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我们一起学沙雕叫,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强行愤青,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墙头过多数不过来,砂糖选手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Halbarry】In Your Voice So Ture(ABO/fin.)

Summary:4个必要的亲吻,2个糟糕的发情期和1个失败的求婚。

Before:ABO(两个装B的AO(x),一个闻不到信息素的强势的Omega,傻白甜,就是甜(),喜剧,OOC,BUG,私设,已完结

 

1.

 

“你能给我一个吻吗?”

 

这是Hal Jordan以Hal Jordan的身份对Barry说的第一句话。状语是在可丽饼流动摊铺前,Barry即将收拾好回家之时。

 

他被噎了一下,微微偏过头,视线捕捉到一头被吹乱的棕色头发、嘴角沾染的巧克力酱。

 

“哦——”Barry清了清嗓子,正视最后一位顾客。对面的眼睛里的光芒折射了路灯,鼻子两侧有一些红色,“天啊。先生,你喝醉了。”

 

“嘿,我清醒着呢。”

 

“好吧。”Barry抿着嘴角微笑起来,又一次徒劳地吸了吸气,“那么,我要说,我是个——”

 

“不,我完全知道你在担忧什么,亲爱的。哈,我猜,我也是个Beta。”Hal说着,语调飘忽而坚定,浑身散发着辛甜的酒气逐渐靠近店主,攥住对方的手腕——Barry的笑容因为这个不足够礼貌的动作添上了一些明亮的色彩,“让那些仅仅为了肉欲的结合者见鬼去吧!他们永远不会懂,我们这种情感……”

 

这是酒精导致的胡言乱语;这是一种触觉——像是某种翅膀、某种羽毛在他的心脏上游走的触觉。Barry屏住呼吸。他的世界里只有基本构成世界的气味——可丽饼里的黄油,雨水侵湿的泥土,昂贵的口红和装在木桶里的葡萄酒。

 

从他问出那个于他而言尚难以理解的词语——“信息素”是什么意思,妈妈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他时,Barry本就应该理解这一切。

 

Hal把嘴唇贴上Barry的额头。

 

Barry用力眨了眨眼睛,当他意识到他有多渴望这些柔软的触碰时,浓烈的酒味已经淡去。他抬起头,步伐摇晃的青年跺了跺鞋跟,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咧着嘴角。

 

“我会回来。我会找到你。爱你。和你结婚。与你生活——[1]”

 

他逐渐降低分贝的单词被灌进粗糙的风里,Barry试着去抓住它们。

 

他完蛋了。Barry咬住嘴唇。他醉得彻底。

 

2.

 

他像是不记得任何他做过的蠢事,在摊铺前装模作样地感叹在这个时间想要买到一份早餐的不容易。Barry好心地不去揭穿这位可爱的Beta青年。

 

接下来的走向就比较明显了——每天的排队,刻意多加的巧克力酱,一些轻快的笑话。当Hal伸出手拨开Barry因为过快的新陈代谢来不及处理的碎发时,他们甚至只是对视了一下。

 

“什么,我刚刚做了什么吗!抱歉冒犯。”

 

但Hal的语调听起来丝毫没有抱歉意味。

 

所以,当Barry在雨天把看起来极度糟糕的对方搀扶回家时,这实在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

 

“我不敢相信,”Hal一面往嘴里倒着退烧药,一面囔囔着,“你完全不担心我是个什么被通缉的杀人狂。”

 

“你是吗?”Barry故作惊讶地说,“来吧,那就让我看看你为我准备了什么。原来你现在连手臂都抬不起来是装出来的。”

 

Hal生气地盯着他,但抑制不住上扬地嘴角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最终他们大笑起来。

 

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着什么脱口秀节目。Barry往嘴里扔着廉价的外卖披萨且残忍地拒绝了Hal的注视,因为健康状况仅允许后者吃掉一碗高纤维麦片。

 

“我一直想知道的是,他们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Hal思考了一会儿才理解出这句话的含义,他回答说:“别为了这个烦恼,朋友。Beta总是非常有用处——”

 

“不。”Barry轻声说,“我不太一样,我无法感受任何信息素。而这似乎不是什么疾病。”

 

“也许你只是还没有遇见——”Hal轻咳了一声,揽过Barry的肩,亲昵地用鼻尖蹭了蹭对方的脸颊,“我是说,那从来没有什么好的。大多数人的信息素都愚蠢得要命,它们远不及快餐令人愉快。”

 

3.

 

Barry——闪电侠挣脱开绿色具化物的束缚,他用一秒钟赶到,用三秒注视着那个熟悉的笑容。

 

“我的天哪,”最后,绿灯侠惊喜地埋在闪电侠的后颈处吸了一口气。围观群众很茫然,后者同样茫然,完全不敢深呼吸,“我就知道,金发天使,你不是个平凡的人!”

