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ME/莱花】After the Storm(ABO/fin)

欧亨利大大的《牵线木偶》AU

 


讲道理我觉得这是个很温暖的故事

 


Summary:Mark杀了一个人,但他挽救了一颗心。

 


Warning:ABO!!AU!OOC!各种反转!HE(ME)!专业知识出自原篇!假装自己会写正剧向!

 


-01

 


Mark医生在警官礼貌的阻拦下很配合地停了下来,这位嫌疑人把帽子往后推了推,借着电灯光的闪烁,露出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在灯光的晕染下依然苍白。

 


警官是个Beta,他闻不到Mark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不然他一定会后退一步嘀咕着这有多呛人,像是刚刚结束的那场暴风雨。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警官,警官接过来,借着摇曳不定的灯光轻轻地念出上面的名字——Mark Eillot Zuckerberg。下面地址所标出的街道名和门牌号显示的街区极其体面,警官向医生手里的物件瞥了一眼——一个精致的黑皮药箱配以价值不菲的银底座——更进一步证实了名片的真实性。

 


“好嘞,医生,”警官这样说着,让出道路,“上面要求我们倍加小心,最近入室盗窃的可真不少。天气冷极啦,您注意着别着凉了。”

 


Mark例行公事地点点头,继续向前走。

 


假设有一天某位过分热衷于自己的工作的先生向那漂亮的箱子里偷偷看那么一眼的话,他或许会吓晕过去。

 


一整套最新研制的盗窃工具——撬棍,钥匙,钻头,夹钳,硝化甘油等等——这些东西就是这个箱子的全部内容。

 


——哦,或许还不是全部,如果你拉开箱子的夹层,便会看到一大堆揉皱了的钞票,一共是830美元。

 


这是Mark的生活。

 


不仅仅是救死扶伤的医生。

 


-02

 


Mark沿着街道继续向前走。警官说的没错,空气粘稠而冰冷,铺路石的一汪汪雨水承接着弧光灯射出的光线,再反射回去,粉碎成无数闪烁的光芒。

 


当Mark的脚刚踏过一幢看起来比周围的房屋更显得气派的高大住宅时,他听见门发出的声响,紧接着一个人——一个男性Omega,出现在他眼前。

 


他在看到Mark后睁大水润的棕色眼睛,急切地向他走来。

 


“上帝保佑,”Eduardo轻轻地说道,“先生,您是医生吗?”

 


Mark点了点头,顿了一下。

 


他眯起眼睛,这个Omega还没被标记,清甜的信息素在他身边弥漫开来。

 


像是一杯热牛奶,有几块巧克力完全融化在其中。

 


Eduardo试图把手放在Mark的胳膊上,他在冷风中轻轻地抖了抖。

 


Mark注意到,他皱了皱眉,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

 


“天,先生。请您快给Luthor先生看一下。不知他是昏过去了还是怎样,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先生。”

 


Eduardo的声线颤抖着,眼睛快要溢出水来。他应该对自己的处境感到害怕,一个没被标记的Omega和一个Alpha单独相处在深夜里,但他此时此刻并不在乎。

 


Mark跟着他走进了房子。

 


-03

 


Mark医生进了屋,把药箱放在一个椅子上,安静沉着地走到床前。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四肢伸开,和倒下时一样——衣着昂贵,只有鞋被脱掉了。

 


Mark的信息素中透着一种镇定自若和坚定有力的气息,对病人来说这就像以色列人在天边看到的一小片云【1】。这并不是那些医生所做出的刻意讨好病人的行为,而是一种源于自身的,战胜命运的力量。有时,在他初次出诊某位病人时,女人们就会告诉他她们晚上为防窃贼而藏匿自己珠宝首饰的地方。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装潢,这些家具豪华而昂贵,连带着那位瘦弱的Omega。他身形单薄,那张漂亮的脸蛋被一种凝固了的抑郁而不是那种由于突发的悲恸而留下的更为激烈的印记所遮掩。

 


Mark看向Eduardo,无声地询问着。

 


“我是Eduardo,是他的伴侣,”Eduardo回答道,带着点儿南美人黏糊甜蜜的口音——他似乎是在对自己的称呼上犹豫了一会儿,“我丈夫在您来之前十分钟突然病倒了。他的心脏病发作过几次——有几次还挺严重。”他的衣冠楚楚和这半夜三更的时间似乎提示他应有进一步的解释,“他晚上外出了。他去赴宴了——他总是很忙,我想。”

 


-04

 


Mark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病人的身上。不论他恰好正在从事哪一种职业中,他都习惯于用他的全部身心投入于那病例或者那活儿的工作中。

 


这位病人理所当然是位Alpha,他的金色长发遮住了半张脸,Mark拨开它,把他的外衣摊开。然后用一把袖珍折刀把衬衣前面从领口到腰部割开,解除了障碍物。

 


“二尖瓣回流?”Mark一边轻轻地说道,一边把仪器放下站起身来,“二尖瓣回流不全。”

 


“先生,”他开始说话,“有一种可能性——”当他慢慢地转过脸去看那个Omega时,却看到他软软地倒下去,脸色发白。

 


他连忙抱住他。

 


“先生,先生?Eduardo?”Mark难得的有些无措。这不是发情期的表现——他抱起全身发软的Eduardo,向另一间房走去,把他放置在床上。他的呼吸很微弱,但还算规律。他已经进入了酣睡状态,估计是由于劳累和困倦。

 


Mark到处寻找,为这可怜的小鹿倒了一杯水,喂他喝下去。

 


他着迷般看着Eduardo的侧脸。

 


他把灯关上,走了出去。

 


-05

 


那床上的Luthor先生依然一动不动,但他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在说着什么。

 


“钱——!”

