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我们一起学沙雕叫,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肥宅快乐人,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墙头过多数不过来,砂糖选手
企鹅是3500134531
Web@如如如如果君
真的非常冷清,欢迎来找我玩鸭!(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绿红】Romance on the Coin/硬币情缘(AU/fin.)

Summary:没人告诉过Hal当他的死对头单膝下跪向他求婚时他该作何反应。

Before:一个迷之无能力AU(绿灯集团发言人/闪电报记者?),假扮情侣,砂糖砂糖,OOC,无逻辑,莫名其妙

就是想写一个比较对立面的Halbarry哇,以及依然充满了沙雕爱情喜剧气息(x

1.

 

老天啊。他看着面前正以一只膝盖紧贴地面的姿态、拿着一个装着货真价实的戒指的盒子、蓝色眼睛令人痛恨地闪烁着甜蜜和期待的人,不得不努力去忽视路过的女孩不时投来的目光和惊呼声,以及他胸腔里的跳动声——它的分贝高得吓人。

 

这不科学。Hal疑惑,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难道不应该正在和他的死对头谈话吗?

 

“呃,呃——”见鬼,别再呃了,Jordan,“所以你终于发现我令人无法忽视的魅力了,宝贝儿?”

 

天啊。为什么真的有人停下来围观?老实说,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赶去工作的路上谈话?

 

“所以你会答应的,是吗?”Barry说,轻轻地咬了咬下嘴唇。

 

不,我没有。Hal捏了捏鼻梁,失去了把这当作一个玩笑来看待的勇气。

 

“我必须尽快证明自己的——”Barry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我是说,性取向。你总得知道前几天那件事关系着我们报社的生死存亡。并且这并不是一枚求婚戒指,也许是订婚戒指——这不重要。”

 

“哦,这不是你向你的冤家单膝跪地的理由。”

 

“但其他的同性朋友对我来说都是真挚的朋友,我无法对他们做出这么不得体的事情。”Barry眨眨眼睛。

 

好极了。好极了。“这真使我感到荣幸。”Hal干巴巴地说,“但我没有理由答应你。正如你所说——而如果闪电报倒闭了,我才要拍手叫好呢。”

 

他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一下,像是担心Barry会一拳打断他的鼻梁。

 

但这事儿没有发生。相反,对方依然以那种无人能够拒绝的诚恳目光盯着他瞧。当Hal即将开始担心Barry的膝盖时,它离开了地面。

 

它的主人把手机屏幕摆在他面前,“这是你答应我后你会得到的报酬,亲爱的Jordan先生。假如你对我的信誉有疑问,我也可以拟一份合同。有效期半年。”

 

“你真是个混球。”于是Hal终于找到理由把这个Barry无数次赠予他的形容词扔回去,他对着那个足够一个中东地区的家庭运转好几年的数字做了个鬼脸,“好啊,拿金钱收买一个正直公民!请你记住,记者先生,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没可能得到我的心。”

 

Barry看起来颇为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接着颇为认真地说:“那好吧,我只买你的身体。但要减一半的钱。”

 

Hal抱起胳膊。

 

“最重要的是,”转转眼睛,“你永远不会知道实际上我还掌握着关于Hal Jordan的多少材料,反面的那种。”

 

“——我恨你。”Hal试图咬牙切齿地说,但因为那个近在咫尺的明亮笑容不太成功,“以及我同意了。”

 

“那么,非常非常感谢您以及再见——”

 

这句无情的话的尾音还没掉在地上,就被另一句飞快的“别揍我,我现在有权利这样做”打断了。当时的情况是,Hal微微向前倾身,把对方曾经向他吐出过不少尖锐问题的嘴唇贴在了自己的上,并在迷茫的Barry来得及回吻之前松开了它。

 

后者不清楚自己在大街上站了多长时间。总之,等他开始眨动眼睛时,嘴角的幅度在不自觉中迅速增加,视线里只剩下匆匆赶去朝九晚五的人群。Barry Allen以一种一点儿都不Barry Allen的方式蹦蹦跳跳地走进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店。

 

2.

