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我们一起学沙雕叫,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肥宅快乐人,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墙头过多数不过来,砂糖选手
企鹅是3500134531
Web@如如如如果君
真的非常冷清,欢迎来找我玩鸭!(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Halbarry】More And More Impossible/胡思乱想(fin.)

Summary:5次Barry认为Hal不喜欢他,1次Hal吻了他。


Before:傻白非常甜(x),OOC,蠢兮兮的双箭头,零逻辑,私设很多


1.


Barry摸索着打开灯,整洁的房间被照亮。他偏过头,制服收进了闪电戒指里,脸颊由于寒冷天气而泛着红色。


“虽然我没有蝙蝠侠那么棒的装备,但在CCPD的工作还是让我有了一套房子。”他对Hal说,嘴角弯起,“请坐吧,我去收拾一下客房。”


闪电侠在十分钟前与绿灯侠一起解决了一个准备并不充分的犯罪组织。他们站在公交站平台上,被寂静的夜晚包裹,同时在心中祈求着对方能首先打破沉默。


“呃……或许,我能到这位善良的闪电先生家里留宿一晚。”绿灯侠终于开口。他抱着双臂,讨好而迷人地笑着,脚尖在地面画出了一个圈,“我刚从OA回来,还没来得及找个物美价廉又能容忍我的新房子。”


闪电侠快要把嘴唇咬破的动作停住了,快速运转的思维用了整整20秒才理解并接受了这个请求。他抓住那只戴着白手套正在他眼前来回晃动的手,尽可能平静地说:“没问题,一点儿都没有。”


他们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摘下了面罩互相面对着,第二次见面就在同一个房子里度过了一晚上。好极啦,说不准下个星期他们就该给亲朋好友发结婚请帖了。


Barry被自己吓了一跳,正在擦桌子的胳膊停在了空气中。他皱皱鼻子,试图把这个想法放进记忆碎纸机里。


“哇哦,我的男孩,所以你是个——鉴证专家?”


声音越过重重阻碍钻进Barry的耳朵里。他看见了客厅茶几上的报告,Barry想。他的棕色头发比预料中更漂亮些,他的语调也——


等等。茶几。


见鬼。


Barry用一秒钟来到楼下的客厅(他不经常在生活中动用神速力),抱起凌乱地摆在茶几上正接受着Hal注视的照片、钢笔、钥匙扣等一系列物品。


如果你在意,它们可以用一个词总结:绿灯侠的周边。


Hal无辜地微笑着看向他。


“哦,如你所见,”Barry咧了咧嘴角,与精神榜样共处一室的激动和高中生被戳中粉红心事的情感被搅和在一起,“有机会我得找你要个签名。等下一次金融危机开始我就拿去拍个好价钱。”


天啊。Barry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他把顽固竖起的金发压下来。你就给绿灯侠留下了这么个印象,他现在肯定对你喜欢不起来了。


2.


闪电侠几乎心不在焉,假如有人洞悉他此时的想法就应该给反派权益保护协会打个电话。


好吧,他无法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也情有可原。因为他和绿灯侠正在从两个颜色很搭(“什么?”)却素不相识的超级英雄发展至搭档以及朋友。


搭档。以及朋友。


这酷极了。要是在两个月以前Barry睡觉时都能嘴角上扬睁开眼睛。


但是它成为现实以后他却不得不为能否维持这段友谊而忧虑。比如,他们见第一面时他那个分不清超人和绿灯侠的玩笑就蠢透了,再加上后来的狂热粉丝大揭秘——


当然,Barry在第二天下班回家后发现Hal已经不见了,只有后者在冰箱上贴的一张便利贴告诉Barry这不是一个糟糕的梦。更令人愉快的是,便利贴上面随意写下的“Green Lantern”表现了Hal也许没因为这个对他怀有偏见。


他得到了绿灯侠的签名。


不,事实上,他永远、永远也不会把它拿去拍卖的。


闪电侠躲避着攻击,看着解决完敌人的绿灯侠轻松地在悬在空中,向他抛了个飞吻。


——一个飞吻。


Barry腿一软,差点儿从摩天大楼的顶层掉下去。


绿色具化物包裹住他,它的拥有者在身后用夸张的声调说:“小心点儿,Barry,你总不希望你经历了这么多危机后被媒体报道成疑似跳楼身亡。”


“非常抱歉。”Barry小声说。哦,现在Hal一定认为他是个累赘了。


他感到真实的抱歉,却忘记了对方是这种状态的罪魁祸首。


3.


