个用来故意气Mark的公式化的微笑,他皱着眉看着低气压的Mark。

 


“你还好吗?”

 


Mark看着这张脸——这张漂亮的脸蛋,他想起了他们相遇时这张脸上的温和,想起了说Let's do it时这张脸上的甜蜜,想起来帕罗奥图时这张脸上的委屈。

 


他想起了Sean说过的话:

 


“真爱,他是你的真爱。”

 


Mark紧紧地搂住Eduardo。

 


去他妈的真爱。

 


就算他的真爱是Justin Timberlake他现在搂着的也是Wardo。

 


-09

 


Eduardo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真正的担忧,他轻轻地抚摸着Mark的背。

 


“你怎么了Mark?Facebook出什么问题了?”

 


Mark盯着Eduardo,然后他小心翼翼地亲吻上了Eduardo的脸颊。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一边吻着Eduardo暴露在空气中的所有皮肤一边不停地说着,“我爱你Wardo我真的对不起你我太他妈混蛋了,”

 


Mark完全没了平日里尖酸刻薄的模样,爱情让精英变成傻子。

 


Eduardo一动也不敢动。

 


他接受着铺天盖地的轻吻,他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儿湿润了。

 


他的心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软化了,最终凝聚成一个真正的原谅。

 


Chris看到某两只在门口紧贴着的画面并不感到特别惊讶,他已经想好了如何应付新闻稿。

 


-10

 


“Fuuuuuuuccccccck!”Sean像位女士一样尖叫着,“你们俩真的搞在一起啦!”

 


Mark那并不富有表情的脸上表达出一种质疑。

 


“不是你说我的真爱是Wardo的?”

 


“抱歉?”Eduardo的眼角跳了跳,“这事我怎么没听说呢?”

 


“MarkMark,你真的信了?——我的天啊!我他妈逗你玩儿的,你还真以为我为了你的什么真爱帮你请了个催眠团队?”

 


Mark看向Sean,后者不由得抖了抖。

 


“既然这是他临时的失败的玩笑,那纸条是怎么回事,Chris?”

 


“……Sean让我随手扯的,天知道大学时有多少妞儿给Wardo写过这玩意儿。”

 


Chris耸肩,表示这锅不是他的。

 


“那个绿色的Z呢?”

 


Eduardo的大眼睛里充盈着戏谑,作吧,作吧,渣渣们。

 


Dustin把手拍在额头上。

 


“那确实是Wardo写的——哦好吧,是我故意拿了只颜色还不错的笔去问Wardo佐罗的标志是什么。”

 


“昨天Sean你的短信?”

 


“我随手一发,押中了?”

 


“Wardo你真的触景伤情了?”

 


“我就只是……打了个哈欠,然后就看到你走过来了。”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们这是在搞事情啊。

 


“现在跟我分手还来得及?”Eduardo拍拍手,他偏过头去看新男朋友,勾起唇线现出一个柔软的微笑。

 


“Too late.”

 


Mark说。

 


其他三人互相推挤着地往外走。

 


“新婚快乐!”Dustin喊道,被Chris堵住嘴拉走了。

 


“我真应该把你昨天特别有病的样子录下来造福世界。”Eduardo调笑道。

 


Mark摆出一副Who cares的欠揍嘴脸。

 


-11

 


每个混蛋都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真爱。

 


——哦,算了吧!老实说就连上帝也不能定义真爱到底是个啥。

 


Fin.

 


咳咳。

 


这篇太放飞了可能会删掉(……),来来来你们快来挽留挽留我(滚)。

 


多么美好的爱情故事(??)

 


打滚求评论(。)

 



评论(23)
热度(144)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