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The Sound Of Silence(下,fin)

收看前文】



 


Warning:AU!OOC!砂糖!婚后!


 


Summary:Eduardo和Mark各自都有一个小秘密,并且它们其实无关紧要。

 


10.

 


一年后,Joyce和Eduardo面对面地坐在甜品店里。

 


是Mark送他来的,Joyce在看到Mark侧过身去亲吻Eduardo的脸颊时默默地用中指推了推眼镜。

 


“嗯哼,跟那位男朋友发展得怎么样了?”

 


“别提了,”Joyce捂住脸,“再这么下去我都要改变性取向了。你呢,宝贝儿,新婚的感觉咋样?”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区别。他更黏人了,你知道。”Eduardo的脸上现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哦上帝,我倒宁愿你是在抱怨。善良的Joyce低血糖越来越严重,眼瞎的Eduardo越来越眼瞎。”

 


Eduardo咬着冰淇淋勺撇了撇嘴。

 


“那你的身份呢?还不准备说吗?”Joyce接着说,“这应该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啊。你想想,你家财万贯,他也家财万贯,夫妻共同财产不就亿贯了吗!”

 


“我真觉得我数学没你好。”Eduardo打趣道,“他也没跟我坦白。”

 


再说了,老子有钱,这么说搞得就好像我是为了那个魂淡的钱一样。

 


这句话Joyce听不见了,但她根据那张皱着的脸蛋猜中了一部分。

 


“我认识一个离婚律师,我是说,最近我准备泡一个离婚律师。你如果有需求,我给你电话?”

 


Joyce极其严肃。

 


“呃,不需要了Joyce,谢谢你,”

 


11.

 


Eduardo最近有些焦虑。

 


他的新婚丈夫这几天回家越来越晚,并且有时候会对一些事躲躲掩掩。

 


Eduardo一边给Mark脱掉上衣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最近公司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不,没有。”Mark这样回答道,“嗯,Wardo,我想问问,你跟那个Joyce Hill是什么关系?”

 


正在热饭的Eduardo惊讶地眨了眨眼。“正常关系啊,你怎么看呢?”

 


Mark不知道说什么合适,他无比崇高,于是他在心里扎起了小人。

 


12.

 


Mark最近很焦虑。

 


特别焦虑。

 


因为他发现他的新婚丈夫有一个关系看起来不错的女性朋友。

 


并且与婚前不同,现在看起来沉迷于电脑的似乎是Eduardo了。

 


Mark往嘴里塞完食物,看着电视上正播放着的被他评价为愚蠢至极的超级英雄电影,他坐在了Eduardo身边。

 


Eduardo迅速地关掉网页。

 


他尴尬地冲Mark笑了笑。

 


Mark皱了皱眉,“你又不是在看限制级的什么片,这么紧张干什么?”

 


“但也许,我确实是在看那种东西。”Eduardo用一种一本正经的口吻说到,随即他又笑起来。

 


“那也没关系,你愿意亲身体验一下吗?”

 


13.

 


Q.所以说Eduardo真的在看AV(或者GV?)吗?

 


A.不,当然不,他暂时没有多余需求。

 


事实上,他是在跟Joyce通邮件。

 


14.

 


E:Mark最近有点儿奇怪,我该直接问他吗?

 


J:不,听我的,别问他。直接干死他。

 


PS.你是在下面的那个对吧?

 


E: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给点儿正经建议好吗,亲爱的?

 


J:你又没做错什么!你对他不够好吗!!

 


好吧,尽管如此,甜心,你还是应该侧面敲击一下。

 


E:……哦。

 


说起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不愿意我跟Mark在一块儿?

 


我记得你的facebook账户名还是大爱JA呢。

 


PS.你说过我长得很像Andrew,而事实上,你也知道,Mark长得挺像Jesse的。

 


J:……

 


我并没有!!

 


这能一样吗!!

 


其实,大爱JA的意思是大爱James McAvoy!(心虚)

 


E:好吧,你开心就好。

 


J:你看电视了吗?有一个频道正在放《X-Men》。

 


X教授跟万磁王可配了。

 


Eduardo在电脑前思考了一下,然后准备回复Joyce金刚狼和镭射眼也很配。

 


这个时候Mark走了过来,他关掉了页面。

 


15.

 


Eduardo跨坐在Mark腿上。

 


“Mark,你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Mark盯着Eduardo开开合合的红唇,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热度。

 


“没有,”

 


他向前倾了倾,吻住了Eduardo。

 


16.

 


Eduardo从喉咙里发出一阵细小的呜咽声,Mark放开了他。

 


他看着晕晕乎乎的Eduardo,轻轻地问了一句什么。

 


“你觉得让Dustin当伴郎会是个明智的选择吗?”

 


“What?”Eduardo迷茫地问道。

 


Mark摇了摇头,摸了摸Eduardo的头发。

 


17.

 


Joyce最深的怨念就是他们俩没有举行婚礼。

 


她这么想着,理理已经理不好了的短发,向目标走去。

 


“嗨,Edu甜心!”Joyce就这么坐在了Eduardo的旁边。

 


对面的Mark脸上现出一种让我们一决雌雄的表情。

 


“Joyce?”Eduardo歪了歪头,请服务员上了一杯牛奶。

 


“真巧呀,”Joyce说道,一点儿不良心痛,“正好我有点儿事想跟你说,先生。”

 


被点名的Mark抬起头。

 


虚伪。

 


做作。

 


他在心里这样贴上了标签。

 


18.

