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Take me on a date.(fin)

Summary:Mark和Eduardo复婚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讨好他家的小兔崽子。

 


Warning:OOC+傻白甜+低俗+非Mpreg

 


-01

 


Merle见到Mark的第一眼就一点儿都不喜欢他,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这事儿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

 


“我不喜欢吃西兰花。”Eduardo询问Merle原因时他这样回答到,前者眨了眨眼睛,随后大笑起来。

 


还有一件事,这个垃圾卷毛居然给他带了一个橙子味的棒棒糖作为见面礼!

 


Merle一边撕开棒棒糖的包装袋一边想。

 


他最讨厌橙子味了!

 


-02

 


“Wardo,”Mark说着向前一步。

 


Eduardo不动声色地向后挪了一点儿。“Mark,这是Merle——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

 


他说这话时水润的嘴唇微微勾起,样子极其甜蜜。Mark却觉得后背一凉——他看了看窗外的艳阳天。

 


“当然。”Mark无所畏惧地立下了Flag。

 


他并不是很明白Eduardo到底为什么要领养一个孩子——他明明可以跟他搞出来一个!

 


……等等,他不是这个意思。

 


好吧,好吧。谁让他年轻时放荡不羁热爱作妖呢。现在他不得不去讨好这个小兔崽子,然后彻底追回媳妇。

 


Mark打算搞事情。

 


-03

 


第一次,Mark买了一套乐高玩具给Merle,他转天就把它送给了自己暗恋的女孩儿(结果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第二次,Mark在Eduardo的提示下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糕给Merle,他把它吃完了,对Mark的态度却没有丝毫改变。

 


第三次,Mark向Merle安利了Facebook,于是第二天Merle愉快地注册了一个Twitter账户。

 


Mark闭上眼睛,Eduardo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他不得不忽略那几声忍不住的笑声,他睁开眼睛,所到之处无人生还的目光射向Merle。

 


然而小家伙毫发无损地继续看着动画片——这不科学。

 


于是Mark大佬决定放弃这条路。

 


-04

 


Mark用钥匙打开Eduardo家的门,他站在客厅里等了一会儿,一个裹着浴巾的Eduardo向他走来。

 


他的眼睛和头发一样湿漉漉的,而嫩白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

 


Mark摸了摸脸,还好,没流鼻血。

 


他轻轻地扶上Eduardo的腰。

 


“你儿子实在是——”Mark在看到Eduardo威胁的目光后止了声,继而又靠近了Eduardo。

 


——Eduardo推开了他。

 


“时间到了,我该去接Merle了。”Eduardo嘴角的调笑意味实在太过难以遮掩,他倾身向前,吻了吻Mark的颧骨。

 


Mark独自凌乱,扯了扯卫衣的下摆试图掩盖什么。

 


-05

 


“我跟你不一样,我已经上四年级了,有女朋友了【1】。”Danny这样说道。Merle只用一个怀疑的眼神回应他。

 


“这么跟你说吧,我知道你那个便宜爸爸——他曾经背叛过Eduardo!你不知道吧?”

 


在车上Merle声情并茂地向Eduardo复述了一遍这段对话,Eduardo听到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所以他说的是真的吗?”Merle托腮沉思。

 


“我想,是的。但是我们都有过错——当然,他的锅更大,哼。”Eduardo撅起嘴,“你不能挑食了,西兰花多好吃呀。”

 


“你真是天使,Dudu。”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夸自己是小天使。”

 


-06

 


Mark刷出有实质意义的好感度是在餐桌上,Merle很满意他做的三明治——Mark是从Merle嘴角弧度增大了至少十几度看出来的。

 


Mark有点儿——抱歉,极其得意。他抖着腿把一块抹满蜂蜜的面包放进了Eduardo的嘴里。

 


Eduardo被他这举动惊着了,他把那块过于甜蜜的面包咽下去之后,露出一个过于甜蜜的微笑。他的脸色染上点儿红色。

 


他甜软地说:“谢谢。”

 


Mark更加得意,整个人像是被扔进了棉花糖里,他有种抱住对面的人一口咬下去的冲动。

 


但他没有,他会被打。

 


然后他注意到Merle嘴角的弧度几乎要成为负数。

 


-07

 


Merle在给同学们讲他家里两位先生的爱恨情仇的时候,并不是很想提及一两个早晨。

 


有时Mark会在他家里过夜,第二天早上Eduardo穿的衣服总是很夸张,一点儿肉也不打算露。

 


等到他打算做早餐时Mark便会说Eduardo需要休息,他可以做早餐。紧接着会被Eduardo瞪回去。

 


最后的结果往往是Mark系上了小围裙而Eduardo搂着Merle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

 


老天,Merle捂住脸,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确实,知道那么一点儿。

 


-08

 


一家三口——Mark单方面定义的——一起观看着《星球大战》。

 


一片漆黑中,Merle坐在两位好先生之间拿着两根彩色的吸管在空中比划着。

 


Mark在Merle身后拍了拍Eduardo,不等他作出反应便按住他的后脑勺亲吻上了他的嘴唇。

 


Eduardo嘴唇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更方便Mark进入,他急促地眨眨眼睛,把呻吟吞回肚子里。

 


片尾曲响起,Eduardo打开灯,他惊讶而生气地瞪着Mark。Merle不明所以。

 


Mark摸上Eduardo的胳膊,后者打下那只手。

 


“我只是想给你张纸巾,你的嘴唇流血了。”

 


“……”Eduardo舔了舔嘴唇,他吃痛了吸了一口凉气。

 


Merle吃瓜。

 


-09

 


Merle很惊讶Mark居然知道他的生日,还买了他最喜欢的那种蛋糕给他——哼,一定是Eduardo告的密。

 


但他依然雀跃。

 


Eduardo眼疾手快地手指蹭一点儿奶油然后抹在Merle的脸上。

 


“嘿!”Merle叫到,他试图用舌头把那块儿奶油舔下来,然而并不能。

 


Merle吃完蛋糕正沉迷脱口秀节目的时候,突然发现Eduardo和Mark不见了。

 


而事实上他们正在搞事情。

 


Eduardo跨坐在Mark腿上,后者脸上还有不少奶油——有白色也有粉色。Eduardo柔软地笑起来,然后用他那极其诱人的舌头,轻轻地舔舐着Mark的脸颊。

 


Mark立刻当机。

 


“你真是个天使,Wardo。”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夸自己是天使的男朋友。”

 


酥痒的触感在脸上散开,Mark在不知不觉中满脸通红,而Eduardo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Dudu?家里还有西瓜汁吗?”Merle的声音透过房门。

 


Eduardo把脸贴在Mark的肩头笑起来,他不得不停止限制级画面。他走出门去,在这之前还给了Mark一个意味复杂的wink。

 


该死的小兔崽子!

 


Mark咬牙切齿,他去了一趟卫生间。

 


上帝!他真的不想跟右手共度余生。

 


-10

 


Merle从卫生间里出来,然后他看见Mark正躺在沙发上,而Eduardo正趴在他身上看书。

 


Merle悄咪咪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打算打扰这份失而复得的爱情。

 


他翻开书,然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当初到底为啥不继续做孤儿来着?

 


Fin.

注:1.梗源《勇敢者游戏2》。

 


我又回归傻白甜了(……)

 


我快疯掉了嗷嗷嗷嗷我只剩下四个小时的睡觉时间了(躺平

 


评论是精神食粮ಠ_ರೃ

 



评论(12)
热度(101)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