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强行愤青,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傻白甜本甜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Spideypool】Part-Time Partners(RR荷兰/ABO/END.)

Summary:Wade发现自己正处于屡次险些被强迫和年轻Omega发生性关系的危险处境中。或,Wade发现自己在第一次被邻居非法入侵时不报警是个大错误。

Before:Omega保护协会成员!RR贱/不和邻居睡觉不罢休的学生!荷兰虫,完全砂糖,无能力AU,倒追成分,邻居,喜剧,OOC,无逻辑,已完结

 


01.

 

“如果你再继续这样在和一个你都不知道名字是什么的Omega乱搞的同时在申请我们帮你匹配约会对象,Wilson——”

 

“这是你进门后第四次这么说了,宝贝儿。而我的回答仍旧是:我他妈没这么干。好吧,谢谢你愿意来这一趟,谢谢你带来的吃了一半的柠檬蛋糕和谩骂。”

 

Wade迅速合上房门,接着紧贴在门板上平复呼吸。三秒钟后冷静地开始撞墙。

 

遍布房间每一个角落的Omega信息素的气味钻进他的鼻腔里、脑子里,使Wade既想委屈地大哭出来又想暴躁地抓起一把枪闯进隔壁。

 

可怜的Wilson先生!他可不止是不知道这个Omega的名字,他甚至没和他见过一面。

 

——说到底,一个陌生的Omega,一个邻居,为什么会拥有他家的备用钥匙?为什么能到这里到处涂抹他的信息素,像是无辜的房主Alpha和他干了个几天几夜?

 

当Wade第一次回到家发现这种状况时,他的震惊同样如此。排除掉近期的前女友、床伴以及爱慕对象后,威猛的Wilson先生毅然拿起了空气清洁剂。

 

第二次,Wade紧张地到处翻找却发现自己的什么高级手表、珍藏红葡萄酒和限量版HelloKitty女士钱包都完好无缺。相信Wade,这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富有罗曼蒂克色彩。

 

第三次,也许这次那个未知小妞儿终于意识到不妥之处,一张便条被留在了枕头上:

 

谢谢你!好心人先生!我爱你!

 

等等……我刚才是说了什么吗?

 

非常非常抱歉,冰箱里有一些并不足以弥补你的损失的礼物。

 

——你友好的邻居PP

 

一小片纸上剩余不多的空白处愚蠢地画上了几颗小心心。

 

而Wade痛恨这个。痛恨能想象出来的语气的快活且可爱,痛恨随意涂抹的心,痛恨“邻居”。

 

他诅咒着什么,拉开冰箱门。

 

冷藏区里堆满了瓶装牛奶和无糖可乐,原来的啤酒被挤到了偏僻角落。甚至有几朵幼儿园手工课里会出现的纸折玫瑰静静地躺在里面。

 

02.

 

Peter Parker发誓他不是有意的。一开始,他只是处于发情期,身边只有廉价抑制剂陪伴,不得已才经过公用阳台钻过邻居家疏于警惕的窗户,然后在充满Alpha因本能而侵略的气息的地毯上滚来滚去。

 

后来,也许一直没有被找上门来的他确实有些刻意地在不少物品上沾染了不少自己的信息素;也许他确实留下了一张纸条;也许他确实留下了一些东西——

 

也许这确实有些傻气。

 

无论如何,他最后得到了塞进门缝的备用钥匙。

 

可能发现了他有时会吃掉并不属于他的冰箱里的隔夜披萨,那位善良的Alpha先生竟然开始在早晨做好一份营养早餐放在阳台上。Peter第一次看到它时险些热泪盈眶,他高声冲另一扇门说道:“我爱——谢谢你!先生!”

 

多么神秘的人。

 

在神秘力量的支援下,Peter成功地熬过了他独立租房后的第一个发情期。

 

金枪鱼三明治是他今天的早餐。Peter心满意足地微笑起来。并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否决了在这里留下几张钞票的想法,替换成了一套典藏版彩虹小马的碟子和一张“剧透警告:紫悦最后成为了——[1]”的便条。

 

03.

 

MJ后退一步,抱着双臂,盯着Peter瞧。

 

“你知道你像是在纯度极高的Alpha信息素和爱河之水的混合物里泡过吗,伙计?”

 

与此同时,在Wade的卧室里,Weasel小心翼翼地闻了闻Wade床头上的Jimmy Kirk(一只金色的泰迪熊),“真的吗?Wade?”

 

MJ说:“你恋爱了。”

 

Wease说:“你又祸害了谁?”

