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我们一起学沙雕叫,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肥宅快乐人,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墙头过多数不过来,砂糖选手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Spideypool】Obsessed Trouble/依赖麻烦(哨向/荷兰虫/fin.)

Summary:“我愿意用100个亲亲去换你的一个伤疤。”

 

Before:RR贱/荷兰虫,哨向(小声说我并不了解,所以基本可以看作私设x),无能力AU,甜饼,OOC,BUG,逻辑离家出走

 

1.

 

“您不喜欢我。”

 

男孩再次重复。尾音仍然带有疑问和期待地翘起。

 

Wade不得不转过头。那个男孩正咀嚼着焦掉的吐司,灯光落在睫毛上,流入粘稠的棕色眼睛中,令廉价节能灯像是从云端露出的一束阳光。

 

“天啊,不,宝贝儿。你很可爱,人人都喜欢可爱的小动物。”

 

男孩抿起嘴角——同时可怜巴巴地试图用眼神告诉对面的人“可我又不能算是小动物,至少我的本意不是这个”——又耷拉下嘴角。

 

一只蜘蛛顺着他的手臂爬上桌子。男孩咽下最后一口食物便气鼓鼓地转过身去,留下一个并不坚定的背影。

 

2.

 

生活是眼泪而非微笑,生活是歇斯底里而非甜言蜜语;所有操蛋的事都能撞进Wade Wilson的生活里。

 

比如,和一位年轻向导一同救助一个被车撞后肇事者逃逸的女孩,过程顺利,但哨兵发现他们意外地精神结合了时差点儿站在街中心再制造一起血案。

 

比如,他们去找专业媒介人,程序测试后,媒介人托着脑袋告诉他们:嘿,不必担心,你们匹配度高极了。

 

这才是需要担心的。

 

Wade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频繁扇动翅膀的秃鹫暴露了他的焦躁心理。“但他还没成年。我真不想为了这个蹲监狱。”

 

“不,我成年——我就快成年了。”

 

他忽略男孩的嘟囔,面对着媒介人。

 

“听着,好先生,精神结合比薯片还脆弱呢。而且没准他是个伪装的向导,”Wade神秘地压低声音,“你见过有向导的精神体是蜘蛛吗?”

 

“哦,我听得见!”向导在他身后叫道。

 

“无论如何,”媒介人下了结论,目光怜悯,像是对着两个小男孩,“你知道结合后离开对方有多痛苦。你们应该待在一起,直到那脆弱的精神结合消失。”

 

3.

 

他摊上麻烦了。

 

Peter对他说了至少十次“您不喜欢我”,其中2/3被他用“未成年,记得吗”塘塞了过去,剩下的他干脆置之不理。

 

Wade却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购物节目上了。

 

4.

 

Wade不得不(他不能再用这个词了)去让Peter睡觉。他安慰性质地说:“你瞧,你还年轻,没人会在意你和一个哨兵精神结合过的,你依旧纯洁无暇。”

 

效果显著。那只蜘蛛现在看起来要蜇他了。

 

他撇了撇嘴,攥住Peter由于面对窗户而冰冷的手腕,吹了一口温暖的气使对方的额发散落。他一面夸了几句男孩的信息素、精神动物有多可爱,一面把他哄到了床上。

 

——上帝啊。总觉得完成了什么不得了的成就。

 

5.

 

生活依然继续。

 

雇佣兵走进房间,他一挥手,身后的人站定在门口。

 

Wade诅咒了一句,走向绑在他被雇佣取走的货物上的定时炸弹。老套,毫无新意。他坐在了自己腿上,屏障放下,五感瞬间被放大。

 

当他即将把他所知道的所有神明问候了个遍时,计时停止。

 

计时停止。

 

寂静。

 

——见鬼。

 

碰撞地面。

 

摩擦。

 

叫喊声。

 

吞咽口水。

 

放大。放大。清晰。

 

一只几乎弱小的蜘蛛进入了他的精神图景。

 

凛冽的空气进入肺,阳光中的灰尘闯入视线,他听见有人在高声叫他的名字。

 

6.

 

“妈的。”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好点儿了?刚才你大概是进入了神游状态。太他妈吓人了,我们这儿又没有向导。”

 

Wade咂了咂嘴。他的精神体在一旁盯着他,估计在他昏迷的时候已经开始思考从哪儿开始吃他了。

 

“你不知道那感觉有多美好,我终于能脱离该死的外界生活——等等,没有向导?我是怎么醒过来的?”

 

手下耸了耸肩,“可能是你坚强的意志力和还没交的税把你拽了出来。”

 

——一只蜘蛛。

 

猛地站起身而碰倒了椅子。他不顾危险地再一次进入精神图景,循着踪迹,忽略鸣笛声,撞开玻璃门。

 

Wade像捞一只小奶猫一样把坐在甜品店里的Peter拽了起来。

 

后者缩了缩脖子。

 

“嗨,哇哦,你也喜欢这里的枫糖松饼吗?”

