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The number you have dailed is busy.(fin)

Summary:Mark想洗白自己,他如此细致地在家里养一朵花可不仅仅是为了当个甜爹。


Warning:年龄差AU!OOC!傻白甜!


-01


Mark第一次遇见这个令他头疼的青年是在一个晴朗的午后,他为了库存短缺的红牛难得下楼想去一趟便利店,但是极其不幸,离他家最近的那家便利店关门了。


Mark从不轻言放弃,他踩着拖鞋到处溜达。


“小宝贝儿,别告诉我你身上一点儿钱都没有。”这声音似乎对于这件勾当来说有点儿过大了,Mark不得不停下脚步。


他向街对面看去,一位比他高得多的先生正试图强行取走某位路人的钱财——我是说,打劫。


街道上只有令人发困的阳光。Mark的嘴唇动了一下,他向街对面走去。


利用身高优势,并没有人注意到他。


-02


青年的背紧贴在墙壁上,他脸上的棕色眼睛眨个不停,睫毛跟着扇动。


“天,两位好先生,真对不起你们,我真的没有钱了。”


这可不算是个好回答。


Mark听见这句话时皱起了眉。


“那你觉得你还可以用什么方式来让我们快活快活呢?”


Mark翻了个白眼,这也真的不算是个好的黄段子。


他搭上了这位先生的肩膀,然后不那么光明正大地,把他放倒在地——虽然Mark练过击剑,但这并不让他感到轻松。


Mark在干完这件事以后抬起头期待着棕发青年崇拜的感叹或是赞美,但是他并没有。青年只是闪了闪眼睛里的小花花,然后撇了撇嘴。


他抖了抖袖子,一把小刀掉在了地上。


“先生,真是谢谢您。看来今天不用见血了。”


-03


这句话用青年那柔软甜腻的嗓音说出来就好像是个甜蜜蜜的问候,但是Mark大佬并没有被表面现迷惑。他冷冷地看着青年。


“别那么看着我,先生。您也看到了,我才是那个可怜的,被打劫的受害者。”青年的棕色头发在阳光下泛着金光,“如果他足够聪明,在这个地方混得久一点儿,就不会有这件事了。当然,您不属于社会底层人员,也不清楚这事。”


Mark只是说:“我可以到警局告发你。”


“您不会,先生。您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可以调取监控。”


“监控早就被拆了,先生。”


“我可以杀了你,而你不会杀了我。”


青年眯了眯眼睛,转眼间,那把掉在地上的小刀已经到了Mark手上。


“所以我以为您不是一个更大的劫匪?”


“不,不是。我只是想请你吃一顿饭。”


“……您应该直说的。”


“Mark Zuckerberg,如果你需要,叫我Mark,”


“Eduardo,或许我也不需要提出一个姓氏。当然,你得是个孤儿才能属于这里。”


-04


Mark犹豫了一下,然后给Eduardo点了一杯草莓奶昔。


Eduardo端着那杯粉色的液体,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Mark。


“我猜,你还没成年?”


“不,先生。您怎么会这么想,过了今年生日我就22了。”


“别叫我先生。”Mark说,“我希望我能听起来年轻一点儿。”


“好吧,Mark。但我真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少女心的东西。”


“或许你会愿意自己点儿东西,我会付钱的。”


-05


“你是个孤儿?”Mark坐在Eduardo对面,这孩子似乎有点儿太瘦了。


“……我倒希望是,Mark。”他的嘴里嚼着东西,蹦出来的语句含糊不清,“但显然,我的记忆力有点儿过好了。我清楚地记得一对夫妻抚养我的情景,但更多的还是在孤儿院里,每个人都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被抛弃的。”


Mark冷漠的面部有了些松动。


“你什么时候开始独立生活的?”


“大概……十多年前?所以您应该知道,我这么瘦并不是因为没人给我做饭。”


Eduardo很仔细地擦了擦嘴,最后他说:“能放我走了吗?劫匪先生。”


“你有地方住吗?”


“每天都没个准。”


“我想给你提供个住所。”


“……??”Eduardo睁大眼睛,他依然保持着透着一丝妈卖批的微笑。


“你可以住在我家里,我想帮你找份工作。我觉得你非常有天分,各种意义上的。”


Mark并不为此感到良心痛。


-06


Eduardo答应了,这有点儿奇怪,天知道他本来在听到这个提议后是应该直接在餐厅里杀人放血的。


但是他确实这样做了。


“Wardo,你上过学?”Mark看着正在他买来的各种教科书上奋笔疾书的Eduardo。


“哦,并不是。我自学过一些课本,你不会想知道我是从哪儿弄来的那些课本的。”Eduardo柔软地笑起来。


“我可以教你。”


Mark说起话来真是用不到任何修饰词。


“不收学费,是吧?老天,要是我知道你包我吃包我住是为了这个的话,我可不答应。要知道Lucky可是——”


Mark微微地吊起一边嘴角,他轻轻地抚摸过Eduardo的脸颊,将他散到前面的碎发向后挽去。


Eduardo的脸颊红润了一点儿,他笑出声来。


“——她每天都吵着要让我炸了学校。”