 

Peter和Wade都没能说完他们的实际上极其蹩脚的回答。

 

MJ陈述道:“他的侵略性很强。”

 

Weasel感叹道:“他的占有欲很强。我得说,他真的是个Omega吗?”

 

他们这次的回答截然不同。

 

“我爱上这位无名先生了。”Peter大义凛然,仿佛即将英勇就义。

 

“我可以把你扔出窗户再伪造这是一场事故,如果你砸到我的车上我还可以获得保险。”Wade一本正经,描绘塑料友情。

 

04.

 

在听到几句夹杂着细碎笑意的交谈声以及熟悉的门锁声后,Peter蹑手蹑脚地把脚跟和耳朵贴住墙壁。

 

衣物摩擦声,笑声,细语声。

 

“宝贝儿”“脱下”“加钱”这些词汇中传来一句不成调的:“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baby.“

 

Peter能再捕捉到的只有火辣的女声嘲讽的大笑。他曲起手指轻轻敲着墙壁,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接着唱道:“Everybody knows I really do……”

 

隔壁的寂静迅速降临又离开。几下轻轻的脸颊拍打,高跟鞋愤怒地被踩着像是要直接使主人达到底楼,以及咬牙切齿的回应:

 

“Everybody knows you’re still my boy![2]”

 

“你毁了我的夜晚,男孩。你知道你应该做什么吗?”Wade的声音在固体中传播,钻进Peter的耳朵里且深知自己的魅力。

 

Peter吞咽了一口口水,继而垂死挣扎:“我不会去睡觉的!”

 

05.

 

先是两条手臂紧到足以窒息的环抱,再是脸颊上响亮的一个亲吻。Wade像是终于被命运扼住喉咙般吸了口气,随即捞起Omega转向角落。

 

他戳了戳Peter鼓起来的脸颊。有些惹人气恼,或是可爱,或是惹人气恼。

 

“你在这之前是不是对不少人这么做过了?要我说,纽约人民可真是友善。”

 

“不,”Peter的愉快不减分毫,嘴角的弧度不降分毫,“你的气质!你的穿搭风格!我全部都了解了。而你的伤疤虽然在意料之外,但无疑是加分项。”

 

“Well,你猜怎么着,我本以为你会更——”

 

Peter抓住对方的手臂,“性感?优雅?”

 

Wade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得了,亲爱的,看你的各个留言我早都不奢望这些了。”又不出所料地在Peter可怜兮兮地咬着嘴唇注视着他时举手投降。

 

“好啦,好啦——所以我为什么站在这儿?”他自暴自弃地问。

 

“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Peter搬出永远实用的陈词滥调,义正严辞地,郑重其事地。他把一粒薄荷糖放进Wade嘴里,“你是我此次社会实验的重要参与人,Wilson先生。”

 

Wade若有所思。

 

“我要对你负责——”

 

他剩下的单词被淹没在唾液交换中,被击碎在炽热而早有预谋的丘比特之箭中。等到这个可以列入“Wade Wilson人生十大羞耻时刻”并成功击败那些被老师追着要代数作业的片段的吻结束时,他才得以用仅存的氧气尖叫道:

 

“以Omega保护协会成员的身份!”

 

06.

 

Wade知道自己的外热内冷。

 

他看似轻浮,却难以轻易交付真心。即便如此,它仍旧被一次次撕碎,咀嚼,最终遭受厌恶。

 

他终于不再执着于数清自己各种意义上的伤疤时,一只小奶狗却舔着他的脸颊告诉他:“它们会一个个愈合,最终消失不见。”

 

当然。当然了——他说的也有可能是:“你有什么生理反应吗,经过这个吻之后?”

 

“一个是我必须让自己的两只手互相钳制才能不在你的漂亮脸蛋上打上一拳,一个是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喊:你需要Alpha抑制剂!抑制剂!”

 

Peter睁大眼睛,“真的会有人随身带着这玩意儿吗?”

 

“但它说得对。瞧瞧,它在我有自我意识开始就在我耳边阴测测地说:嘿,混球,你永远不可能是个幸运儿。于是为了抵抗命运,我一步步走到今天,独立自强,成功有为——”

 

Wade望天,“然后我发现那个声音是完全正确的。”

 

小恶魔Peter说:“约他出去!约他出去!”

 

小天使Peter说:“别这么着急……快他妈约他出去!”

 

“我好像隐约听见——先生,”于是Peter坚定地走上前去,“那个声音有没有在冲你叫:‘快去约会然后交配!’呢?”

 

07.

