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Saving Mr.Zuckerberg 04(fin)

【收看前文:01 02 03

 

Warning:AU,犯罪夫夫预警,傻白甜,OOC,BUG巨大,放飞自我,没啥细节描写只靠对话撑起。

 


Summary:Eduardo发现了Mark的一个秘密。

 


1.

 


“坐下。”

 


Eduardo舔了舔嘴唇,坐在了椅子上。

 


“Mark你得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这其实是一个……”

 


“非法组织?”Mark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Eduardo不安地迅速抬眼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Mark,几乎整个人都要缩进椅子里。

 


如果Mark现在掏出手机报警,Eduardo绝对不会阻止他的。

 


2.

 


Mark俯下身,蓝色的眼睛里有些东西在破碎,重组。他用手轻轻地捧上Eduardo的脸,然后吻上了他。

 


Eduardo瞪圆了眼睛。

 


他心里有个小人在大喊着什么弄得他脑子嗡嗡直响,他试着推了推Mark,没成功(事实证明他并不想推开Mark)。

 


最后,Eduardo妥协地闭上了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他往下滑了滑,温顺地搂住Mark的脖子。

 


这个姿势实在不很舒服。

 


3.

 


Mark松开了Eduardo,挑起嘴角,露出一个几近开心的微笑。

 


“所以,这是一个……告别之吻?”Eduardo脸颊发红,眼睛里氤氲着一层雾气。

 


“一个替警方解决那些不是太有良心的资本家的组织,Wardo?”

 


Eduardo张了张嘴。

 


“我还知道Christy是你的同事,事实上我入侵了你的电脑。所以,Wardo,你还记得你们组织Boss是谁吗?”Mark语调轻快。

 


“M.Z……shit。”Eduardo捂住了脸。

 


这一定是个错觉。

 


4.

 


Mark郁闷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掏出来的花,显然没受到什么好待遇,花瓣已被蹂躏地不成样子。

 


Eduardo眨眨眼睛,露出一抹甜笑。

 


Mark急中生智。

 


“……倘若这些凋落的残花,能有一朵你觉得美丽。”

 


“爱将会将它吹送,安息在你的发丝。【*】”Eduardo准确无误地接完下半句,惊喜地看着Mark,“天啊,亲爱的,我还以为你会把我的书都用来垫桌腿了呢。”

 


Mark撇撇嘴,“我不会干这种事的。”

 


Eduardo拍拍Mark的手背,“如果你想说的与我心中所想的一致,那么我接受啦。既然如此,我以后是不是能少接点儿高危的任务了?”

 


“当然。至少这种需要色诱的不会让你接了。”

 


5.

 


“见鬼,你刚才是说抢走我们小Edu的那个混蛋居然是咱俩的顶头上司吗?”Christy有点儿头疼。

 


Eduardo咬着下嘴唇。

 


“答应我,千万别告诉别人,好吗?”

 


“婚礼上伴娘的位置给我留着。”

 


“……成交。”

 


6.

 


“请问您是Eduardo Saverin先生吗?”

 


Eduardo看着对面一脸激动的咖啡厅服务员,温和地笑了笑。

 


“是的,女士。”

 


“嗷嗷我没看错对吧?说真的我关注你可长时间了,华尔街一枝花!所以说现在你能收下这份礼物吗?”Sarah指了指Eduardo面前的纸杯蛋糕。

 


Eduardo偷偷看了一眼黑脸的Mark。

 


“呃,当然,谢谢你。”

 


Eduardo轻轻地撕开纸包装。

 


然后Mark握住Eduardo的手腕,在Sarah一脸懵逼的表情中,开始吃Eduardo拿着的蛋糕。

 


Eduardo窘迫地用另一只手捂住眼睛,并试图忽视舌尖舔舐手指的触感。

 


Sarah:我的三观就这么碎在了地上。

 


“味道挺好的,谢谢你。”Mark最后这样说道。

 


Sarah想辞职。

 


Eduardo开始担忧这个妹子的命运。

 


“嘿Mark……你是在生气吗?或者说,吃醋?”Eduardo有点儿想笑。

 


“你得补偿我。”Mark一字一句。

 


“……是我想的那种吗?”

 


“嗯哼,这不会太疼,亲爱的。”

 


7.

 


Dustin等人对暴君夫人简直到了一种依赖的地步。

 


不管Zuckerberg上一秒脸上写着的冷漠有多大,只要Eduardo喊一声“Mark”,猴子们就知道自己得救了,上帝派来的Wardo天使拯救了他们。

 


James托腮思考。

 


暴君有了小男友之后果然不一样,嗯没错或许大家都是时候谈个恋爱了。

 


“这个错了,重做。”Mark的声音响起。

 


……我就开个玩笑。

 


James如是想。

 


8.

 


Mark临下班前跟Sean说他想求婚。

 


Sean表示完祝福以后摸摸下巴,一本正经地告诉他首先得需要一部好电影和一枚看起来就很值钱的戒指。

 


基本套路。

 


9.

 


Mark也不明白《泰坦尼克号》的影碟怎么就变成了《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

 


一片黑暗中只有电视屏幕发出微弱的亮光。

 


Mark将头放在Eduardo的膝盖上,重点显然不在那个丧病的电影上。

 


“Wardo,明天我们去登记吧。”

 


“……What??”

 


Eduardo惊呼出声,无意识地揪了揪他的卷毛,Mark倒吸了一口凉气。

 


Eduardo摸索着打开灯。

 


电影正进行到Emma Watson手中的斧子差点儿砍到Jonah Hill的脸上,James Franco大喊他绝对不会开枪射她。

 


Mark已经站起来了,手中拿着一个环状的东西。

 


“你知道Wardo,你如果不同意,我可以命令你同意的。”

 


Eduardo好笑地看着他。

 


“但是,Mark,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手上拿着的不是楼下便利店卖的糖果戒指吗?”

 


Mark眨眨眼。

 


“好吧,被你发现了。我临时决定的,银戒店已经关门了,我明天再补给你。”

 


Eduardo大笑起来,随后他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轻轻地抱住Mark。

 


“宝贝儿,我同意了。你知道我不缺钱。”

 


Mark在Eduardo的后颈落下一个吻。

 


10.

 


Mark Zuckerberg,一个上辈子拯救了世界换来这辈子顺风顺雨抱得美人归的男人。

 


fin.

 


*For if of these fallen petals

 


One to you seem fair

 


Love will waft it till it settles

 


On your hair.

 


摘自Wilde大大的《To My Wife:With a Copy of My Poems》

 



评论
热度(60)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