 

“小可爱,你这么做也太伤我心了。破坏我们的纯洁友谊,破坏自己的人身安全!”

 

周围的人盯着他们。普通人们皱着眉,只能拿这当喜剧看。

 

Peter挣扎着从Wade手中拽回衣领,他鼓起脸颊,又有点儿生气地回答:“要不是我,先生,恕我直言,你现在可就完了。”

 

哨兵看着男孩把桌子上的巧克力奶塞到他怀里后大步向外走去,差点儿被门槛绊倒但仍然没有回头。

 

“他不知道!我宁愿一枪崩了自己,也不想让他的生命背负鲜血。”

 

7.

 

Peter穿着那件有点儿幼稚却一级可爱的动画小猪套头毛衣,费了点儿劲才用钥匙打开门,把抱着的圣诞装饰品放在了桌子上。

 

Wade皱皱鼻子。一堆彩色碎纸,一个金光闪闪的星星,一个按下开关就开始放铃儿响叮当、里面竖着一颗在飘雪中的圣诞树的水晶球等等。

 

向导男孩像个跳跃的小太阳。他的笑容如同雪天里壁炉中跳动的火焰,他的才华如同即将喷涌而出的泉水,他不会是任何一个哨兵的附属品。

 

他那么明亮,又担忧自己太过灼热,伤及身边之人。

 

“用这些东西塞满我家?想都别想,小鬼。”Wade对在地毯上蹦来蹦去的Peter说。

 

“这就不对!你没法说我幼稚,Wade,你看彩虹小马最后一集时都能哭出来。”

 

Peter说完,提前一步敏捷地躲开了向他扔来的枕头。

 

当你发现没有什么比圣诞前夕清洁卫生更难了时,来一场枕头大战吧。

 

他们开始互相追逐,并数出对方的糟糕行径(“你做苹果派时总是放太多的糖!”“如果不是看你吃甜甜圈撒那么多糖霜,我才不这么干呢!”),同时庆幸他们没有多少邻居。最后Wade把咯咯笑着的Peter堵在了墙角。

 

Peter的鼻子上搭着Wade刚才从阳台上获取原料捏成的雪球砸向他后的成果。Wade几乎迷茫地眨眨眼睛,俯下身把那点儿冰凉的雪吻掉。

 

——Peter吓了一跳。Wade也吓了一跳。

 

前者在原地转了个圈,随后用激动而含糊的语调伴着嘴角的微笑说:“所以,您为什么亲我呀?”

 

黑褐色的秃鹫在哨兵肩膀上点了一下,他晃悠了一下,险些没站稳。

 

因为你看起来真的可爱极了。

 

他没这么说。烤箱的声响及时拯救了Wade,幸运地。

 

8.

 

他在深夜中醒来。

 

能够将他唤醒的因素有太多——童年零碎而肮脏的记忆,工作中遇到的混球雇主,前女友向他扔来的高跟鞋。

 

Wade抓了抓头发,拉开冰箱门,拿出啤酒——短暂的思考——又放了回去。

 

拿出玻璃瓶装、色彩鲜艳的鸡尾酒。

 

试图回忆Weasel的“Blow Job”是怎么做的。

 

失败。

 

他不太自觉用瓶盖划着手臂,有几条划痕真实地成了血痕也没去在意。

 

“天啊,”一扇门猛地打开,Peter趿拉着拖鞋向他走(跑)来,“你终于疯了吗?真见鬼。”

 

Wade睁大眼睛,“亲爱的,你不会在门缝后偷窥我吧?”

 

“没有,决没有,一个巧合而已。”Peter轻声说,抓住Wade的手臂。

 

雇佣兵不想看见男孩眼睛里的清晰而真实的情绪。他把酒瓶放到嘴边,看着趴在Peter肩头的动物,说:“老实说,我还挺害怕蜘蛛的。但你这只太字面意义上的粉红了,不是吗?”

 

“因为那是圭亚那粉红趾,一般不会攻击人的。”Peter耸了耸肩,端起酒瓶就着Wade嘴唇贴过的位置喝了一口(Wade的尖叫:“没到法定饮酒年龄!”),随后微笑着说了一句:

 

“我愿意用100个亲亲去换你的一个伤疤。”

 

9.

 

它没有起点。

 

也许是从某个仇家来袭击他的住址,他和Peter紧密配合最后没有尸体遍地就保住房子开始;

 

也许是在他从噩梦中醒来Peter进入他的精神世界使他逐渐平静开始;

 

也许就是从男孩装有闪亮星星的眼睛第一次撞进他视线里开始。

 

10.