 

4.

 

“这便是绿灯侠和闪电侠的相遇故事,棒极了。”Oliver大声嘀咕。

 

“当时我就想,我要和他结婚。”Hal说,露出一个最甜蜜的傻笑,丘比特精心出品的那种,“他是我见过的最正直,最善良——”

 

Oliver试图拒绝往下听:“先讲讲后面的故事,谢谢。”

 

5.

 

“看起来你还不知道,小子。”寒冷队长抱着胳膊,下一秒即将作出的动作介于指着绿灯侠的鼻子大骂几句和嫌弃地推走他们之间。

 

Hal只能试着把放在正在地上打滚的速跑者身上的目光移开,而浓烈的信息素的气味却不肯停止地在他的鼻子上、大脑里跳跃。

 

“但我们甚至不是什么追求者和被追求者的关系。”他哀嚎一声,决定先抛开疑惑。

 

“——这他妈是你犹豫的时候吗?”Snart尖声说,Hal无法理解这位反派脸上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他几乎手忙脚乱,不断在心里尖叫并思考这是否合法。清醒些,Jordan,你不是什么清纯高中生了。你需要的只是——

 

Barry挣扎了一下,“我能自己往前走。”他宣布。Hal只得扶住对方的肩膀,在注意着他不被东西绊倒同时注意着这幅奇怪景象不会被人注意到。

 

他们总算跌入沙发。Barry深吸了几口气后按住准备起身的Hal,说:“我很抱歉隐瞒这个,Hal,我只是——”

 

“没关系。我不——我不会对你生气的,宝贝儿。”

 

不。老天。他没办法说他不在意。

 

他在意。无数情况暗示了他这一点他却始终只是及时掐断自己的联想。他在意——操,为什么?

 

为什么Barry还没有把按着他大腿的手拿开?

 

“那么,Barry,现在——”

 

“不,”Barry迅速用一只手捂住Hal的嘴——Hal疑惑他到底为什么还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好极了,现在他几乎坐在他的腿上了。

 

“Barry!”Hal抬高音调,声线因为空气中翻滚的、甜蜜的信息素和火热的身体接触而颤抖,“我才是需要抱歉的那一个。我现在不该出现在这儿,因为一个发情期的Omega不应该和一个身体机能健全的Alpha共处一室,你知道我的意思。”

 

Barry瞪着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他倒在沙发上,“我早该知道的。”

 

“我的信息素派不上用场,”Hal说,急忙站起身,呼吸艰难地进行,“我在这儿没有用处。Barr,我必须去买些抑制剂。上帝,希望我有足够刀去买注射型的……”

 

他移动到了门口。Barry把脑袋放在沙发把手上,给了Hal一种可怜兮兮的感觉——错觉。

 

“我神志清醒。你现在只要迈出这个门,”Omega说,语调柔软而坚定,“我一定永远把你的备注改成‘巨大的混球’。”

 

6.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你不会想听了,”——Oliver感激地看了Hal一眼——“我们之间有了暂时联结。”

 

“这太完美了。所以接下来不就应该是结婚和奶孩子了吗?”

 

“我总是这么希望的。”Hal干巴巴地说。

 

7.

 

美好的罗曼蒂克故事总有些曲折。比如迟钝细胞,比如迟钝细胞,比如迟钝细胞。

 

——[美]Harold Jordan

 

8.

 

当Barry加入某个超级英雄组织,平时的饮食能够找某位背景神秘的人报销时,周末的兼职便没有必要做下去了。但这显然不会使制服下两位普通人不再接触。

 

而作为联盟内的珍稀物种,没有人获悉过闪电侠信息素的味道。过多抑制剂的使用导致了这一点。直到那种淡得不可察觉的气味被另一种强烈的气味覆盖。

 

注意到这一点的人感到惊恐。

 

他们把范围从某个Alpha的信息素确定到了某位灯侠的信息素。无辜的钢骨站在了闪电侠面前,问:“嗨,我是说,请问你是被绿灯标记了吗?”

 

这是什么危险发言。见鬼。

 

“呃,不——”闪电侠无意识地准备反驳,就站在一旁的绿灯侠捏了捏他的胳膊,他换了种声调,耸了耸肩,“我想是的。为什么不?”