 

绿灯集团的发言人和闪电报的Allen记者痛恨彼此,这是一条毋庸置疑的真理。

 

据传说,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Barry站起身在一片死寂的会场里提出那个再无第二个人敢于去触碰的问题时,他们就把对方划入了黑名单的第一个位置;Hal曾经对Barry得到这个职位的方式进行若有若无的质疑,而Barry不动声色地讽刺了Hal曾经的两个绯闻女友如今搞在了一起的事实;Barry曾经无所畏惧地跟着Hal进入了绿灯集团的员工专用电梯,没人知道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第二天,Barry发布了一条内容为“我的混球先生”附上一张模糊的[中指.jpg]的Twitter,Hal用官方账号转发了并写道:“Fuck yes!”。

 

Hal Jordan对于发言人这个职位来说太令人惊心肉跳了。如果一个月中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绯闻,那便谢天谢地;但他又确实有着“最漂亮的皮囊”(Barry Allen语),最棒的口才和最好的心理素质。

 

他的死对头最近确实陷入了从未有过的麻烦中而他应该为此庆幸。在某次访谈中,被采访者突如其来一口咬定Barry恐同。在舆论的推波助澜下,这位记者立刻就处于风口浪尖了。他完全习惯了这个,我是说,断章取义、以偏概全;但是报社不,它几乎直接影响着销量。

 

没人告诉过Hal接受自己死对头的假意求婚是否正确,从来没有。

 

几乎是毫无疑问地,“Barry Allen向Hal Jordan求婚”迅速成为了热点话题。这无疑使得那些关于恐同的、言之凿凿的分析显得滑稽,不少人用最刻薄的言辞先是质疑这张照片的不合理性,又是指出这场结合的不合理性。“商业联姻”之类词语更是出现得过于频繁。

 

于时刻心系自身利益的人们相比,大多中产阶级选择一边吃瓜一边善意地消遣这两位可怜人。#calm down and ship halbarry#成为了最出彩的话题。

 

许多分析帝们找出了他们以前的互怼记录并整合蛛丝马迹,人们惊呼:“啊,这该死的爱情。”

 

3.

 

搬进Hal的公寓并没有Barry想象中那么容易。这件事开始时,Hal就嘟囔:“我的公寓环境可以让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大声尖叫而这句话没有什么性暗示。”

 

Barry继续把箱子搬进去,把半张脸贴在门版上,说:“我妈妈告诉过我不要带陌生人回家。”

 

“好吧,好吧,陌生人。”Hal举起双手,“只要你需要,我现在就可以把你和你的行李一起扔进那张床里。”

 

“我恨你。”

 

“我知道。”

 

他们之间的差异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多。当Hal刚准备把外套披在那个金发妞儿身上并把她带回公寓时,他一抬头就能看见Barry带着友善的微笑、手臂撑在阳台上注视着他;Barry的饮食习惯是不可思议的,他能够把一盒正在滴出油的披萨吃完且从不去健身房,Hal不明白他是如何只通过晨跑保持身材的;Barry在那张Emilia Clarke的海报旁边放了一副毕加索的画,帮Hal换了个没掉漆的书架,在冰箱里放了一堆巧克力麦片或宽面条,你几乎能在客厅的任何角落里发现袋装华夫饼。这使得这间寓所变得——

 

与众不同。

 

Barry Allen令人恐惧。Hal会故意让爱情喜剧充斥电视屏幕,当他以为Barry会生气地抢走遥控器时,后者却只是抱着一碗冰淇淋坐在了地毯上。

 

Barry能够列举出太多他无法忍受Hal的原因。他试图改变对方酗酒的习惯,然后成功地把自己灌醉了。Hal无法回忆Barry是怎样用带着微醺的气息对他说:“你好看得过分,讨厌鬼。”

 

你完全可以当作是养了一只猫,或一只仓鼠,或一只小狗,不太听话的那种。Hal安慰自己。

 

当Barry裹着被子,金色头发湿漉漉的,接过他的牛奶,并挂着嘴唇上的奶渍冲他微笑时,这安慰几乎是真的了。

 

4.

 

某一次,没人记得清他们又由于侦探剧里的凶手是谁讨论到了什么伦理问题或原则问题。Hal唯一记得的是Barry怎样抖掉衣服上的可丽饼碎屑,接着干脆地、一只手拽着他的衣领、另一只手护住他的后脑勺把他放倒在地上,在他来得及抵抗之前用轻轻地踩住了他的手腕。

 

“你是个混球。”名为混球的皮球又扔了回来。

 

他的力气比Hal想象中大不少,也许大多时候Barry真的能够掰断Hal的手腕,在他不经意的情况下;电视机里的流浪男孩不断地叫嚷着:“先生,请给我一便士吧。”

 

“哦,谁不是呢。”

 

在Barry离开的瞬间,Hal猛地跳了起来。他抓起对方的手腕,把一枚硬币塞进了他的手心里,棕色眼睛闪闪发光,“这是定金。”他说,“为了保证你不会在这段时间里谋杀我。它对我很重要——哈,没有理由的重要。你会把它完整地归还给我的,对吗?”