 


“这些话我应该在婚前问的,”Joyce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首先,先生,你给了我们Edu一个戒指,那你能保证在婚姻状态下不出轨吗?”

 


“当然。我不明白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Mark不耐烦地回答道,他手中的叉子敲击盘子发出的噪音越来越大。

 


Eduardo抖了抖。

 


“既然你不喜欢这种委婉的提问,先生,那么,我只好说,”Joyce顿了顿,“你肯定也知道自己的为人处事有些混蛋,那么,你能保证让Edu幸福吗?”

 


Mark沉默了半响。

 


“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Wardo他就是喜欢我这个混蛋。”

 


Eduardo差点儿噎死。

 


别这么说,搞得就好像我是个M一样!!

 


他在心里大喊道。

 


19.

 


Joyce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好吧,”Joyce站起身,“好吧,先生。”

 


Eduardo想挽留,在看到Mark那张冰山脸以后抹了抹脸。

 


“蓝眼睛的婊子。”Joyce嘟囔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James McAvoy也是蓝眼睛。”Mark淡淡地。

 


Fuck U

 


Joyce在心里这样说道。

 


“Fuck U.”Joyce竖起两只中指,对Mark这样说道。

 


Joyce转身就走。

 


Edu真坑队友!!

 


20.

 


一个月后,Mark和Eduardo再次面对面坐着。

 


空气十分安静。

 


这件婚后琐事遇到了一个爆点。

 


Eduardo昨天接到电话去酒吧捞Mark时,由于某种名为Sean Parker的原因,一位金发女郎正试图与Mark做出一些暧昧的动作。

 


Eduardo这些天来的疑惑得到了一个解释,尽管它并不合理。Eduardo走出了酒吧。

 


Mark追了出去。

 


21.

 


现在,Mark就这么盯着Eduardo,看着他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

 


……

 


……

 


……

 


一个牛奶巧克力。

 


……

 


“我觉得街拐角那家店的巧克力挺好的。”

 


“Wardo,你得听我解释。”Mark难得不安地绞着手指。

 


“当然,我们得谈谈。毕竟我可不希望当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Eduardo Saverin时,看到你满脸惊讶,Mr.Zuckerberg。”

 


22.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Mark问道,有些想上吊。

 


他可自认为隐藏这个身份隐藏了这么长时间!

 


他入侵Eduardo的电脑,拒绝接收一切有关facebookCEO的消息,他在介绍自己的时候改掉姓氏,他不谈一切有关工作的事。

 


“Dustin有一次喝高了,不小心说漏嘴了。”

 


……

 


Mark想给Dustin加班,加死不偿命的那种。

 


实力坑队友。

 


“你也是?”Eduardo嘟起嘴。

 


“是的。你让我只用每周六去酒吧看你,有一次我特意提前下班去了趟酒吧,发现你不在。我跟酒吧老板谈了一会儿,他也说漏嘴了。”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为什么要隐瞒呢?”Eduardo轻咳了一声,这样问道。

 


“我不想,让你认为我是为了你的钱。你也是。”

 


Mark又有点儿开心。

 


Eduardo摊开手。

 


“所以说,你这几天到底在忙什么?”

 


“婚礼。”Mark语速依旧,“我们之前太着急了没来得及,这当然不是说就不办了。”

 


Eduardo的脸有点儿红,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Mark也不是那么魂淡吧。

 


他居然怀疑过Mark!

 


Eduardo想。

 


23.

 


“那你为什么要姓Elliot呢?”

 


“这是我的中间名。你为什么要姓Garfield?”

 


“……Joyce建议我的。”

 


“为什么?”

 


“It's a secret.”Eduardo眨眼甜笑。

 


24.

 


他们俩和好后没过几天便迎来了圣诞节,那天天空中飘着雪。

 


酒吧里苦逼的Joyce看到出现在门口的Mark和Eduardo惊讶得手一滑廉价啤酒全洒在了身上。

 


“嘿!Edu!Mark!”她一边接过酒吧老板递来的纸擦着衣服一边喊道。

 


于是她在看到那俩人脱掉外套里面的衣服时吓得抱紧了自己。

 


Mark穿着一身骚红的低配圣诞老人装。

 


Eduardo穿着一身麋鹿装。

 


字面的意思。

 


Mark很后悔。

 


怎么Eduardo一色诱他就啥都答应了!!

 


25.

 


Eduardo把一脸冷漠的Mark拉上台,乐手们立刻意会。

 


“《Sleigh Ride》可以吗?”Eduardo眨巴着眼睛,对他们说道。

 


没人能拒绝他的请求。

 


26.

 


“Just hear those sleigh bells jingling, Ring-ting-tingling too.”

 


台下开始传来尖叫声和起哄声。

 


“Come on, it s lovely weather.For a sleigh ride together with you, ”

 


Mark趁乱吻了一下Eduardo的脸颊。

 


27.

 


Joyce看着此情此景,绝望地望天。

 


她揽过酒吧老板的胳膊,“……唉,我们相依为gay吧。”

 


老板完全冷漠。

 


28.

 


圣诞日,减肥成功的圣诞老人和拥有甜蜜眼睛的麋鹿,在经历了并不多的坎坷后,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29.

 


“你会永远陪我的?”Mark偏过头。

 


“当然。不过,有原因吗?”

 


“为了世界和平……Wardo你别笑我认真的。”

 


fin.

 



评论(3)
热度(79)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