 

于是绿灯侠和闪电侠正在热恋的消息在几分钟内传遍了联盟。原谅他们。因为各自的秘密身份,他们平时能够拿来谈论的事物实在是不够多。

 

事情演变为了两位绯闻的主角接受一群超级英雄的质问。

 

“不,我们只是朋友!”Barry叫道。Diana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们一番,用极具说服力的语调说:“你们不能总是做些绝对超出了朋友范畴的事情还拒绝承认这一点,亲爱的。”

 

Barry塌下肩膀。他挪动了一下椅子,凑近正若有所思的另一个人,在无数目光的投射下响亮地在Hal的嘴角亲了一口。而后者永远也忘不了与他近在咫尺的混合信息素味道和刚在对方口腔里融化的柠檬薄荷糖所带来的气息。

 

“瞧见没,我们应该解放思想。AO之间可以有纯洁的友情,朋友之间这么做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一秒之后,闪电侠愉快地说道。

 

9.

 

信息素乱七八糟地交织在一起,加上色彩不明的灯光,使Hal感到头昏脑胀。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的处境。老天啊,他到底什么时候又招惹什么人了?

 

在酒吧的桌子间的坐着的Barry显然也有同样的担忧。

 

一个蓄了一圈胡子的人揪住Hal的领子就把他拽到了圆台上,然后,现在,吹了声口哨,发言:“这就是我们英勇无畏的小Jordan!那么让我看看,他为什么有勇气那么做——”

 

“嘿伙计。也许你能说得明白点儿——”

 

Hal的挣扎被打断:“只是让我明白,假如我割了这个混小子的下半身,你们还有人愿意约他吗?”

 

这近乎算得上侮辱了。但Hal并不是非常在意。嘈杂的交谈声被粉碎了,老天。在那些从他一进酒吧就盯着他看的人里,不会有人站起来为他说话的。没人会为了他得罪一个——呃,他身旁站着的这个人的。

 

他在意的仅仅是——

 

Barry猛地站起身,一个玻璃杯掉在了地上,他先是给予老板一个抱歉的眼神,接着坚定地说道:“我愿意。”

 

这情景似乎与Hal在单膝下跪后发生的场景重叠了。不。等等。

 

Barry踢开几把椅子,走上前,蓝色眼睛里好像有字面意义上的愤怒火花在闪烁。他吸了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我愿意,先生。请你放开他。”

 

“哈!”那个混蛋Alpha显而易见没有料到现在的情况,他上下打量着Barry,“那么,让我猜猜,小妞儿,Jordan对你真算不错。他为什么没有标记你呢?你总得知道,他是个穿上裤子——”

 

在所有人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Barry一拳砸在了对方的眼睛上。

 

10.

 

好吧,请别忘了,Barry可是个能抱起绿灯侠还感叹“哦他真轻”的Omega。

 

Hal揉着Barry的手腕,半是无奈半是愉悦地盯着他。

 

“好像有点儿疼。”Barry柔声说,“你得赔偿我两个汉堡。”

 

“成交,亲爱的。”

 

“要不还是四个吧,我晚餐没吃多少。”

 

“你真是个天使。”Hal笑起来,比划了一下,“——当你从那儿站起来时。”

 

一个飞快的亲吻落在Barry的鼻尖上。

 

11.

 

“是的。”绿灯侠说,面对着无数闪光灯,这语气有着一点儿威胁意味。但伟大的记者们并不为之所动。

 

毕竟当暴力或血腥已经被报道足够多了时,媒体就会把注意力放在一些别的什么东西上。比如他的什么前女友,比如他对狂热粉丝的态度,比如——

 

“上帝啊,”绿灯侠撇撇嘴,耸耸肩,“我说过了,这和我真的没有关系。大多数时候我确实会送那些冲我叫‘我爱你’的美丽女士一个飞吻,但这难道不像是出于礼貌吗?”

 

闪电侠有着同样的焦虑。他太饿了。他需要一些高热量、高蛋白的东西而不是继续和这些记者站在这儿吹冷风。

 

“我可以作证,他真的是。”

 

在他说出这句话时,记者们手里的摄像机一致转移了目标。Barry吐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侧过头,在Hal没有被制服覆盖的太阳穴处印下了一个吻。

 

新的报道材料接踵而至。

 

12.

 

Hal用钥匙打开Barry家的门——这句话也许包含了很多信息但这真的是他们众多小协议中的一个。Barry为Hal提供一个临时住所,Hal为Barry打扫一下房间(尽管后者做这件事明明更快一些),或者准备一些营养的餐食。

 

“呃,Barry,你在——做饭吗?”

 

Barry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奶酪苹果派在上面冒着热气,令人雀跃的气味快活地塞满房间。

 

“我试着——做了点儿吃的。”Barry鼓了鼓脸颊,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摊开手,“不来尝尝吗?”

