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强行愤青,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傻白甜本甜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Halbarry】All I Want/我所想要的(砂糖/fin.)

Summary:冬季保暖注意事项。

 


Before:偏N52设定(Halbarry,提及Vicbilly,WF无差,箭雀,Wondersteve),小甜饼,很蠢,OOC,BUG满天飞,欢乐

 


照理说应该圣诞节发的,就,随便吧(。)

 


1.

 


“很抱歉打断你集中注意力,Barry。”在战斗正式开始前,Hal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呃——你冷吗?”

 


“什么?不。”

 


“一点儿都不?”

 


“不,Hal。”

 


“但是你的腿一直在颤抖,并且嘴唇发紫。”

 


“哦!”Barry耷拉下嘴角,撞了撞Hal的肩膀,“你知道,朋友,我可没有一个能满足佩戴者一切生理需求的灯戒。”

 


“天啊宝贝儿,早该告诉我你有多冷的。我真不希望闪电侠被冻成冰块时我在他旁边吸鼻子。”Hal攥紧了Barry的手。后者把它放在脸颊上蹭了蹭,隔着制服分享了一点儿温暖。

 


在这一整场战斗中,几乎所有人都对闪电侠身上那件透明绿色的套头毛衣感到好奇;而在看到比平时多了点儿绿的红色残影时,也有不少人疑惑地皱起了眉。

 


2.

 


Barry不喜欢冬天。冬天意味着寒冷、四肢僵硬以及摔跤。不,请注意,此处的“寒冷”可不是什么寒冷队长的昵称。

 


“我不喜欢冬天。”Barry说,一只手把印着夸张广告词的包装纸扔进垃圾桶。接着往嘴里扔了一整块巧克力,活像被宽恕了的坦塔罗斯[1]。

 


“哇哦,这听起来像个病句。我还以为以Barry Allen的好脾气,没有什么是会令人讨厌的呢。”Hal挺真诚地说,“——等等,Barr,你嘴里那个不会是上次我们在超市买的昂贵品牌生产品吧?”

 


Barry坐上桌子时,巧克力还没来得及完全在口腔里化开。他犹豫着问:“你想来一点儿吗?”

 


“太想尝尝啦!”Hal回答,他笑着俯下身去亲吻他的男朋友。

 


3.

 


然后呢?然后他们就用十秒钟吃完了忍痛买下昂贵巧克力。

 


“我几乎没尝到它是什么味的。”Barry试图严肃地说,就好像他还会在乎这个似的。(事实上,对于他来说,蝙蝠侠在派对上准备的巧克力棒和套餐里的赠品不会有什么区别。)

 


Hal无辜地看向他。

 


现在他不再感到浑身冰冷了,也许是爱的力量抵御了寒风。Barry总结:“你说对了。没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只要你忍受了Hal Jordan。”语调中夹杂着细碎的笑声和Hal的怪叫。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除了奔跑,这就是Barry最擅长的事儿了。)

 


4.

 


大多数超级英雄的制服看起来都没有御寒的功能,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解决的。超人?不,算了吧。神奇女侠?不。好吧,蝙蝠侠?——他有钱,还有超人。

 


哦,忘了这个。当他们决定采取最有效的保暖措施时,Barry却捂住嘴往后跳开了一步,“不,Hal,我有可能感冒了。”

 


“哦得了亲爱的,我知道你没有。况且你不会传染给我的。”Hal往前迈着步子。不呃,这感觉太奇怪了。他像是个要强吻邻家小女孩的高中生。

 


Barry再往后退时,脚后跟撞到了墙面。他有点儿头疼:“Hal,你知道我不希望我们由于在同一时间得了流感而上头条。”向后靠了靠,看着对面的人调笑式微眯起的眼睛,“我能振动穿墙,记得吗?”

 


Hal抱起胳膊。

 


“不,你不会。隔壁是绿箭的房间,刚才黑金丝雀走了进去。——你懂我意思吧,Barry,你不会穿过去的。”

 


“见鬼。”Barry挫败地蹲了下来。老天,他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冷汗了。

 


“但我们总有其他的取暖方式,不是吗?”

