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我们一起学沙雕叫,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肥宅快乐人,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墙头过多数不过来,砂糖选手
企鹅是3500134531
Web@如如如如果君
真的非常冷清,欢迎来找我玩鸭!(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Spideypool】I Told You/霸道总裁爱上我(x)(斜线设定/fin.)

Summary: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霸道总裁俏保洁的故事。

Before:斜线设定,一部爱情喜剧,小甜饼,OOC,BUG,烂俗

 

1.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典型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

 

保洁小妹——不,保洁大哥Wade Wilson冲Anna挤出一个讨好意味十足的微笑,后者抬了抬眼皮,干脆而果断地把手中端着的咖啡杯递给了他。

 

而当办公室里响起诅咒声和惊呼声时,这位女秘书只是翻了翻眼睛。

 

为数不少的人离开办公桌在敞开的门前探头探脑。不出意料地,那个杯子中的深色液体尽数沾染在了总裁的白衬衫上。他正皱着鼻子,注视着手忙脚乱用纸巾擦着污渍的Wade。

 

“真抱歉!Parker先生。”

 

所有人都以为这即是开端。接下来Peter应该告诉Wade这件衣服的价格把他卖了煮了炸着吃都赔不起,而Wade应该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洁在卫生间里拼命洗衬衫直到皮肤溃烂。

 

Peter已经开始喝杯子里剩下的咖啡了。

 

“——呃,什么,等等,你不想要点儿赔偿吗?”Wade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瞧。

 

门被他关上。

 

但里面一直没传来什么奇怪的声音,他们所推测到的所有发展也都并不存在。

 

据说,保洁员Wilson离开了他的工作岗位一整天并且坐在总裁办公室里一边往嘴里扔奶油泡芙一边看期刊漫画,而Parker先生穿着那件大了一圈、没人敢提及它的主人的外套直到工作结束。

 

2.

 

“保洁?”Peter弯起嘴角。

 

“什么!”Wade看起来极其震惊地睁大眼睛,“现在社会人人平等!你不会认为几张富兰克林就能得到我吧?想都别想。”

 

他这么说了,员工们也这么听见了,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呈现出一种与之相反的,炽热得能把人烫伤的期待。

 

Peter眨眨眼睛,随即缓缓拉扯开唇线,“哦,先生。可你就不想要更多的美刀,抢到更多Spider-Man的手办吗?”

 

“不!——哦这不意味着我不想——”Wade义正严辞,“我是说,别认为有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他转身迈开一条腿。与此同时,Peter迅速站起身的动作撞倒了椅子。

 

“很好,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好吧,所有人都以为接下来他说出的会是这个。

 

但Peter跑到Wade面前后却伸出手,用两根手指掐住对方的脸颊两侧。在无数惊讶视线的投射下,吸吸鼻子,开口道:“天哪,狠心的人,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然后那些目光针对Peter的谴责转移了目标。

 

没人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从Wilson先生的蓝色眼睛和颤抖的双腿来看,有钱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但当Peter Parker注视着你时,情况开始变得无法确认了。

 

3.

 

“你是认真的吗?”

 

“毫无疑问!”Wade回答,“我不会去的。那种场合只有遮不住身体的衣服、见鬼的秃顶和谁都不在意味道的鲜艳甜品。”

 

Peter用书挡住脸,只露出眼睛。“我还以为你从不讨厌这些东西呢。”

 

“我讨厌!”Wade叫道,看见Peter走过来又放低声音,塌下肩膀,“我讨厌它和你联系在一起,Parker。”

 

Peter用手拨开散落在对面的人额前的金发,在额头上亲了一口后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么,你会更讨厌这个还是有个金发妞陪我一块去呢?”

 

“什么你居然还有个金发妞?”Wade夸张地沮丧着,用手捧住耷拉下来的脑袋,“太伤我心了。我要去染发,不——如果要避开你的喜好,红色、黑色、白色都不行。”

 

“把头发剃了会是个好选择,Wade。”

 

“别想动我的头发!”

 

Wade挣脱开试图把他的两只手绑在一块的领带,“虽然我不是X教授,但还是。”

 

员工们听见总裁办公室里的噪音。他们心照不宣地看着彼此,试图用眼神表达出“这是什么操作”和“这对于那种操作,动静就太大了”。

 

真勇士Anna打开门时,看见Peter正坐在Wade的腿上。

 

她和身后偷偷摸摸的一众员工不约而同地移开视线,就好像是第一次在电影院看见亲亲情节的未成年。

 

可怜的门再次被粗暴地关上。确实是也只是在单纯地大打出手的两个人咬着嘴唇,Peter一头撞在开始咯咯地笑起来的Wade肩上,祈祷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4.

