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毁名篇/小甜饼】He and The Star(fin)

欧亨利《带天窗的房间》AU


Warning:依然对欧亨利大大爱得深沉,但我对不起他……可能对原篇理解有误qwq,ME以及蜜汁CDx, 完全砂糖w,马总不是人x但是有人型x,OOC和Bug都是我的锅,瞎几把扯


Summary:Eduardo搬进了一间带天窗的房间,并与一颗被他命名为Mark Zuckerberg的星星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1. 

 

Eduardo选择了楼顶那间房,因为它最便宜。不过再过几天他便可以告诉自己,这间房晚上一抬眼就可以看见的那片星空很漂亮——这不是安慰。

 

他拉着行李箱走在走廊里接受着所有人的目光洗礼,因为他穿着的Prada西装,因为他那双比巧克力还要甜的斑比眼。

 

所以说为什么我都已经这么穷了还要穿得这么好……

 

Eduardo想着,走了一小段台阶,打开了门。

 

2.

 

Eduardo发现这间房实在是太小了,以至于他每天晚上透过天窗看到的那一小片星空就像是他的整个世界。

 

他尤其喜欢一颗星星——不,不是那颗最亮的星星,而是他旁边的那颗星星。如果你问他为什么,他就会耸耸肩,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感谢他即使紧挨着最好看的那颗星也让我看见了它?” 

 

围观群众表示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Eduardo有时会对天空抱怨几句,即使他其实是在跟特定的星星抱怨,即使他并不知道房间门的隔音效果好不好。

 

他突然觉得总是称呼它为伙计不太礼貌,于是他便开始叫他Mark——Mark Zuckerberg,有名有姓的那种。

 

3.

 

Eduardo一脸悲伤地看着眼前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的房客们——本来他已经找到了一个高薪又适合他的工作,但是在今天他却因为太过看重于情感被人骗了。他被辞退了,他搞砸了。

 

“Edu?”一个红发小伙递给Eduardo一瓶啤酒,“怎么了?”

 

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Eduardo还是挺喜欢Dustin的,他摇了摇头。

 

Dustin撇了撇嘴,晃了晃了Chris的胳膊,后者也正无比纠结地看着Eduardo。

 

一旁的Sean见此情景幽幽道:“他悲伤不是很正常吗,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Eduardo不难过了,他抬起头冷漠地盯了Sean几秒。

 

4.

 

隔天早晨Dustin又看到了那个极度温柔的Eduardo,他立刻就明白了。

 

等到那个习惯性挺直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Dustin才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跟Chris说:“Edu他愿意跟那颗该死的星星倾诉也不愿意跟我说,Chris你说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Chris挑眉看向Dustin,“Edu爱你才不正常好吧?”

 

5.

 

Dustin他们好几天都没有看到Eduardo了,他这几天早晨早出晚归的,口袋里的钱却一天比一天薄。

 

Chris提议今天晚点儿睡,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等到Eduardo,Dustin双手赞同,Sean冷漠脸,晚上却还是出现在了客厅。

 

这次他们看见Eduardo了——他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消瘦了,身上的西装也不见了踪影,只有孤零零的一件白衬衫。

 

Dustin快要哭了,Chris紧皱着眉,Sean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Eduardo的眼角红红的——他很累,甚至多不出力气跟朋友们打个招呼。他只能微微吊起一边嘴角。

 

所以夜深人静之时诡异的一幕上演了:三个黑影蹑手蹑脚地贴在了Eduardo房间的门上,细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没有人愿意接纳我,甚至连我父亲也不理我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声音止住了,三个人在黑暗中用眼神交流了一下,谁也看不懂谁要表达什么却还是默契地集体撤离了。

 

于是他们没有听见那句隔了好半天才响起的软软的“Good bye,Mark.”

 

6.

 

Sean手忙脚乱地从楼上跑下来,冲着正在客厅里准备早餐的两人喊道:“我劝你们赶紧把Edu房间门撞开吧!门从里面锁住了,而且我他妈的都快把手指敲烂了也没人应声!Jesus!”

 

Dustin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又因为疼痛感有点儿后悔。但他没顾得上这些,紧跟着Chris上了楼。

 

相比之下Chris就冷静多了,冷静到手开始发抖。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点儿颠覆他们的世界观了——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Eduardo房门前,他们眼见着这个卷毛极其暴力地踹开了门。

 

Dustin愣在了原地,“Oh God,他怎么上来的!Chris你昨晚没锁大门吗?”

 

Chris刚扒拉开挡着自己的Sean,那个卷毛就抱着昏迷了的Eduardo走了出来。

 

“Sorry……”Chris捋直了舌头想说些什么,但是那个青年周身的低气压剥夺了他问问题的能力。

 

他们只好眼睁睁看着他飞快地把Eduardo抱下楼,把他弄进了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车里。

 

“Who are you?”Dustin最后喊了一句。

 

“I'm Mark Zuckerberg.”

 

7.

 

Chris第一个反应过来,拽着原地死机的Dustin和Sean赶往车库,把他俩塞进了车里。

 

Dustin几乎要泪流满面了:“我就说嘛Edu是小天使,你看连星星都听得见他的声音……”

 

“这没可能啊,生活在21世纪的我们不应该相信科学吗?”Sean揪了揪头发,这太可怕了。

 

8.

 

Eduardo只是因为连续几天没有正常进食再加上压力过大而暂时昏迷了。

 

他睁开眼,看到一个以前从没见过的苍白面孔吓到差点跳起来。

 

奇怪的是,他没对那个人慢慢靠近的动作做出一点儿抗拒的反应,Mark那张线条锋利的脸上染上些笑意,他轻轻地抱住了Eduardo。

 

Eduardo迷迷糊糊地回抱住他,当他真真实实地拥紧了他后,几乎是惊慌地睁大了眼睛。

 

“Sorry,Mark?”

 

他并非不能确定,而是无法相信。

 

“I'm here,Wardo.”

 

9.

 

“所以说Mark为什么可以管Edu叫Wardo而我不行?”Dustin无比气愤地向Chris控诉。

 

Chris默默地,“因为Edu是他男票。”

 

Dustin的声音几乎提高了一个音调,“那你做我男票好不好?这样我就可以整天ChristyChristy地叫你了!”

 

“前半句我同意,后半句……好吧你开心就好。”

 

Dustin又以他独特的方式挂在了Chris身上,激动地喊了一声Christy。

 

Chris露出一个笑。

 

Sean默默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狗粮并表示呵呵。

 

10.

 

带天窗的房间确实很小,不过也挺好的。

 

Mark一边紧紧贴着Eduardo分享着一个晚安吻一边想到。

 

他细致地在一小片星空下亲吻着他家Wardo,直到听见Wardo黏腻的呻吟声才放开他。

 

“我以前经常在白天想念你,如同正在想念一个远方的爱人。”

 

10+1.

 

Eduardo: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把你命名为Dustin了。

 

Mark:……哦。

 

Dustin:???

 

Fin.

 


评论(5)
热度(63)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