 


是的。结果就是Hal拽下了桌子上的红色条纹桌布并用它把Barry裹了起来。“我一直都想要这么一个披风。”Barry披着桌布,包含着无奈的快活气息窜满了整个房间。

 


“小红人!”Hal叫道,“可爱的小红人!”

 


于是小红人冲向他并用“披风”把他围了起来。在并不足够大的桌布里,他们挣扎着滚到了沙发上。

 


“你的黄色小耳朵硌得我肩膀好疼,Barry。”Hal说,夸张地吸着气。

 


“你的胡茬扎得我脸疼。等等,Hal,你什么时候有胡茬的?”在心脏发出的巨大声响中,Hal看着Barry凑近他的脸,光彩在蓝眼睛里流动。

 


“那么,也许我们该换个剃须刀了。”

 


“不过近看起来,你可真漂亮,Hal。”

 


现在Hal忍不住要吻他了。让感冒见鬼去吧。

 


5.

 


“不,Hal,想都别想。今天晚上我不会和你睡在一块儿的。”

 


“行行好,蜜糖,别把你对姑娘用的那套什么骑士精神放在我身上。”Hal撇着嘴,“要睡沙发也是我去睡。”

 


Barry一抬胳膊,怀里的枕头砸向了Hal,那上面的Tom在空中咧着嘴大笑。但立刻地,他又在枕头真正接触到皮肤之前接住了它,扔在地上。Hal反应过来这一系列矛盾的动作时,Barry已经走向他,搭上他的肩了。

 


再一次,生活就他妈是个婊子。Hal并没有在接下来得到他想象中的亲亲。相反,他被放倒在了床上。Barry半跪着,按着他的肩。

 


“我能躲开那个攻击的,你没必要为我挡下它。”

 


他一鼓嘴,吹开明亮的、只有在夜间才凌乱散落的金发。又放软语气:“求你了Hal,别再任由不明能量打在你身上了。想想看,万一哪天你字面意义上的变小了或是变成了我的女朋友怎么办?”

 


Hal松开紧咬着的嘴唇,没忍住笑起来。“如果我是你的女朋友,也一定是最好看的那个。”

 


Barry看着他。

 


“好吧——好吧Barr,”他猛地坐起身,攥紧Barry的手腕,黏糊地亲吻他的脸颊,“我的错。我保证不会让你有机会在婚姻状况里‘丧偶’的。”

 


Barry弯起嘴角。他总在因为一点儿小事而忘记自己曾决定多长时间不去搭理Hal。事实证明,他连一个晚上都做不到。“那我们首先需要一个婚礼。”他小声说。

 


Hal侧了一下身,床铺再次陷下去一块。他们又回到十分钟前的状态,只不过调换了个位置。

 


“嘿天才!”Barry用一种抱怨的语气说,象征性挣扎了几下,“沙发会伤心的。”

 


Hal的棕色眼睛里盛着的几乎算得上委屈了。在某一个瞬间Barry似乎看到了一条尾巴在他身后摇晃。

 


“一个人睡真的很冷。”

 


“两个人睡也没差,除非你不在睡着时抢我被子。”

 


“我毫不介意,你可以抱着我。”

 


但第二天早晨他就会后悔自己曾说过这句话了。

 


6.

 


老实说,谈不上后悔。从Hal残忍地分开相偎的上下眼皮说起——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张离得太近了的脸庞。线条被光线模糊。瞬间性地,所有睡意都在空气中破碎了。

 


哦,他现在知道梦里那些打在脸上的温暖气息是怎么一回事了。

 


Hal Jordan现在的处境不容乐观——另一个人的手臂穿过他的手臂下方,紧贴着他的皮肤,一条腿搭在他身上,头发摩擦着他的下巴。

 


他一动不动,只是冲那头金发吹了口气使其微微抖动。

 


——毫无反应。

 


Hal的嘴角向下,但眼睛里装着的除了惯性能让姑娘捂嘴尖叫的迷人之外加上了一种光泽,使颜色几乎变浅,像是嗜甜人群往咖啡里放了过多牛奶。

 


他舔舐过另一个人阖上的眼皮。

 


Barry动了动嘴唇,从喉咙里发出那种粘腻的哼哼声。

 


“我讨厌这种若有若无的接触。”Hal说。

 


Barry显然听不见,他还在睡神的怀抱里费劲儿挣扎呢。

 


“我们可以做点儿早上应该做的事儿,不是吗?”