Hal Jordan倾听着对面漂亮小姐对于咖啡厅室内装潢的评价。他作了抱歉的手势,拿出放在后口袋里正在振动的手机贴在耳边。


“听着,Hal,由于你昨天晚上可能在波本里待了太长时间,所以你也许不记得你的决定了——”


“不,Barry。我清醒极了,除非你拒绝,要不这个好处这么多的决定我是不会收回的。”


“好吧先生。我是说,你决定——决定要住在这个无趣的法证官家里?”


“是的。记得买一瓶新果汁。”


他收起手机。对面女士的睫毛上下怀疑地扇动,她一面端起Hal不再想喝第二口的美式咖啡放到嘴边,一面开口道:“你不知道我的前男友给我带来了多大伤害,所以我现在看所有异性都很混蛋也不足为怪——你没有女朋友,是吗?”


Hal对此简单地表示否认。好吧,澄清一下,他不是会对所有女孩调情,尤其是在目前这种状态下——


对面的人继而开始谈论起她之前那段悲惨的感情经历。Hal会让那些单词不留痕迹地从另一只耳朵里跑出去。


他点头并微笑。同时不动声色地把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翻过来,信息界面里备注为“The Fastest Man”问他:


-你平时有翻阅纸质书籍的爱好吗?:D


嘴角重新翘起。这个细微但真实的动作使那位小姐攥紧衣角并有了与在高中为橄榄球队队员尖叫相仿的想法。


-很抱歉打扰你最后一次。


-我说,你喜欢在三明治里加奶酪还是培根?


Hal再一次仔细地回复。他抬起眼时,看见那位小姐刚收回落在他手机屏幕上的视线,正有些愤怒地盯着他。


“所以这就是你告诉我的你没有女朋友?好吧,我说这话时男朋友当然也算在内。”


Hal耸肩,站起身,略带歉意地鞠了一躬。他只认为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理由离开,“是的,我的女士,你也许猜到了,我不仅有男朋友还和他同居了。与你共进这次下午茶的机会本应属于另一位先生,但由于他已经找到了女朋友就请我来顶了个替。谢谢你的咖啡,以及再见。”


赚了一口咖啡。


他脚步轻快地往外走,手里握着手机aka万恶之源。


-祝你约会愉快(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他撇撇嘴,回复道:


-哦宝贝儿,你为什么不早说这句话呢。


盘腿坐在地毯上的Barry托着脑袋盯着那条回复沉思了几秒,接着咒骂了一句。局势清晰,他刚才的举动大概完美破坏了可能决定Hal未来家庭生活的一次约会。


老天啊,现在Hal不只是不喜欢他,可能要恨死他了。


Barry在地毯上滚了几圈。


4.


“我认为刚才那个地下车库是反派所做过的最糟糕的决定。除了营造了一点儿恐怖电影气氛外毫无用处。”闪电侠坐在桌子上,小黄靴在空中来回晃悠。


Hal拉开一层抽屉,回答:“对极啦!那点儿炸弹送到太空里就是个小装饰品。”


“你注意到了吗Hal,爆炸中被炸毁的还有一家超级棒的快餐店。要不是当时情况紧急,我非常想去把它还原过来。”Barry打了个手势,“你知道,朋友,我可以快速记忆一些知识,但很快就会被挤出大脑。”


他再次张了张嘴。


Hal翻着抽屉。


Barry换了个语调,“哦很抱歉!事实上我平时话不是很多。只是我现在有些激动——紧张。我的想法冒出来得太快,平常我不会对人说出来的——”


Hal转过身,脸庞被笑容照亮。他的手上拿着一盒包装鲜艳的甜品。


“这是我上次从OA回来路过某个城市买下的。但我可能不太适合吃太多甜食,所以就送给你好了,Barr。”


Barry眨眨眼睛,把那盒食物抱在怀里。


瞧瞧,Barry Allen,你为什么不能像平时一样只会点头微笑呢?现在他都不得不用点儿零食来堵住你的嘴了。


Barry把那盒甜品放在了办公桌的第一个抽屉里,在空闲的时间里会拿出来出神地盯着它,直到超过保质期。


5.


