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莱花/ME】It's snowing.(fin)

詹姆斯乔伊斯《死者》AU 


总之,莱花是甜的(……

 


Warning:OOC!苏莱总!马总活在对话里!(((特别注意!跟太太们的三百集系列没有关系!!

 


Summary:Eduardo和他的丈夫走在街道上。

 


Eduardo走在属于冬夜的街道上,他的手里拿着一杯刚从甜品店里买来的可可,他的身边是他的丈夫。

 


街道右侧的屏幕中正播放着新闻,女主持人用没什么感情的音调念着Facebook成立十周年的消息。

 


Eduardo垂下眼睛,睫毛上挂着的细雪连着掉落下来。

 


“六个亿,”Lex搭在Eduardo腰上的手轻轻动了动,“宝贝儿,我以为你已经走出来了。其实我觉得,六个亿也已经够让他的面子挂不住了。”

 


Eduardo点了点头。

 


“你要是实在过不去。我可以公开和Facebook形成对立关系的。”

 


“别,Lex,Mark是个很合格的CEO,”Eduardo的声音从围巾中传来,显得闷闷的,“我们的大学就认识了,他那时候也是这样。”

 


“这我知道,那些媒体们最爱报道这些事。”

 


Eduardo借着灯光看着一片片雪花落进那杯冒着热气的可可中。

 


“……我能跟你说说我大学时候的事吗?你会介意吗?”他看向Lex,眼睛闪亮亮的。

 


“当然不。”Lex用手捂住一只眼睛,又放下,“让我们一起来听听Eddie小天使讲故事吧。”

 


Lex从来没有调查过Eduardo。

 


Eduardo把碎发向后挽去。

 


“唔,其实我们当时关系没有那么差,可以说,十分好。”

 


Eduardo的声音带着雪的轻柔和可可的甜蜜,他像是在讲述一个年代很久远的故事,只不过它不是用“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的。

 


Lex偏过头,欣赏着Eduardo安静而又认真的侧脸。

 


与其说Eduardo是在讲大学时光,不如说他是在讲他和Mark Zuckerberg。

 


Eduardo从柯兰克公寓讲到Facemash,从Sean Parker讲到帕罗奥图,平静,美好,青涩。

 


他们在一个岔口向右转。

 


Lex从来没有调查过Eduardo,因为后者拒绝。

 


他们回到家里,Eduardo帮Lex摘掉围巾。

 


这条围巾是他坚持让他戴上的。

 


Eduardo的故事还在继续。

 


Lex轻轻地皱了皱眉。

 


“Eddie,你一直爱着Zuckerberg,对吗?”

 


这一点Lex早有察觉,即使Eduardo这种情感的表达细微至极。

 


“是的,”Eduardo眨了眨眼睛,“我爱过他。”

 


I have ever loved him.

 


这种表达方式Lex很久没有听到过了。

 


“所以说,你不爱他了。是因为他背叛了你?”他的语气沾染上了明显的不满与轻蔑。

 


“不,不是。”Eduardo坐在了床沿上,他摸了摸自己有些红的脸。

 


他开始讲述加州雨夜,他第一次如此细致地表达出那天他的心中所想。

 


他说,他冻结账户的时候,甚至还想过如果Mark立刻跟他道歉他就表白。

 


说到这儿他轻轻地笑了一声。

 


接下来便是这个故事的核心了,那场天价官司。

 


Eduardo讲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都被一种歉疚和轻微的悲伤所笼罩。那种感觉,那种永久的隔阂,他还记得。即使经过岁月,有些模糊。

 


故事结束了。

 


Eduardo这才开始回答Lex的问题,他说:“因为我没有理由再去爱他了。”

 


Lex的心口剧烈地疼了一下。

 


他的丈夫抬起头,他的眼睛里有他。

 


“谢谢你能听我说过这些。真的,我第一次跟别人说得这么多。以前我只要一想到这些只想哭出来。谢谢你带我走出来。你跟他很像,Lex。但是你比他成熟多了。”

 


如果十年前他们没有青春的任性和无谓,如果Mark没有忘记雨夜的约定,如果Eduardo没有悲伤地独自离去,现在坐在Eduardo对面将会是另一个人,Eduardo晚上将会给另一个名叫Mark的人热一杯牛奶再让它凉到明天早晨。

 


Eduardo在某个瞬间想过这些如果。

 


It's snowing.

 


他掩住半边脸,肩膀微微地颤抖着,他压抑着十年前的伤痛。

 


Lex嘴角轻佻的笑容消失了。他用力地抱住Eduardo,Eduardo在他怀里,轻轻地抽泣着,洒下一捧解悲释怀的泪。

 


Lex从口袋中摸出一颗水果糖,他剥开彩色的糖纸,放入Eduardo的口中。

 


然后温柔地吻上了他。

 


水果糖融化在高温的口腔中,融化在这个吻中,融化在温情中。

 


Lex保持着这个姿势,把Eduardo安置在床上。他拍了拍Eduardo的脊背,像在安抚一只被火烫着了的小猫。

 


他的金发在眼前摇摆不定,他最后呢喃了一句,不清楚在说给谁听。

 


Lex说:“无论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钟声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虚无而飘渺,已经12点了。

 


Lex极轻地将胳膊抽出,他坐起身。

 


他已沉沉睡去。

 


Lex看着他的睡颜。他有信心,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愈合Eduardo身上那道名为Mark Zuckerberg的伤痕。

 


窗玻璃上传来几声轻轻的敲打,他朝窗户转过脸去。雪还没停。他困倦地看着雪片,银白而灰暗的雪片,斜斜地落在路灯上。是的,报上说的对:这座城市普遍在降雪。雪落在黑暗的中央平原上的所有地方,雪落在不长树的小山上,雪轻柔地落在Eduardo曾经爱着的人身上。他倾听着雪隐隐地从宇宙洪荒中飘落而来,隐隐地飘落,像最后时刻来临一样,飘落到所有爱着与被爱着的人身上。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fin.

 


注1:最后一句话出自《飘》ww

 


注2:别看了,最后那大段描写改自《死者》最后一段qwqqq(。

 


一些扯皮:写完最后一句话,我的眼里不禁充满了悔恨的泪水,乔伊斯大大我对不起你!!(……)马总我也对不起你!!(……)

 


哈哈哈总之对于莱花来说,这是一个大写的HE(喂),莱总总有办法让花朵走出来的。

 


莱总不是替身,不是!!!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评论(16)
热度(96)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