 


Lex这样说着,昏昏沉沉。

 


“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Mark轻轻地说,脸上却浮现出一种急躁。

 


Lex点了点头。

 


“我是医生,你的夫人找我来给你看病的。你是Luthor先生,你病得很厉害,所以你千万不能兴奋或是焦虑。”

 


病人的眼神似乎在示意他。Mark弯下腰努力听他那微弱的话语。

 


“那钱——那两万块钱——”

 


“在哪儿?银行卡里?”

 


那眼神的示意是否定的。“告诉他,告诉Edu,”——那低语声更加细微了——“那两万块钱——他的钱。”——他的眼神在屋里各处游移。

 


“你把那钱放哪了?”Mark的音调因为急切而变得嘶哑,艰难地想从这先生逐渐失灵的脑子里唤出那秘密来——“是在这间屋子里吗?”

 


他觉得他从那逐渐消逝下去的眼光里读到一丝同意的意味,他的呼吸已经是气若游丝了,信息素也越来越淡薄。

 


Mark来到Eduardo的房间里,他还在熟睡着。只要不被打扰,他还能再睡上一会儿。

 


Mark看看自己的表,然后拿出那个装有硝化甘油的小瓶子。

 


-06

 


当晚两个小时以前,他曾用注射器将未稀释的油注进一个在保险箱锁头上钻出的洞里。只一声闷响,那个控制弹簧运动的机件就被毁掉了。现在他试图用相同的手段,把一个活人毁掉,仅仅为了他口中的那笔钱。

 


他为他准备了五十分之一的剂量。

 


但不是立刻停止。他不打算那样愚蠢,首先会出现生命力的急速上升。

 


但是,Mark清楚地知道,对这种病而言,过分刺激意味着死亡。

 


医生粗暴而熟练地把针筒里的液体注射到了病人的肌肤里。

 


三分钟之内Lex就睁开了眼睛,用微弱沙哑的声音问是谁在照顾他。Mark再一次解释了他在这儿的原因。

 


“我——Edu呢?”

 


“他正在睡觉。”Mark说,“我不建议把他叫醒,除非——”

 


“不,不必了,他不会因为你为我把他叫醒,而——感激你的。”

 


Mark拉了把椅子到床前,他不能错过交谈的机会。

 


“几分钟以前,”他的语调迅速又平淡,“你一直在提起一笔钱,我并不打算得到你的信任。但是这件事如果你不说出来,病情恶化的可能性极大。”

 


Luthor扯动了一下嘴角。

 


“我说了——那钱——在哪儿了吗?”

 


“没有。”医生答道,他还想说些什么,却顿住了。

 


——他似乎从Lex的脸上看到了些许讽刺意味,以及会意的一眨,或是怀疑的一闪呢?他是否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呢?他是否说得太多了呢?

 


“还能——在哪儿,”Lex这话让Mark安下心来,“除了,那边那个保险箱。”他的目光落在屋子里的某一处,这时Mark才注意到那个被落地窗帘掩了一半的保险箱。

 


他站起身,握住病人的手腕。他的脉搏跳动激烈,其中还夹杂有危险的停顿。

 


“抬起你的胳膊,”医生说。

 


“你知道的,我动不了。”

 


Mark迅速走到门口,侧耳倾听,安静如常。他不再遮掩,直接走到保险箱前,查看起来。这种保险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游戏,最多只对家里手脚不干净的佣人有用。

 


他跪在地板上,把耳朵贴在密码盘上,慢慢转动把手,这锁只用一个一日码。

 


轻微的咔哒一声,手柄转动,他一把拉开保险箱的门。

 


-07

 


那里面空空如也。

 


Mark站起身走回床前。

 


那濒死病人的眉毛上已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汗,但他的嘴唇和眼睛却显现出一种轻佻的嘲讽,就好像他胜券在握。

 


“我可从来,没见过——把医学和盗窃合二为一的奇才!——靠这结合,能赚到钱吗?——好先生。”Lex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Mark坚定自己能征服一切的性子再没有遇到过比这情景更大的考验了。他被这病人恶魔般的幽默拖进了一种滑稽又可笑的境地。他抿着唇,看着手表上细长的针,等着这人死去。

 


“你对——那钱就是——稍微急了点儿,我的好先生,你的人格在我看来就像你的信息素一样高贵,Alpha,你居然,没对Edu——图谋不轨,他可真是迷人极了。”Lex的面部肌肉抽搐着,他无法成功地大笑,“而那些钱,从来就没有——被你偷走的危险。他们一分不差,全都在——赌场经纪人的手里。两万,那是Edu的钱,我把它押在赛马上,一分不差地输进去了。我一直是个坏人,盗贼——抱歉——医生,可我坦坦荡荡。而你,在我所有的赌局中,也没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十足的恶棍——医生——抱歉——盗贼!”