 

虽然Wade的回答是“不!”但他最终不得不坐在沙发上和Peter看《饥饿游戏》。

 

虽然他在看到Peter有一个题目是“各次普通人约会时的表现记录及改进计划”的表格时不得不忍住再次尖叫着跑开了。

 

威猛的Wilson先生,请你保重。

 

08.

 

第一阶段:语句甜软,异常粘人。

 

“我能不能喝这瓶苦艾酒!能不能!”他紧紧抱着对方的胳膊。

 

“未成年,记得吗?”

 

“我成年了!”

 

尽管这和Peter平常的区别真的不大,“是个有过前女友的成年人了!”

 

Wade不抬头,“那么最好别告诉我他们的名字,甜心。“

 

第二阶段:情绪难控,持续撒娇

 

他几乎把整个人都挂在了Alpha先生的身上。

 

“你真的不想和我约会吗?”Peter不断眨着眼睛以至于Wade必须时刻提防那里面会有泪水掉下来。

 

“你知道这么做可算是犯规对吧?”Wade咬着牙说,开始怀疑对方是故意为之。

 

他现在的内心活动分为两部分:把这个小子扔出去或把他按到床上然后——

 

Peter再一次、第无数次地、未经允许地咬住了Wade的嘴唇。当这个黏糊糊而湿漉漉的过程结束,再加上身为Omega保护协会成员的专业素养的提醒,不断对抗的两个想法对撞在一起:

 

Wade把Peter扔进了床里。

 

然后不动声色地吃了几片抑制剂。

 

09.

 

第三阶段:

 

Peter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处于发情期且正在利用这一点。但他发现自己从未如此严重地怀疑自己的魅力。

 

非常怀疑。

 

“Petey,你是个成年人了,所以也许你可以试着自己度过它。”

 

“成年人但不是无欲者!”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来。

 

“‘我们的愚蠢多出自本能。我们应克服本能,战胜本能,打败愚蠢的自我!’好吧我承认下半句是‘为无伴侣Omega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Alpha加入Omega保护协会的必读《Alpha手册:当心你自己》,不是什么美好回忆。”

 

Peter冷静地盯着Wade的下半身,“而你看起来可不像是克服了!”

 

Wade无动于衷地看着Peter在床上滚来滚去,无动于衷地看着Peter凌乱的头发和潮红的脸颊,无动于衷地看着Peter抓住他那件风衣的衣角把鼻尖埋在里面,无动于衷地看着——

 

Wade走上前去。

 

甜蜜而辛辣的、像是放了过多牛奶的潘趣酒的味道粘稠地充盈着所有空间,而Peter感受到Alpha使人清醒的信息素劈头盖脸地笼罩住他。一个若有若无的吻落在额头上,几句习惯性的诅咒。Peter嘟囔着,感受到热度散去一些。

 

Wade按住他的肩膀,说了几句安抚性的话,“是的,我愿意和你约会,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用羞涩的语调挽留你在我家过夜虽然你不受到邀请大概也会这么做。而现在——”

 

他凑近Omega后颈处的腺体吸了一口气。

 

Peter等待着。

 

Wade站起身来。

 

冷静而自持而性感地。

 

为Peter注射了抑制剂。

 

10.

 

没人知道也不会理解一个Alpha家里为什么会常备Omega抑制剂。

 

11.

 

他们开始冷战。

 

或者是,他们看起来是在冷战。

 

或者是,Peter单方面的冷战。

 

他拎起蹑手蹑脚从阳台跑向自己家的Peter,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东西,“哇哦,认真的吗?我的纪念版星球大战笔记本也要留下你的印记?”他恶狠狠地说,“它背后可还用花体字写着‘I KNOW’呢。”

 

“我警告你,Solo[3]”Peter在空中试图挣扎,“作为Omega保护协会的成员,你应该接受我的道歉。”

 

“或者应该为你介绍一个Alpha,正直,善良,有一份政府工作,收入固定,无不良记录……”

 

在Wade来得及把话说完并反应过来之前,Peter用两条腿圈住了他的腰,肘部抵住他的肩膀。Wade被迫躺在地上思考人生,意识到眼前的深颜色眼睛比对方背后夜空里为数不多的星星更加明亮。

 

“这个人现在正在我身下,不是吗?”

 

“这么骑着我可是足够危险的,小妞儿,”Wade夸张地抛着媚眼,“我可是Omega保护协会里为数不多的武力分子。”

 

“这儿真的没有比和我言语调情更粗鲁的事情可以干了吗,Wade?”

 

Wade故作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你不会真想我把你扔出阳台吧?”