“巧克力的。”


“奶油的。”


“巧克力的——”


收银员小姐看着面前为了两袋饼干争执的两位先生,保持微笑。


“奶油的。”


Barry吐出一口气,“我们可以都买下来……”


“不。我们要节省开支,亲爱的,奶油的更便宜些,不是吗?”


“这个牌子的奶油味的饼干像是往嘴里倒油漆。”


Barry盯着Hal,几乎是气鼓鼓地。


后者凑过去,在嘴唇即将碰到脸颊的时候停住了,装模作样地打量了他一会儿。


“好吧,他没生气。”Hal嘀咕着,面向着眼睛亮晶晶盯着他们的收银员,“听我的,小姐。”


幸运的是,没太多人会在这个时间来超市。他们这个小争执也就没引起排队队伍的指责。


Hal倚在桌子旁,看着Barry把一样样东西塞进冰箱里。


“你昨天晚上带姑娘回来了吗?”


Hal放缓了咀嚼口香糖的动作,“什么?——不,当然没有。我只带过一个女孩回来,是的,她的金发闪耀,但我们只一起喝了瓶啤酒。”


手臂弯起,搭在Barry的肩膀上。


“也许她是个同。Hal,你不会告诉我你把那块披萨当早餐了,对吗?”


“天啊。我从来没见过你吃不完一张披萨,我还以为那是特意给我留的呢。”


Barry撇了撇嘴。


“我处于空窗期,Barry。但你让我觉得我已经和你结婚十年了。”


Barry舔了舔嘴唇。


他确实不应该问那么多的。


+1.


一开始,Hal在Barry家住了一晚上完全是个即兴做法;那个飞吻也是,他同样一直思考着那张签名会不会太随性太突兀,正巧对上Barry的视线,他就非常想看见那双冷静的蓝色眼睛里闪烁的慌乱;那盒甜品是他特意去买的,划重点,特意,Barry吃东西时的样子几乎想让人揉揉他的头发;最后,他住进Barry家以后就几乎再也没和女孩或男孩调过情了。


他拿起手机,对备注被改为“The Cutest Man”的人发去消息:


-我回来啦。


信息回复得极快。


-Aww,你在哪儿?


-请打开窗户,我的朋友。


Barry猛地跳了起来,拉开窗户,把那个飘在空中的绿色发光体扯了进来。


“这没有创意!要是被哪个可爱的记者拍到了你,我这儿就该变成景点了。”


“那也没什么不好。”


制服收了起来。Hal坐在正把脑袋耷拉在沙发上的Barry旁边,埋在他的后颈处蹭了蹭那头金色头发。


他明显地感觉到他旁边的人几乎是在颤抖了。


“哇哦,你呃——Hal,你没被什么外星魔法击中吧?”


Barry艰难地转过身。


“我可想你了——哦,你也知道,我一直在为了一件事困扰。但我突然想到,为什么我还非要舍近求远呢?”


Hal眨了一下左眼,看见一个漂亮而愉悦的弧度在近在咫尺的嘴角上勾起。


速跑者说:“但你应该一点儿都不喜欢我。”


“你说对了。我不是喜欢你‘一点儿’。老实说,我爱死你了,Barr。”


Barry看着他,似乎试图找出某种恶劣玩笑的迹象。他低下头嘟囔了几个单词,再抬起头时Hal几乎看见电光在那双蓝色眼睛里流动。


于是他就亲吻了他,企图打消剩余的怀疑。他们分开时,Barry抿了抿嘴角,随即用一种快要唱起歌来的语调轻声说:


“这么说,你不会怪我实际上到现在都没有做好晚餐了,对吧?”


Hal用两根手指掐了掐对方的脸颊。


“你就得在这时候破坏气氛吗?好吧,我们再让披萨店赚一次钱。”


Fin.


就是非常喜欢N52的初遇2333(。



2018-02-07 /  标签 : Halbarry绿红JL 218 11
评论(11)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