 


Mark冷冷地看着他,看着他迎来死亡。

 


“赌徒——家暴妻子——败家子,这他妈都是我。我对不起Edu。可是你!——一个医生,还是盗贼?!”

 


对于病人的尖酸辱骂,Mark只用一句话满足自己。他将身子附得低低的,凝视Lex那迅速失神的目光,以一种极其严肃且充满深意的姿态看向那正在熟睡的Omega的房间的门。那个躺着的Alpha不得不用上自己仅剩的一点儿力气稍稍抬起头顺着Mark的目光看过去。

 


他什么也没看见;但是他听到了医生那句冰冷的话语——他这辈子能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我还从来没有——标记过一个别人Omega。”

 


Mark赢了。

 


-08

 


他收拾好一切,在窗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没过多久,那个Omega走了进来。

 


Mark一边用手揉着自己阖着的上眼皮,一边将那结果告诉了他。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费用——是多少,先生。我将要为他用尽最后一分钱。”他温柔地说着,Mark本以为他会哈哈大笑或是悲痛欲绝。

 


“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钱?”Mark将目光收回,窗外的风吹过树梢发出奇怪的响声。

 


“钱?——先生,您以为我为什么晕倒?是饥饿,先生。这栋房子里出了一点儿面包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了。”Eduardo低下头,“我不该说这事。但是——唉,我两个月前就卖掉了我的西装和手表,这栋漂亮的房子,所有东西,都是租来的。”

 


-09

 


Mark沉默着鼓励着他继续讲下去。他从Eduardo越来越柔,甚至带着点儿哭腔的叙述中弄清了这一段挺长的历史。其中有偏执的爱恋,有可悲的错觉,有认清后的绝望,也有可笑的自尊。一些零碎的画面在Mark脑中渐渐重构——一个理想的家,一场很快就后悔的婚姻,一个阴凉的季节,一次强制,一笔被挥霍一空的钱财。

 


当这个柔软的Omega终于停下来时,Mark开始说话。他问他这栋房间里有没有威士忌或者其它任何种类的酒精。Eduardo沉吟片刻后说有,边柜里还有他丈夫留下的半瓶白兰地。

 


Mark轻柔地把Eduardo安置到一把椅子上,然后找到那瓶可怜的酒,调制了一杯棕榈酒。

 


Eduardo道谢以后喝了它,他看上去稍微精神了一点儿。

 


他静静地看着床上已被床单盖住的尸体,眼睛干涩,神情明亮——悲伤似乎已经对他无计可施了。泪水之泉已经干涸;感觉本身也已麻木。

 


-10

 


医生站在Eduardo旁边,手里拿着药箱,面容平静而冷漠。

 


他简短而迅速地说,由于时间已晚,所以他会自己安排合适的人手过来,帮着处理后事。

 


“最后,还有一件事,”医生指着大开着的保险箱说,“你丈夫,Luthor先生,在最后时刻,知道自己大限已至,告诉了我那保险箱的密码。如果你什么时候需要它,记着它的密码是四十一。朝右边转几次,再向左边转一次。他希望我不要叫醒你,让你好好休息。”

 


“他说他在那个保险箱里放了一笔钱——并不多——是用来让你实现他的临终愿望的。他请求您回到您的故乡去,然后,待时过境迁,雨过天晴之时,原谅他对您犯下的诸多罪责。”

 


他指指桌子,上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摞钞票。

 


“钱在这里,正如他所说,830元。请允许我留下我的名片,或许今后有些事我还可以帮助你。”

 


也就是说,他还是想到了他——挂念着他——尽管如此姗姗来迟!然而这一谎言仍将这个Omega早已泯灭的似水柔情煽起了最后一点儿火光。

 


Eduardo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蹲在床边,看着那具躯体,用手遮住半张脸。

 


Mark走上前去,拍了拍他正颤抖着的肩膀。他试着释放了一点儿信息素,包裹住Eduardo,试图安抚他,使他重新平静。

 


从此以后,那谋杀犯的谎言像一个小恒星一样闪耀在爱的坟墓之上,慰藉着他,获得有其内在价值的宽恕,不管是否被祈求这样做。

 


Eduardo环抱住Mark的腰,泪水打湿他的衣服,Mark却毫不在意。

 


临走前,Eduardo眨着大眼睛问他:“你还会来看我吗?”

 


Mark微微愣住,他点了点头。

 


“I will,Wardo.”

 


Fin.

 


注:1.出自《圣经》,《列王纪上》。

 


打下Fin的时候差点儿哭出来,感觉身体被掏空(……)

 


我真的觉得挺温暖的(。)

 


看原篇的时候看到最后真的哭了出来

 


今天也依然对欧亨利大大爱得深沉(。)

 


以及,如果想看莱花HE请看评论里小天使的留言!!非常可爱!


评论(10)
热度(133)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