 

Hal认真咀嚼后咽下食物,你还以为他是什么美食鉴赏家。最后他皱皱鼻子,开口:“天哪,为什么我突然发现这种——苹果派并不是很合我胃口?我有权利挑剔吗?我还能重温一下你可爱的摊饼手艺吗?”

 

13.

 

“事情就是这样,”Barry把头埋着沙发靠垫里试图装死,他的好友Iris冷酷地把他捞了起来。

 

“你想说,他不喜欢你的信息素。”

 

Barry可怜兮兮地点点头,抓住Iris的胳膊,“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的信息素实际上是可丽饼味,你可以吗?”

 

“不,我的爱,我不可以。”Iris残忍地回答。

 

Barry在女Alpha的注视下瞪了眼前的药瓶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抹了把脸,像在喝酒精一般把口服抑制剂倒进了嘴里。

 

“你非要这么委婉吗?”Iris翻翻眼睛,质问道,“你真应该知道的,你家里现在每一件物品几乎都有一位Alpha留下的信息素味道。而这绝对是刻意为之的。”

 

“可这是件严重的事,”Barry言之凿凿,“就像我说什么也不会和一个中药味的人约会。”

 

Iris皱起眉头,这动作只持续到了敲门声响起的第一秒。Barry怀着一颗绝望的心拖着步子,拉开了房门。

 

“——哇哦,Hal?”

 

Iris悄悄地、敏捷地从Barry身旁溜了出去,顺便不忘投以他们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我想起警局里还有一些文件没处理好,伙计,你可以留在这儿,但是我——”

 

“Barr。”

 

Hal用你所能想象出的最迷人的声音说,拦住了屋子主人的去路。

 

“哦,见鬼。”Barry诅咒了一句,当Hal出现在这儿时,他的呼吸就开始急促,心脏的跳动开始不科学。现在,一些潮红开始呈现在他的脸颊上了。

 

“等等……”Barry咬着嘴唇,努力在一团糟的脑袋收拾好并控制住自己不去直接把舌头伸进对面的人的口腔里。

 

“Iris——等等,药瓶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她真是个好姑娘,有机会我会在飞行员里给她介绍个约会对象的。”Hal翘起嘴角,向前迈了一步,完全进入了对方的私人空间。

 

“呃——我很抱歉,上一次,”Barry嘟囔着,“也许你应该离开,毕竟苹果派的味道不是那么美妙,我是说——”

 

“而我的意思仅仅是,什么见鬼的心理学和生理学表明,你总知道,一些东西尝试过最好的之后,其他的便只能称得上差劲儿。”Hal说,把两只手放在Barry的肩膀上,看着后者抬起眼来盯着他瞧,“虽然你似乎属于放了太多糖霜的那一类,Barr,但你依然是尝起来最棒的。”

 

这句话没有什么暗示意味,绝对没有。

 

14.

 

“我仍然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寒冷队长都知道你的性别。”

 

“可我从来没有隐瞒过这个。不然你以为,以我糟糕的手艺,那个摊铺前为什么会有那么一串队伍?”

 

Barry意识到了Hal的沉默,他用手臂撑起身,直视着那双棕色眼睛,咯咯地笑起来。“你嫉妒了。天哪,你嫉妒了!”

 

15.

 

当他在他的后颈上留下咬痕,永久标记他时,一些新的感受一股脑地涌进了Barry的世界。房间里结合后的、充满了每个角落的信息素,确实像是放了过多糖霜的奶酪苹果派,以及——

 

“事实上,你那天晚上并没有醉得一塌糊涂,以至于向一个陌生人索吻,对吗?”

 

Barry说,又使劲吸了口气。他清晰地看见Hal耳朵上的红色(老天啊,红色)和不受控制上扬的嘴角。

 

“而你的所谓的病症,在那时就已经有了愈合的迹象,我的男孩。”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Barry圈住Hal的脖子,“你的信息素是被红葡萄酒浸过的木桶。”

 

16.

 

“所以你到底要在我这儿咨询什么,”Oliver质问,看着毫无廉耻地、用一只手托着脑袋、不停对着另一只手上戴着的银戒傻笑的Hal。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小时,在Oliver把对方扔出去之前,Hal都在夸张地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的同时哭诉他的未婚夫拒绝了他精心准备的求婚因为他不能接受同一个人的求婚两次。

 

Fin.

 

1.出自《赎罪》,后半句是“毫无羞耻地与你生活”。

 

2.题目出自《Fuerteventura》,非常甜的一首歌了,每次听都脑的是Hal唱给Barry哈哈哈哈(我觉得海星.jpg

 



2018-04-01 /  标签 : 绿红HalbarryJL 178 8
评论(8)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