 


为了晚上Barry不会直接放弃沙发跑到外面去睡觉,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换了各种方式试图叫醒男朋友。但在这个季节,这可真是不够简单。

 


7.

 


他正在思考圣诞及其具体含义——圣诞老人、槲寄生、晚餐以及,家人。他手里刚刚接住的、从树枝上滑落下来的雪逐渐被捏成球体,他随意向前抛去——别忘了这个动作,这是一个惨剧的开端。

 


吸气声。Hal抬起头,发现自己的雪球砸中了闪电侠的后背。

 


他还没跑上前去,对Barry说“抱歉宝贝儿”或者“来吧打我一下”,一个雪球就冲他飞了过来。他偏过头,像是躲开了一记勾拳——然后他的腿又被完美地打中了。

 


Barry在他对面,咬着嘴唇咯咯地笑着。

 


他刻意摇摇头,叹了口气,你还以为他在上演《麦克白》的剧场里。

 


“错误的选择,甜心。”

 


他们就用雪球开始互扔,逐渐散落在地面上的雪和笑声呼出的白气冲撞着空气。

 


被误伤的沙赞加入战场,钢骨被拉着被迫加入战场。紧接着,超人和海王也混到了其中。

 


神奇女侠看着他们勾起嘴角:“男孩们,永远长不大。”

 


一个雪球冲她飞了过来——

 


十秒钟后,神奇女侠弄出了一个巨大的雪球并发起攻击,所到之处,弹无虚发。

 


蝙蝠侠一面思考着假如有媒体拍下这一幕他该如何解释(“是的,事实上,这是一种新的训练方式。”),一面备好了一堆雪球趁人不备发起致命一击。

 


8.

 


他们看着屏幕里唱着“平安夜,圣善夜”的秃顶中年先生,只有Billy扯着嗓子唱得快活。

 


他得到了首先打开了那扇门的权利。“哇哦。”Billy说,瞪大眼睛。

 


Barry凑了过去,然后停止了咀嚼姜饼人的动作说:“哇哦。”

 


那是一个精致而高大的圣诞树(Barry甚至怀疑那上面的银色小球会不会真的是银子做的),几乎能和时代广场上那个相媲美。树底下堆满了他们为其他人准备的礼物。

 


暖黄色灯光使空气几乎变得有色彩,轻柔而讨人喜欢。

 


这会是一个不完全意义上的家庭。他们都曾失去。

 


“举手提问——如果我选中的礼物里是一堆零食,我可以换一个吗?”

 


Barry用膝盖撞了撞提问的Hal。

 


好吧,也许还是一个经常闹矛盾的家庭。

 


最终Bruce得到了那盒零食(“闪电套餐!——好吧,我实在想不出能送出什么东西——”“不,这已经足够好了。”),Clark得到了Bruce准备的一枚金制蝙蝠镖(虽然他极力否认,其他人仍然怀疑他用超能力作了弊),Hal得到了Billy准备的一支钢笔,Barry得到了Diana准备的一条红裙子(在大笑声中,Barry说:“不怀好意啊公主,你明知道你准备礼物的对象里没有需要这个的——等等,有吗?”),Victor得到了Clark准备的平光眼镜(“什么?”),Billy得到了Hal准备的飞机模型而Diana得到了Victor准备的橄榄球。

 


Billy和Diana交换了礼物。尽管前者上一秒还在像每个男孩一样落在模型上的视线充斥了“酷极了”。

 


Victor微笑地去揉他的黑发头发。

 


Diana耸肩。“毕竟这里可不止一个人的男朋友是飞行员。”

 


9.

