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Run!If you see the CEO!(fin)

Warning:OOC!半AU!傻白甜!低俗相声!

 

Summary:Mark被家里人逼婚了,所以他干了件蠢事,他决定和一个棕色眼睛的人假扮情侣——但是没关系,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干蠢事了。

 

-01-

 

Mark最近很烦躁。

 

呃,当然,虽然Mark平常看起来似乎都不是很高兴,但是这一次他是非常不高兴,简单来说就是比平常更高冷吓人暴躁等等。

 

说回正题。他必须说回正题了,Mark在看到自己的相亲对象时这样告诉自己。

 

“Zuckerberg先生?”棕色眼睛的青年伸出手,嘴角勾起的弧度刚刚好。

 

“你是我妈妈找来的相亲对象?”

 

Mark把嘴里的拐杖糖扔进一旁的垃圾桶,保持着面无表情稳稳当当地坐在了椅子上。

 

“我想,是的。”Eduardo把悬在半空中的胳膊撤回,面不改色。

 

Mark记得自己是在约会,但他的姿态却宛如某个喜欢扯理由的律师。

 

“但是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我是个同性恋。”

 

“我也是,先生。”

 

-02-

 

“亲爱的,你打算让我去跟一个男人相亲?”Eduardo盯着Christy,试图从那张东方面孔上找到一点儿嘿嘿嘿我是在逗你玩的痕迹。

 

然后他失败了。

 

Eduardo感到很挫败。

 

Christy拨了拨头发,说:“宝贝儿你没听错!天,我家那两位老人,整天给我安排相亲对象。明天中午我要跟George去看电影,实在没时间。你替我去一次,别让那位先生告诉我爸妈我没去就行。”

 

“你为啥不跟Geroge在一块儿?”

 

“Geroge是我弟弟。”

 

“……”

 

“别这样看着我,跟个小怨妇似的。我看见你手机闪了好长时间了,Saverin夫人也正对你实施逼婚大法,对不?”

 

“……好,我答应你。”Eduardo捏了捏鼻梁,“哼,你欠我个人情!”

 

-03-

 

“好吧,让我们敞开心扉。您的母亲是否也正一次又一次地催促着您从工作中脱身去谈场恋爱?”

 

Eduardo整了整领带,早已洞察了一切。

 

Mark点了点头,指尖轻点桌面造成的压迫性节奏渐渐弱下来。

 

“好的,或许我们应该有个理由互相同情,包括那位原来跟您约好的女士。所以,我恳请您不要把这事告诉您的母亲,以免……”

 

“我们谈个恋爱吧。”

 

“……??”不好意思我眼镜没带耳朵不太好您刚才说啥??

 

“我的意思是,我们装个样子做对情侣给公众看看。”Mark极快地说着并试图用这种方法掩盖他的底气不足。

 

“……所以说我可以理解你要做给父母看但是为什么,要做给公众看?我想我刚才没听错。”

 

Eduardo歪歪头,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

 

好好好,可以停止了。Mark掐断了自己的各种想象。

 

“我想证明一下Facebook的CEO不是个性无能。”

 

……好吧,他不care这个,但是他,呃,多少有所听闻外界对他的评价。

 

Eduardo唇线的弧度又加深了一点儿。

 

“所以原来你不是?”

 

“不。当然不是。”

 

你不会愿意让我证明给你看的。

 

Mark眯起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04-

 

Mark在Eduardo点头同意的一瞬间有那么一丝丝懵逼。

 

这并不是说他不想让他同意,事实上,他早已在几秒钟之内构思了好几百种说服这只小鹿的方法。他只是,没想到Eduardo会答应得这么迅速且直白。

 

“到一定时间再宣布和平分手。那么先留个电话吧。——等等,我给你照张相。”Mark掏出手机。

 

Eduardo偏过头。

 

“好的。”Mark耸耸肩,“从现在起我就叫你Wardo了,没问题吧?”

 

“我想我拒绝也没用?”

 

“我想你不会拒绝的。”

 

“呃,或许。这是个好名字。”

 

-05-

 

Mark在Facebook上发了一张Eduardo的照片,并附上了“I have got a boyfriend”的文字。

 

没几分钟这条信息已被某些标题党配上了“特朗普看了流泪”诸如此类的题目。

 

它成功地引起了民愤。

 

-06-

 

“What the FUCK!”Christy一等Eduardo接听电话便立刻叫到,大写字母都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出来,“这他妈是什么情况?这年头咱还玩一见钟情??”

 

“……我想是的。”Eduardo脸上写满了mmp,他只能这么回答。

 

他答应了Mark保密,保密。

 

去他妈的。

 

Christy想和Eduardo绝交。

 

“现在谁欠谁人情??我他妈白送你一个男朋友!”

 

-07-

 

Dustin差点儿一头撞死在Chris身上。

 

“What the FUCK!”这一点Dustin和一位女士出奇相似,“这个小哥哥是谁??卧槽Mark不会在家里藏了个小男友吧?”

 

Chris安抚好Dustin后直奔Mark的办公室。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你P出来的??”