 

没人意识到这个问句的前提是,他们没有真实地看上对方。

 

5.

 

Hal在发布会上以一如既往的风度和自如应付着各种问题,甚至笑着回答出“不,不。上帝,婚礼不会邀请那么多人的!”。其他人发现在没有Allen记者的场合他总是非常游刃有余。

 

也许有人注意到了Hal眼神的探索,也许有人注意到了他的消失。当再次有人找到他时,他正站在隐蔽角落的一个椅子旁,盯着那里面睡着的人微笑,后者正披着几分钟前还被Hal穿在身上的外套。

 

6.

 

他们把掉落在地上的口嚼糖捡起来,在这个过程中Hal一直在盯着Barry的侧脸,但他没能如愿以偿地得到一个对视。

 

原因是,他们再一次喝醉了,再一次亲在了一块,但在这开始的一瞬间,清醒降临了,拯救或惩罚了他们。他们道着歉,语无伦次地。

 

Barry最终鼓起勇气冲Hal眼神示意了一下,摩擦了一下鞋跟,向外走去。(不,救命,他不能有亲吻死对头或假结婚对象的想法。这不科学。他需要字面意义上的静静。)

 

留在原地等待收银员把物品装进袋子里的Hal用指尖轻扣着台面,鼻子上长着雀斑的收银员看了看他,善意地微笑着开口:“也许你们在争吵,可恕我直言,它们总是在为了一些小事。”

 

Hal吃了一惊。

 

“不,事实上——”

 

“没关系,帅哥,这一定不是某一个人的错。但是记着,外面现在正在下雨,这个超市可没有免费雨伞。”

 

Hal还是茫然了一会儿,然后才接过袋子,露出一个充满了感激意味的笑容,像是能把乌云消灭。他跑了出去,把夹克挡在头上。

 

没过一会儿,那下面便又纳入了另一个人。

 

Barry轻声诅咒了一句,他无法躲开对方,如果他这么做明天的头条指不定又是什么。他冷得发抖——这个想法充斥了他。他需要一点儿杜松子,还有一个杜松子味的亲亲。

 

7.

 

——硬币可以穿入人的脑袋,可以施舍给一个流浪汉,可以买下一个泡泡糖。

 

Barry在昨天的日期上划了条线,盯着今天的那个方格里被乱七八糟加上的彩色气球,庆祝色彩过于浓重。但他现在只想用中性笔把它戳个粉碎并拒绝接受现实。

 

——硬币可以决定命运,哦。

 

他把印象中的一滩棕色扔进面前的咖啡杯里,吐出一口气,把那枚被托付给他的硬币抛向空中。

 

清脆的撞响声。

 

硬币——即他的罗曼史正被他的手和桌面挤压着。正面是跑去对Hal Jordan说“嘿,我爱上你了”然后要么把行李搬进主卧室里要么连着行李一起被扔出去;反面是宣布分手,从此继续保持比死对头还差劲儿的关系。

 

老天。

 

Hal Jordan出现了,像是一个刚出场时就耀眼十分的戏剧人物。他拿开Barry的手,把那枚于他而言毫无理由的重要的硬币扔到了一边,连环的撞击声快活地窜来窜去。

 

“我没有想到,Barry,”他说,几乎是气鼓鼓地,“你竟然会把一件这么神圣的事交给这玩意儿来决定!”

 

“呃,”Barry鼓了鼓脸颊,不知所措、见鬼的气人又可爱得一塌糊涂,“我只是在犹豫今天早上吃混合沙拉还是——”

 

——命运被无视了,没人知道命运所决定的是什么了,但他们正在创造命运。

 

它太快了。以至于Barry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一枚戒指——一枚真正的、普通的、没有钻石也没什么纹路的银戒,但是没关系,反正他也不太会选择——被戴在了他的手指上。

 

“哦,我是说——”

 

Barry发誓,他既没有感动得流泪的想法也没有这么干;他同样没有冲过去咬一口Hal的嘴唇的冲动——大概吧。

 

“我爱你,我猜。”

 

“我知道。”

 

“不!嘿,你至少应该回答‘我也是’!”

 

“你违约了,先生,”Barry用一只手捧着对方的脸,弯起嘴角,“违约金是一个我所有过的最浪漫、最甜蜜、最恶俗、最傻气的吻。”

 

没人告诉过Barry当他的死对头向他求婚他该作何反应,但是除了答应他,确实还有别的选项吗?

 

Fin?

 

1.“I love you.”“I know.”出自SW()

 

2.我还有好多梗没写,但是我好困(((

 



2018-03-25 /  标签 : 绿红HalbarryJL 121 23  
评论(2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