 

一片寂静中,Peter二话不说开始解Wade的皮带。

 

12.

 

手机夹在Wade的耳朵和肩膀之间,他边到处翻找抑制剂边冲另一头的朋友说:“昨天晚上绝对可以排在我最羞耻时刻排行榜的第一名!永久性的那种!”不错的结论,Wilson,但小心光速打脸。

 

“让我猜猜,你和你的神秘小情人终于睡了结果发现他是个Alpha?”

 

“不得不说,我希望这是真的——不,不是和他睡了那部分。他险些强我,我的没有暗示意味的叫声能够使交配中的猫各自逃散。”

 

第三个声音插了进来,“Wade!”

 

“……嘿,这声音可比我想象中要更Omega。你们真没睡吗?”

 

“他只是借用一下我的浴室而已虽然我极度怀疑充气小鸭爆炸能炸坏淋浴设备这件事的真实性。”

 

Weasel叹气,“他真的那么不迷人吗?”

 

“不,不,不。只是太迷人了——我是说,等等……”

 

五秒钟后,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攻击性的尖叫Wesel果断挂掉了电话。

 

六秒钟后,Wade还在尖叫。原因是他应Omega的要求为他送去了抑制剂,却在把东西放进那只从浴室的氤氲中伸出来的手里的下一秒被一股比他想象中大得多的力的作用下摔进了浴室。

 

小恶魔Wade说:“你他妈没有性功能障碍吗?”

 

小天使Wade放下烟:“我想做个好人而已。”

 

13.

 

楼下住着的老先生站在他家门口皱着眉打量了他一阵,最后怜悯又语重心长地说:“小子,虽然Alpha被强奸案还没有明文规定,但还是要奋起反抗黑恶势力!”

 

14.

 

“既然你执意要做咨询,那么请坐。”

 

Peter温和地微微笑着,身上散发着属于他深藏功与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MJ小姐的Alpha气味。

 

Wade深呼吸了一次,彬彬有礼地按照程序询问:“您与您的伴侣目前情感如何?”

 

“好极了,他对我非常好,不论我做了什么荒唐事都不会真正对我生气超过一天。”

 

好极了,好极了。

 

Wade不动声色把手中的笔折出了一个120度的夹角,这就是为什么最近他的邻居都不来骚扰他了。善变的年轻人。


“您觉得您与您的伴侣间的关系是否平衡?”

 

Peter歪了歪头,“一开始我觉得我对我的爱更浓烈一些,后来我觉得他可能觉得我太吵了,再后来我认识到他只是太轻视自己了。他是个好人且只觉得我是个好人,老天,这太蠢了——总之,我们现在很好(We’re good)。”

 

80度,“您在这段关系中最常感受到的情绪是什么?”

 

“愉快,当然——满足,充满好奇,还有必不可少的忧虑——你瞧,他有时太过于看重自己的责任了。”Peter交叠起双腿,看起来出乎意料地像个正常的Omega。

 

爱情。

 

40度,“那么,您有什么对您的伴侣不满的地方吗?”

 

“有!最主要的是,他不愿意和我有正常的性生活!我一度怀疑自己毫无魅力可言,人生失去梦想。一个Alpha为什么会拒绝一个打包好了送到家门口的Omega并且后者是自愿的呢?”

 

中性笔壮烈身亡。

 

Peter自顾自地说下去,“有一次我甚至脱光了扑到了他身上,就在浴室里,他竟然捂住眼睛尖叫着跑开了,要不是亲眼见过,我会以为他是个性无能的,先生!”

 

Omega保护协会的Alpha成员站起身,身躯的一大半阴影遮住Omega,他低沉地说:“也许你应该有些害怕我对他泄露你曾这么说,你知道下场,是吗?”

 

Peter端起一边的蜂蜜牛奶喝了一口,处变不惊,笑容甜蜜地回答:“上帝啊,这真可怕,可您又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

 

15.

 

“一是,我近期有一项需要花费一生时间的关于爱情中人的变化和新型体验的社会实验,”Peter用科学家的严谨和恋爱者的快活对从糟糕心情中稍稍恢复的Wade说,“二是,你是唯一符合条件的并同我有亲密关系的人选,Wilson先生,你愿意吗?”

 

END.

 

1.紫悦是小马宝莉里的魔法小马(x),虽然大陆的译名有些谜

 

2.出自Lovebugs《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原句是“Everybody knows you’re still my lady.”(w

 

3.SW中Han Solo的经典台词“I know.”(我好像用过这个梗233

 



2018-06-10 /  标签 : Spideypool贱虫 277 20  
评论(20)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