 

Wade Wilson此时睁开了眼,并瞬间闭上了眼睛,拒绝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

 

处境清晰。他被绑在了椅子上,活动身躯时惊讶地发现座位上居然还有一张软垫。脚边的秃鹫冷漠地注视着他。(说真的,他的精神向导一点儿也不像他!Wade想,完全没有他的活泼可爱。)

 

好心的绑匪。他决定一会儿尽可能不伤害这位未知先生。

 

脚步声。

 

“——操。”

 

这是他唯一记得的单词了。

 

11.

 

“我很抱歉——非常抱歉!我不应该把你绑起来的。但是我很担心你会梦游或者突然醒来什么的,也许呢对吧?”

 

Peter对他说,但如果他能立刻把他放了也许会更有说服力。

 

“好吧,我听见了Petey。可他妈的问题是我为什么坐在这儿?哦,我能接受SM啦——可你又是怎么把我绑起来的?”

 

“我是在你出了酒吧往回走的第二个路口把麻醉剂注射给你的。”Peter漫不经心地说,比英国人说“今天天气真不错”还要漫不经心,“我有些犹豫,因为你——你显然会更喜欢酒吧里贴着身体跳舞的金发姑娘。”

 

他咬了咬嘴唇,“可你一直没给我机会和你沟通,Wade。你在躲着我。也许我在打扰你——”

 

(他试图摸清事实:一个向导使一个哨兵毫无感觉地陷入昏迷。Peter完全不像他看起来那么软。)

 

Wade疑惑地看着Peter,精神结合,另一颗心脏在胸腔里的跳动在他耳边剧烈响起。也有可能只是一种想像。

 

挽留他。

 

“也许我们离开对方,精神结合就会消失了。”

 

挽留他。

 

Wade一天中说的单词完全超过了平均值,但再说这么几个对他来说却需要挣扎、犹豫、纠结。

 

Peter盯着他。Wade非常担心下一秒那双眼睛一眨,Peter就会开始吸鼻子。

 

12.

 

以沉默作为回答。

 

Wade不确定他的年龄,但与Peter的相差一定足够使后者叫他“Uncle Wade”。风趣的语言和漂亮的皮囊会令一个年轻男孩拽着他跌入爱河,但也许没过多久他就会挣扎着爬上岸。

 

他遇到这类事儿太多,但这个过程在浪费一个完好的灵魂;他需要男孩认清。

 

Peter Parker离开得悄无声息。

 

Wade在临走前给他一笔没有理由的费用的计划宣告泡汤。

 

他走进男孩住过的房间。整洁,被清理过,基本属于他的东西都原封未动。

 

拉开抽屉。

 

一个笔记本。

 

他看着第一页上的用大写字母写下的第一句话:我恋爱了!

 

Wade笑起来,怀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圣洁情绪翻开它。

 

13.

 

直到最后一句话:天啊,我不知道他的生日——他的生日!我还有100个亲吻没给他。

 

14.

 

突如其来的猛烈情感。

 

白噪音在他耳边愈发清晰。

 

15.

 

他把挂在门后的旧风衣胡乱地穿上,踩上皮靴,鞋带没能系完就跑了出去,身后跟着一连串雪地上的脚印。

 

Wade利用精神结合的优势、在某种情感在太阳穴上的不断跳动下、隔着一条街看见了坐在长椅上咬着全麦面包的向导。

 

他走向他。

 

Peter翻过长椅,又往后退了一步。他看着距离逐渐缩小,用大部分散落在风中的声音说:“您赶我出去了。”

 

Wade看着那只蜘蛛靠近他,又向前迈了一条腿,按住就差把委屈写在脸上的Peter的肩膀。“我没有,是你毫无声息、留下我一个人、狠心地离开了!”

 

Wade看着男孩轻微颤抖的双腿,看着他即使在春天也显得单薄的运动服,冲他挤挤眼睛,然后用宽大的风衣裹住了后者。

 

“你不喜欢我。”

 

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传来。

 

“像你这样调皮的小动物,没人会喜欢。”Wade说,“当然,除了我。”

 

“你的日记也同样太粉红了。”

 

Peter把脑袋露出来,吸了一口气,叫起来:“老天,妈妈没跟你说不能偷看别人的日记吗?”

 

“我早都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了。”Wade满不在乎地回答,低下头,亲吻了对方的深色头发。

 

距离离开对方11小时,他们发现精神结合是无法断开的。

 

“安静一会儿吧,你浑身冰冷得像冬天的冰激凌,Petey。而现在,我愿意用一个亲吻来换你的一颗小心心。”

 

Fin.

 

抛弃了超多俚语(x)到最后发现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豆扎瘫.jpg

 


评论(11)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