 

Wade在聚会的出现进一步证实了那个关于为所欲为的结论。酒杯的碰撞声、Peter冲他露出的无奈微笑和挽上来的手臂、往他嘴里塞的水果硬糖。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霸道总裁第一次带小情人去见识某种大场面的情节。

 

Peter友善地微笑,再次对一位女士说:“抱歉,女士,我有伴儿了。”

 

但这位女士没有及时离开,而是疑惑地在他周身打量。

 

“我确实有——”

 

Peter猛地意识到自己耳边的空气安静了太长时间,他偏过头。

 

——伴儿?他的伴儿呢?

 

Peter飞快计算了一下Wade在“这种场合”迷路或他带着个姑娘跑了的可能性,他不认为这两种情况的糟糕程度能分出上下。

 

他在寻找Wade时被一个决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一个高脚杯绊倒,紧接着一只手攥住了他的脚踝。

 

五秒钟后,他坐在黑暗中、餐车底下狭窄的空间里与另一位先生挤在一起,试图根据呼吸声确定对方的方位好在那张漂亮脸蛋上来上一拳。

 

“Wade,好吧我先不问你为什么躲在这里——不,别忘了,这也很重要——但是你把我拉进来是想做什么?”

 

“这儿多可爱呀,你觉得我们该做些什么?”毛茸茸的脑袋凑上来,摩擦着他的下巴。

 

“我认为,”气息因距离过近而融合在一起,腿压着腿,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姿势会有多糟糕。

 

“我们应该移动这张餐桌好让明天号角日报的头条变成‘纽约史诗级灵异事件’!”

 

“哇哦,好主意!”

 

不,这虽然确实有趣但他们不能真的这么做。最终他们黏在对方身上在黑暗中一直待到聚会结束,使得不少人担心着突然失踪的两个活人。

 

5.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典型的总裁系故事,所以几个追求者炮灰配角必不可少。

 

当一个女孩将一小盒酸奶乳酪蛋糕递给正坐在Peter身边玩填字游戏的Wade时,前者看了看惊讶的Wade,又看向女孩。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目光中所包含的情绪不是“别惦记着我的人”,更为贴切的应该是“太难过了,你从没送过我蛋糕”。

 

这太怪了。这个姑娘想。当Wade用眼神示意Peter打开盒子时,她又这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非常感谢你,我的朋友。”Wade对女孩这么说道,在Peter刚准备替他咬下第一口时握住了他的手腕。他把它当作某种方便而又不用担心清洗事项的托盘,满脸笑容地在Peter愤怒的注视下咬了一口蛋糕下来。

 

在一个瞬间,Peter产生了一种凑上去咬下暴露在空气中的那部分蛋糕的想法,并且一直停留在“想法”上。

 

当这个过程所能带来的折磨即将大与甜蜜时,Wade舔去了残留在Peter指尖上的奶油并再次拉长语调表示感谢。

 

那个女孩起誓她看见Parker先生脸颊上的红色了,他看向她时,眼睛中虚晃地漂浮着“请别介意,你总得习惯他”几个单词。

 

6.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Wade也这么认为。

 

他合上电脑后,蹦跶着跑向试着与沙发融为一体的Peter,埋在他的颈间吸了一口气。

 

“放开我。”Peter嘟囔着,手却依然安稳地搭在膝盖上,“我要去撸猫,不撸金毛犬。”

 

“这不科学。”Wade坐在一旁思考人生,“非常不。为什么你身上没有那种‘深沉的薄荷味’呢?”

 

Peter装模作样地抵住了Wade的额头。“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无发烧迹象。Wade,老实说,你看了多少网文?”

 

这是真的。但Wade还是不能理解薄荷味是怎么来的。Peter只在有些时候身上会有他常吃的那种甜甜圈的味道,除此之外,就只有洗衣粉的气味。但这又太客观,谁还不能有个滤镜呢?

 

他的棕色头发可以是甜的,他的嘴角可以,他的鼻尖可以,他的锁骨可以。Wade笑起来,决定去一一亲吻好分享甜蜜。

 

7.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霸道总裁俏保洁的故事,而总算有人对这位保洁——大哥出手了。

 

“总裁总裁,Wilson先生被绑架了。”

 

Peter抬起眼,那里面几乎盛着的是笑意了,他回答:

 

“——哦。”

 

……以此来,威胁您?”

