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Spideypool】Harry Osborn如是说(fin)

加菲虫

 

欧亨利《战睡神》AU

 

Warning:给自己讲了段低俗相声,半AU+OOC+傻白甜+巨雷滚滚,绿虫友情向有,以及为了剧情发展和喜剧效果专业知识等大多为瞎几把扯或带有夸张成分

 

Summary:Petet吃错药了,Harry作了个大死。

 

我至今也弄不明白Peter怎么会闹出那个差错。他是我们学校公认的好学生,应该有点儿头脑才是。

 

那天我们一块儿去吃饭,回来时我邀请Peter到我家坐坐——有他在我们永远不用担心无话可说。我正在卫生间里洗手时,听见他在门外喊:

 

“嘿,Harry,我想吃4颗奎宁,没关系吧?我冷得一身发颤发抖,大概是感冒了。”

 

我答道:“你吃吧,药瓶在第二个架子上。”

 

我走出卫生间和Peter打了会儿游戏,休息的空档,Peter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便走到药柜前看了看。

 

“见鬼,”我骂了起来,“这下可完了。”

 

架子上的吗啡瓶的塞子打开了,是Peter忘了塞上。

 

我立刻找来家庭医生。

 

他对Peter采用了医学上能采用的一切处理方式,给他喂了好几次咖啡碱柠檬酸盐,浓咖啡以及其他兴奋剂。然后我们又扶着他在两层楼之间上上下下。

 

最后他告诉我说:“少爷,现在Parker先生没事了,但是这一个小时请您别让他在睡着。待到他的呼吸恢复正常后,可以让他睡。”

 

我把他扶到沙发上,让所有佣人都离开了,Peter只由我单独照看。他蜷缩成一团,眼半开半闭着。很少见他有这么安静的时候,我却在不停地叨叨好让他保持清醒。

 

“伙计,要不是我,你这次可要完蛋了。Peter,你以前难道没有听人说过吗啡和奎宁是两回事,更不会用4粒的剂量吗?”

 

Peter看着我现出一丝傻笑。

 

“Harry,我觉得头晕,你让我睡一会儿吧。”他用低沉而又甜蜜的声音说道,显然吗啡已经让他神智不清了。

 

接着他就睡着了。

 

“嘿,peter,这可不行!”我使劲地摇着他的肩,厉声说,“快点儿醒过来!”

 

Peter依然一动不动。

 

我站起身,来回踱着步,努力思考着这世上有没有什么Peter厌烦的东西——可这孩子实在不过善良,瞧他甚至不肯弄死一只蜘蛛——哦对了,他有一个想弄死的人,但这人偏偏死不了。

 

很好,一个穿着红黑色紧身衣的Peter的变态男性追求者。

 

我又使劲地掐了Peter一把,他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我做出一副气愤的样子。“你给我听好了,Peter Parker,我俩原本是要好的朋友,但是从现在起,再也不是了!因为你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Peter疑惑地瞪圆了眼睛——他这个样子更像小鹿了,说:“怎么了Harry?我以为这种事只有你会做。”

 

我翻了个白眼,心里却暗自得意。“你应该还记得Deadpool吧?那个红黑色的家伙对你一片真心,每天陪你一起巡逻,跟你一块儿出任务,接你放学——而你呢,却不肯正眼瞧他一次,”说实话,这样说实在太冤枉Peter了。”难道就因为他杀过人,当过雇佣兵,毁了容,平时浪了些,就不值得被人爱了吗?”

 

我必须承认,那个玩意儿的缺点还远远不止这些。

 

Peter看着我,咬着嘴唇,见他这副无辜的样子,我都有些不忍心这样对他了。但毕竟这总比他吗非中毒身亡的好。

 

“可是……”

 

“Peter,没有可是,你就是对不起人家。你是超级英雄,他卑鄙、无耻,配不上你。你说是不是?别说什么你并没有多讨厌他,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伤到人家的心了。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这样。”

 

我看着清醒了一大半的Peter,忍着没笑出声。

 

我吹了声口哨,轻松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谁知Peter却突然低声抽泣起来——我慌了神,想必是我刚才那番话刺激到他了。我连忙重现蹲下安抚性地拍着他的背,“Shit,对不起Peter你没事吧?”