 

“不,他是我男朋友Eduardo,”Mark淡淡地看了一眼Chris,“我忘了问姓氏了。”

 

“……祝你好运。”

 

Chris怀疑Mark玩419玩脱了。

 

-08-

 

于是Eduardo回应了一句Yes,再次引起民愤。

 

双方父母在震惊之余感到满意,甚至考虑起了做亲家。

 

-09-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Eduardo眨了眨大眼睛,打量了一遍站在他家门口的Mark。

 

“别怀疑了,我是Mark,你男朋友。”Mark抽动了一下嘴角,似乎是想微笑一下,“我觉得我们似乎应该正式见一面了。”

 

“我以为我们在邮件里聊得挺具体的了?”Eduardo舔了舔嘴唇,然后把钥匙拧进锁里。

 

“我是想跟你说,或许以后我们应该住一块儿。”

 

Eduardo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你认真的??有必要吗?”

 

“当然。公众,还有我妈妈,会怀疑的。”Mark的微笑宣告正式失败,他不适合做这个,“我们只是做个样子。分房睡。平时互不干扰。”

 

Eduardo示意Mark进屋子里来,他终于露出一个不那么标准的有些孩子气的微笑。

 

“好吧。我觉得你会是个好朋友。”

 

Mark低下头不去看他,他并不感到心虚。

 

-10-

 

Mark在沙发上敲键盘的时候听到楼上传来Eduardo的声音。

 

Eduardo正在洗澡。

 

他走上楼去。

 

“Mark,我忘拿衣服了。你帮我从旁边那个房间拿一下,好吗?”

 

Mark隔着玻璃门微微地愣了一下。

 

他拿到衣服后把门打开了一点儿,Eduardo换衣服时他一边抖着腿一边盯着地板。

 

“怎么了,Mark?”穿着睡衣在客厅找东西的Eduardo察觉到了Mark的不对劲,他总是避开Eduardo的视线。

 

“没什么,今天的外卖味道有点儿奇怪。”Mark摸了摸鼻子。

 

“哦,那下次我给你做顿饭吧?”

 

Mark有点儿肯定自己会溺死在Eduardo棕色眼睛里的想法。

 

“好。”

 

-11-

 

Dustin拉着Chris来Mark家串门。

 

“我真的超——想见Mark口中的Wardo的!”

 

Chris耸耸肩。

 

在看到Eduardo后他又重复了一遍这个动作,果然,谁说天上不掉馅饼的!就算不掉馅饼,也会掉苹果派,并且每个都砸到了该死的Mark的头上。

 

“你真的炒鸡温柔,Wardo。你到底为啥会看上Mark呀?”

 

这个问题简直可以列入Dustin小朋友的十大未解之谜——其他几个是Mark到底为什么这么凶乘九。

 

Eduardo正在削苹果,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对孩子的宠溺。

 

“因为他长得像《Now You See Me》里的那个Daniel。”

 

Mark:这还不如说你是为了做慈善事业。

 

-12-

 

Mark正坐在餐厅里和Eduardo共进午餐。

 

他在一道目光的注视下把所有绿色的东西都吃了。

 

正午的阳光照得人昏昏沉沉,他觉得自己闻到了隔壁桌小女孩手里巧克力冰淇淋的味道。但这其实不可能,只不过是,对面的人的那双眼睛,触发了他对于这种甜食的回忆。

 

他在Eduardo挂着漂亮的笑容向他递来纸巾的时候,一些片段闪过,他想他或许真的爱他。

 

汽车的鸣声扰乱了他的思绪,Eduardo站起身说他们该走了。

 

-13-

 

Mark在听到开门声时皱起眉看了一眼时间,Eduardo回来晚了。

 

“Wardo。”

 

Eduardo低着头,向他走来,紧贴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你喝醉了?”

 

这才让Mark发现了不对,Eduardo的面色发红,眼睛也是湿漉漉地眨啊眨。

 

“唔,有个派对。”

 

Mark赶紧站起身准备去倒水,但是他的手被拉住了。

 

“Mark!”Eduardo软软地说,“我想吻你。”

 

“……?”

 

Mark死机了一会儿。

 

啥??

 

“别那样,Mark!我想吻你,唔,就是那种我爱你的吻。”

 

Mark躲开Eduardo的眼睛。

 

“你喝醉了,Wardo。”

 

“不,我没有!好吧,或许是的。但是我真的想吻你呀。”Eduardo的样子极其委屈。

 

Mark想挣脱开Eduardo,又不敢用太大力气,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然后他揽过Eduardo,吻上了他。

 

好吧,不是你说要吻吗,那就吻吧,我不介意。

 

Eduardo本来没有那么迷糊,这一吻,他更想睡觉了。

 

-14-

 

第二天早上Eduardo懵逼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和床头的一杯水。

 

他迷迷糊糊地往外走,在客厅看到那个面无表情的Mark时瞬间想起了一切。

 

Eduardo想一头撞死。

 

“Wardo,别那个表情,我没对你做什么。我只是给你换了个衣服。”Mark说,“以及你吵着要我吻你。”

 

“……那我们现在,嗯,是什么关系?”

 

Eduardo想跑出去,离开这个性无能。

 

“情侣。我以为我们一直都是。”Mark站起来,“也不用再找媒体宣布分手了,省事。”

 

Eduardo笑起来。

 

“你说的挺对的。”

 

-15-

 

这是一个永远无法改正的错误。

 

Fin.

 

又写了一篇傻白甜超开心(。)

 

不要问我国外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逼婚的,我不知道为啥!(。)

 


评论(21)
热度(149)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