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If

一些定义:女权主义者,LGBT支持者,强行愤青,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只有傻白甜摸鱼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ME/莱蛛】I hate my face.(fin)

Summary:人生总有许多不如意,混蛋总是一个接一个。

 

Warning:1v1!有莱蛛!OOC!低俗段子!

 

【Peter Parker】

 

我是一个乖巧无比不嫖不赌不碰毒品的大学生。

 

我平时也不喜欢搞事,最多就是装个逼做个纽约好邻居打打怪。

 

纽约民风淳朴。

 

但是最近我在甜品店里兼职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患了相思病的人。

 

“Wardo,”那个卷毛拽着我的衣角说,“你原谅我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

 

黑人问号。

 

我仔细想了想,我好像没对这位先生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吧。

 

我这一辈子都安分守己,心中只有祖国,没有那些儿女情长。

 

“你别装不认识我啊,”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把手中的蛋糕糊他脸上。

 

但是我想起了工资。

 

“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礼貌地笑着,那态度就差跪下来叫他爸爸了。

 

我发现店里的人都在往这边看。

 

我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渣男!真的不是!

 

我如此纯洁可爱善良,最多就是有时候嘴碎了点儿,真的不是那种搞完419以后就翻脸不认人的人啊!

 

我开始方了。

 

我真害怕明天早上的头版头条出现了我不带面罩的脸,题目是:震惊!渣男面对痴情男友翻脸不认人!

 

“别装了,你就是我的好朋友,Eduardo Saverin!我虽然是红绿色盲,但我不眼瞎。你不是去新加坡了吗?”先生的样子仿佛男朋友跟别人跑了,我意识到这事比419还要复杂一点儿。

 

但我他妈要是姓Saverin我还用得着在这儿给你们端茶送水??

 

我平时为了钱都管钢铁侠叫爸爸了??

 

来来来你要是有钱我也管你叫爸爸行了吧??

 

……好吧,我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

 

至少你得比钢铁侠有钱我才管你叫爸爸。

 

等等。

 

我意识到一点,这是不是说明了我跟那位姓Saverin的长得蜜汁相似??

 

……这就是说……

 

我可以装成他去骗点儿钱啦??

 

……不是。

 

“其实我是蜘蛛侠,”人都走光了,卷毛依然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我严肃地对他说道,希望能吓跑他。

 

然后他用一种你要是蜘蛛侠我还是蝙蝠侠呢的神情看着我。

 

好吧。

 

“请说出你的故事。”

 

“……”

 

然后我跟他聊了一会儿。

 

呃,怎么说呢,他的说话方式让我这个脾气好到炸的人都觉得想朝他的眼睛打上一圈。

 

总之,扯了那么一大堆,其实中心思想就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最后一位先生背叛了另一位,另一位说你不是让我走吗好我走了拜拜!

 

然后他就去新加坡了。

 

我忍不住想笑,我知道这不应该,但这事确实比扣扣熊的节目还搞笑。

 

“你为啥不去追回他呢?”

 

“我害怕他生气,以后和我断绝关系。”

 

他跟你有啥关系可断绝的??

 

我知道你只是拉不下脸而已。

 

你要是能好好说话别提那位Wardo了,世界都和平了。

 

临走前我送给他一杯草莓奶昔。

 

他用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我。

 

我挥挥小手向他告别。

 

一年后,我在纽约打怪完毕以后无意间很不幸地又看到了那位卷毛先生,他的身边站着一位跟我蜜汁相似的人,手里拿着一杯草莓奶昔。

 

【Eduardo Saverin】

 

我在看见Lex Luthor的那一瞬间就想跑上前去胖揍他一顿。

 

我后悔没跟我的一位朋友学习以色列马伽术。

 

因为他长得跟一个人实在是太像了,最多就是把头发给养长了,顺便染成了可笑的金色。

 

但是,显然,他不是Facebook的渣卷毛CEO,而是Lex Corp的……

 

渣CEO。

 

很快我便意识到只要是长了这张脸的人都不会拥有什么善良的心。

 

我再次后悔。

 

我到底为啥要加入这个公司来着?

 

我爸是不是眼瞎??

 

我就应该跟他彻底断绝父子关系。

 

叹气。

 

望天。

 

Lex Luthor叫我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

 

我的内心很拒绝,甚至想掀桌子。

 

然后我去了。

 

……这并不是说我怂,这只是策略,策略。

 

他背对着我,用一种咏叹调说:“亲爱的Eduardo,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

 

你别背对着我啊,装什么逼??你妈妈没告诉你跟人说话的时候要看着人家的眼睛吗???

 

呃,他好像没有妈妈……

 

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对他的同情。

 

“对不起,Luthor先生,呃,我有这样吗……?”

 

我眨眨眼睛,尽量展示出最纯良的样子。

 

难不成他已经知道我在家里的飞镖盘上贴他的照片的事情啦??

 

……那里原本是Mark的照片的,结果因为用了太长时间已经烂了,我又不想特意去搜他的照片,所以就用了Luthor的替代一下。

 

他应该……不介意吧……??

 

他让我过去,然后把一个糖扔给了我。

 

我思考了一会儿他在这里面下药的几率有多大。

 

然后我在他的注视下把这个东西放在了嘴里。

 

本来我准备含在嘴里等一会儿再吐出来的。

 

然后我发现……

 

哈哈哈真是太好吃了。

 

结果我把它咽了下去。

 

……我还活着,不在乎了。

 

“说说吧,你到底跟你那位小男朋友经历了什么?”Luthor用手理理头发,说道。

 

他肯定已经调查过我了。

 

他让我坐下。

 

我沉默了一会儿,开始给Lex宝宝讲睡前故事。

 

一个色情(?)暴力(?)Skinemax在夜间会播放的东西(?)。

 

我说的很平静,除了讲到加州那场丧病的大雨时不小心把我自己的胳膊掐疼了。

 

我迅速地说完,Lex笑了。

 

滚你妈。

 

我现在杀了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然后他说,让我放心,Mark没过多久就会来找我的。

 

……我相信你的话??我又没被X级片冲洗脑子。

 

然后我又被打脸了。

 

两年后,我跟Mark逛街的时候收到了一条信息:

 

现在相信Lex爸爸说的话了吧~

 

附带一张他跟另一个人的自拍照。

 

那个大学生模样的人看起来满脸不情愿,并且我惊讶地发现他长得很像我。

 

【fin.】

 


2017-04-04 /  标签 : TSNME莱蛛 170 11
评论(11)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