 

“哦,我知道了。”

 

当有人开始质疑这是否是个纯爱故事时,他们发现Parker先生已经不见了。

 

据说,Spider-Man后来赶到了犯罪现场;据说,Parker和Spider-Man是好朋友。

 

公司里的某些员工赶到现场,并没有发现Wilson先生。后来他们才在一堆垃圾堆里找到了一些疑似Wilson先生的残骸。

 

他们汪汪大哭,他们怀疑人生,他们控诉总裁。

 

只有Anna保持冷漠。

 

于是等到第二天Wilson先生来上班时,一众员工感到了自己的弱小、可怜又无助。

 

不,这真的是个纯爱故事。停下。这真的不是个惊悚故事。

 

8.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烂俗的网文式故事,所以一些亲友的阻碍必不可少。

 

Wade决定把他傍上大款的消息告诉他的朋友,以此来证明自己和Peter之间的爱坚不可摧。

 

Wade:“我要和Peter Parker结婚啦!”

 

Weasel回答:“哇哦。”

 

Bob回答:“哦,真的吗!”

 

Nathan回答:“再见。”

 

Clint回答:“我不包钱。”

 

Wade甚至call给了罚叔,但对方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挂断了。

 

真没意思。Wade思考。这大概就是天意了吧。

 

9.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霸道总裁俏保洁的故事,只有Wade知道这是个霸道保洁俏总裁的故事。

 

——等等,什么,不存在的。

 

他躺在沙发上感到委屈。

 

“为什么!为什么生活对我如此不公!”

 

“不。谁让你半夜起来抱着一品脱冰淇淋看球赛回放的?”Peter把体温计拿出来,撇撇嘴,“但我还真不知道你也会发烧,哦,如果你指的是这个的话。”

 

“好难过了。我一定是Spidey不足,还在一个垃圾公司里没有得到平等待遇!”

 

“是啊,Wade,整天和总裁坐在办公室里吃马卡龙的保洁,当然没有受到平等待遇。”

 

Peter说着,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并收到了惊恐的注视。

 

“你知道流感会传染吧Petey。”

 

“我只知道我喂你吃药时你都非要来一块口嚼糖。我亲爱的,要是你一个人睡觉哭着要找Spidey——”

 

“哦!得了吧。”

 

Peter和他交换了一个黏糊糊的亲吻后,Wade立刻往旁边推了一点儿试图保持毫无意义的距离。他警惕地看着对方,又痛恨自己对于那上扬的嘴角的渴求。

 

Peter耷拉下嘴角,严肃地说:“你要听我的话,否则Deadpool会在晚上把你抓走。”

 

他阻止了Wade的反驳,缠在了他身上。

 

10.

 

他们决定尝试一下Parker先生对他男朋友的占有欲。

 

“如果我买一个小时的Wilson先生,需要多少刀?”

 

Peter咬着勺子,温和地看了看对面紧张的员工。

 

“呃,十美元?”

 

“——等等?”员工盯着Peter,看起来开始质疑故事的走向了,“您——您愿意?”

 

“为什么不?可惜的是,把他卖出去并没有可能买下一个米高梅公司。”

 

后来听说了这次对话的Wade生气地拍了拍桌子,叫道:“坏Peter,我还以为我在你心里的分量比得上Tom和Jerry!”

 

Peter回答:“说说看,把你放到公司门口,挂上一个‘2美元,拍一张照’的牌子,我们公司还有破产的可能吗?”

 

最后Peter大笑起来,走过去亲了亲夸张地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的Wade。他们总是坚信Peter的善良不会允许他那么干,而毕竟把Wade卖出去利润也没有多少。

 

11.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不,得了,员工们已经停止“以为”这个无意义的行为了。

 

即使如此,Wade坐在桌子上愉快地同他们交流求婚经验时,他们仍然善良地提供着尽可能地帮助。

 

“你应该藏在什么吃的里。——呃,但是记着,假如他吃下去了戒指不算工伤。”

 

”你应该藏在花里——不,别看了,我这儿只有一株仙人掌。”

 

好吧,总之,Wade最后还是拦截住了Peter。他巨他妈灿烂地笑起来,员工们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并疑惑它为什么没有被放进一个丝绒盒里。

 

Peter吻了吻他的脸颊,又用一种与这种柔软截然不同的语调问道:“什么,没有热气球也没有花海,甚至不是在SW9的首映场时!”

 

“哦,”Wade抓了抓头发,“但你瞧,我们有很多可爱的围观者!”

 

员工们从暗处蹦出来冲他们露出笑容。

 

“结束这个吧,我的先生。”Peter冲员工们挤挤眼睛,然后看向正在装作一切从未发生过的Wade,“你总不会还真以为我们是恋爱时的小情侣,对吧?”

 

Fin.

 

总之Peter非常愉快地配合了Wade 三岁不能更多 Wilson的表演。(x

 

大半夜嗑生肉嗑到呜哇大哭,坚强的我还是在一顿大吃大喝后把这个无脑傻白甜摸了下来【smoke】

 


评论(8)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