Mark低下头去,他是真脸红了。但他并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07


Eduardo的学习能力十分惊人。Mark想,如果他有一个足够好的家庭环境,他们俩成为校友完全不是问题。


……算了吧。Mark继续自嘲,他俩就算是校友也得差了将近十届。


Mark思考这些玄学的时候Eduardo正躺在沙发上看着脱口秀节目,他的上眼皮和下眼皮的距离越来越近,不知不觉中,他睡着了。


Mark愣了一下,他站起身,把毯子盖在了Eduardo身上。


他看着Eduardo平静的侧脸,在电视节目的掌声和笑声中,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含义复杂的吻。


-08-


“Chris!!”Dustin从万里之外就开始喊,Chris抽动了一下嘴角,差点儿被飞奔而来的Dustin扑倒——字面意义上的扑倒。


“咋啦?鲑鱼模型又没抢到?”Chris摸了摸一脸惊恐的Dustin的头。


“我跟你讲Chris,明天是世界末日!”


“……说,你是谁?还我达达!”


“……你咋了Chris?”


“你问我怎么了?”


“好吧,是这样的。我去Mark办公室溜达的时候Mark不在,我刚准备走Mark的手机亮了一下。我暗搓搓地走过去划开屏幕——耶稣啊,我真不知道他的手机居然没有锁!然后我就看见一个备注为Wardo的人发来了一条短讯,内容是'晚上回来带一盒牛奶'!这证明了什么!”


-08


“所以你现在真的有了个男朋友?”Chris倒宁愿明天是世界末日,要不然他大概会掐死Mark。


“不,不是。他比我小了快十岁。”Mark说着,没有一丝惭愧。


“十岁!Mark,你做了别人的Sugar Daddy?!”


Sean站着说话不腰疼。


Dustin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就不明白了Dustin你怎么会知道这事。”


Mark的眼中射出死亡激光。


“……我妈妈叫我回家吃饭,先走一步!”


-09


“嘿Christy!”Mark正和Eduardo一块儿在餐厅里吃晚饭,而Eduardo显然是遇到熟人了。


“Edu!好久不见!亲爱的。”Christy一甩黑发,挨着Eduardo坐了下来。


Mark淡定无比地喝了一口咖啡。


“哦——这位是你叔叔?”


“……”


“……”


Eduardo懵了一下之后开始大笑,Mark差点儿捏碎手里的杯子。


“Christy!我没有亲戚好吗?他是我朋友。”


“好吧,我想他可能是在公园里打桥牌时被你撞见了——开个玩笑,无意冒犯。”


Mark很想装个逼刻意摘出点儿这位表面光鲜的女士的缺陷,但他看着Eduardo软乎乎的笑容,并没有这么做。


-10


自从Christy的阴影过后,Mark总觉得每个异性看他家小鹿的眼神都不对。


Mark的脑内打起了一场大战,差点儿动用核武器的那种。


天使Mark说:“虽然Wardo比你小但也已经二十多岁了,他应该拥有自己美丽的姑娘,而不是跟你这个极客耗着!!”


Mark:“……”


恶魔Mark说:“他说的对。”


Mark:……WTF??


怎么和我想象中不一样??


Eduardo把饭菜端到桌子上,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面部表情难得丰富的Mark。


-11


Eduardo发现最近Mark总是躲着他。


这种焦虑本来很微妙,但当那天已经比Mark平时回家的时间晚了俩小时他还没回来时,Eduardo感到一丝恐慌。


电话也无人接听。


Eduardo焦躁地又打了个电话给Dustin,后者尖叫着跟他说:“Wardo你难道不知道Mark最近一直在吃醋吗?!”


他眨了眨大眼睛,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12


外面突然下起雨来。


天,Eduardo不想做过多描述,总之它并不温柔体贴。


最后他的目光穿透眼睛上的那层薄雾和近处的雨幕看向一个便利店里,Mark正在付账。


Eduardo在惊喜之余感到一丝愤怒。


他居然又偷偷背着自己买红牛??


他跑过去,毫不在意自己的裤腿湿透。Mark刚好拉开玻璃门。


他惊讶地看着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Eduardo。


Eduardo只是瞪着他,然后使劲地让他们彼此的嘴唇相贴,在便利店门口。


Mark迅速反应过来,然后尝试着轻轻触碰他的舌尖。


Eduardo哼哼了一声。


这个吻绝对超出了友情的范围。


他们分开彼此时,互相看着对面眼睛里自己的倒影。


Mark想说些什么,被Eduardo打断了。


“如果你真的在为了我和别的随便什么姑娘而吃醋的话你可真是不够聪明!老天,我爱你,我以为你知道!——况且哪个姑娘有跟你一样漂亮的蓝色眼睛?”


-13


Eduardo在华尔街的面试很成功,但是每当工作人员问他姓氏时,他都只能含含糊糊,他不愿意提及那个把自己抛弃了的家庭的姓氏。


Eduardo跟在走廊里的Mark抱怨了一下这事。


Mark以大佬的姿态走进去。


“一定要姓氏?”


“……当然,先生。”工作人员擦了擦汗。


Mark耸了耸肩。


“好吧,各位。我办这事应该不难。从此以后,请叫他Eduardo Zuckerberg。”


Fin.


直到写完我都不明白自己在写些什么鬼东西(。)


天,希望马总不要挂我(?)


我是真的在日更,快夸我夸我!(滚)



评论(22)
热度(155)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