 

Peter摇了摇头,但还是止不住眼泪——我很少见他哭得这么伤心——好吧,我很少见他哭。

 

我又开始头疼了,实在不忍心看Peter那双盛满泪水的大眼睛。

 

我下定决心要把今天列为自己的倒霉日。

 

眼见Peter抹眼泪的频率越来越高,我只好给MJ打了个电话。但是很快我就后悔了。因为她不但有急事在身无法前来(“所以到底还有什么事比咱们小Peter的生死还重要??”),竟然还提议我告诉Deadpool这件事并让他来我家开导Peter——Deadpool?开导?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听我说Harry,我是认真的!你让Deadpool来这一切就很好解决了,说不定还能成全点儿什么。”我听到MJ轻笑了两声。

 

我认真地权衡了一下,最终真的拿起Peter的手机给Deadpool先生打了个电话。一接通Deadpool欢脱的声音就跑进了我的耳朵里,对手机主人的称呼也十分油腻——我是说,亲密。

 

于是我便迅速地把Peter从吗非中毒到现在吗非中毒加上伤心欲绝的过程跟他说了一遍,然后支支吾吾地表明了希望他现在来一趟。

 

他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不一会儿就赶到了。他穿了一件连帽衫而不是那间彰显变态气质的紧身衣。

 

门卫一开始死活不让他进来,这个门卫差点儿死那儿,还好我及时出面解了围。

 

Deadpool嬉皮笑脸地——好吧,事实上我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跟我打了招呼。我便领着他到了客厅,被镇静剂迷得晕晕乎乎的Peter仍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他于是就像每个追求者应该做的那样,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把他圈在了怀里。

 

我本来是想回自己的房间的,但在MJ的极力怂恿下我默默地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心不在焉地喝着咖啡。

 

“你还好吗Spidey?Petey?”Deadpool轻轻地晃着Peter的肩。

 

“Wade,说真的我挺对不起你的……你是个好人,我却一直以来都不肯承认这一点。”

 

“你说什么呢Baby?你对不起哥?哥如果是好人你就是小天使了。”这话我不同意,Deadpool就算不是好人Peter也是小天使。

 

“那你能原谅我吗?”Peter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看着Deadpool,那双眼睛里面的星星差点闪瞎我。

 

从我这个角度都能感觉到Deadpool愣了一下。

 

“当然了Petey,哥说喜欢你可不是逗你玩儿的。”

 

我嘴里那口咖啡差点儿喷出来。

 

Peter看着Deadpool——看起来还是有点儿迷糊,他嘴角上挑露出一抹属于小天使的笑容。

 

“我也挺喜欢你的,Wade。”说完这句话,Peter便平静、自然地睡着了。我再次叫来了家庭医生。医生把把他的脉,听听他的呼吸,然后告诉我们他没事了。

 

我准备吩咐司机送Peter回家,Deadpool阻止了我。只见他把熟睡中的Peter打横抱起——看起来毫不费力,然后吹着口哨步履轻快地离开了。

 

第二天早晨,Peter来见我,感谢我没让他死在吃错药上。

 

见他似乎还是有点儿晕乎,我便没怎么提昨天的事。准备等他以后精神好了,再拿来当笑话说说。

 

我们一起吃过了早餐,Peter边起身准备回家边说:“谢谢你Harry,谢谢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些话,谢谢你把Wade叫来。说真的,谢谢你。”

 

我有些懵逼地看着他对我笑了笑,还用手比了个心。

 

Peter走了,我想起了MJ说过的话。

 

我真不知道昨天晚上在他们俩身上发生了什么!

 

fin.

 

扯皮:这篇特别有病的东西在我文档里躺了大半年,今天我干了件蠢事想切腹自尽于是决定在这之前把这个东西放上来毒害一下社会(……),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你们(真诚.jpg

 


评论(5)
热度(74)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