 


“真的——真的没有了吗?”

 


乞求在语调中停留。售货员小姐攥着衣角,几乎不忍心看这位先生的眼睛。

 


“抱歉,先生。或许您可以考虑一下其他的款式,比如蝙蝠侠和超人的。”

 


Barry焦虑地思考着。也许也挺好的。除了蝙蝠有可能剥夺他的茶水间使用权。

 


“事实上,先生,就在一分钟前,”售货员小姐的目光越过Barry的肩膀上方,“那位先生买下了最后一件闪电。”

 


好吧,好吧。不论他是谁,州长或者酒吧老板,Barry都决定在心里诅咒他一会儿——

 


等等。

 


在售货员疑惑的注视下,他犹豫地、慢吞吞地挪向了收银台前,那位他还没来得及诅咒的先生正冲着他耀眼地微笑。

 


“嗨,小熊。才半天不见你就忘了我了吗?这可太伤我心了。”

 


“呃Hal,好久不见——我是说,见到你真高兴。”

 


电子音乐混杂着嘈杂的人声钻进Barry的耳朵里,又从另一只耳朵溜出去。他把装着绿灯标志毛衣的扁平盒子放在收银台上,和另一个人正在为之付账的闪电毛衣并列排放。

 


不同材质的衣物摩擦。他们之间的距离毫无意义地在不知不觉中减小。当Barry低下头去拿钱包时,收银人员看着他支棱起的金发,再看向半倚在柜台前的棕发先生的嘴角。

 


抑制不住的激动使这位年轻人收下钱后友善地说:“圣诞快乐,先生们。”

 


Barry小声而飞快说了声“谢谢”后向外走去,不,你不能在这儿用神速力。鞋底滑过地面,他担忧自己会闻见橡胶烧焦的味道。

 


10.

 


Hal敲开门后发现Barry正在看《西部世界》,这事儿不够平常。巨大的声响在房间里回荡。

 


“现在我们有一套情侣装了。”Hal说。

 


Barry立刻跳起来,鼓起脸对他说:“故意的,是不是,Hal?”

 


Hal去亲吻他的头发。“这两全其美。”

 


“这是圣诞礼物,但现在惊喜就这么没了,远离我们了。”

 


“到那时候,Aww,两套同样的情侣装可算不上礼物。”

 


“现在我不得不同意你了,讨厌鬼。”

 


Barry嘟囔着,看起来不那么沮丧了,又有点儿犹豫。

 


“我没想到他们会把绿灯和闪电归属为情侣装,说起来,我们公开了吗?”

 


“如果我们这么做,姑娘们会尖叫的。”

 


“所以我们应该先怂恿Bruce和Clark。”

 


他们笑起来时Barry用鼻子去撞Hal的,理所当然地,他们亲在了一块儿。

 


“嘿——等等,Hal!”

 


上一秒还在沙发上躺着的裙子此时已变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爱情牺牲品,它绕着圈,绑在了Barry的双手上。

 


后者去咬Hal的嘴唇,“如果Diana知道你这么对待她送的Burberry连衣裙,你就等着进医院吧,天才。”

 


“不,我敢说,她会高兴的。”

 


那算不上一个挣脱开需要费劲儿的结。但是看在已经缠在Hal腰上的两条腿的份儿上,忘了这个吧。

 


11.

 


“我搞砸了,”Barry摘下手套,钻进Hal怀里,“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烤箱了。”

 


谁会对因为这个对他生气呢?事实上,当Hal听见那声爆炸声和空气中掺杂着的焦糊味时,他就已经接受了现实。

 


即使他的男朋友的甜度已经让Hal几乎需要胰岛素了,为了胃考虑,他们还是不得不穿上外套出去买新烤箱和现成的小甜饼。

 


最后他们还是成功地坐在了桌子前,廉价而令人满足的香气从缀着巧克力豆的甜饼上冒出来。

 


“Hal,惊喜是没有意义的,礼物也是。”Barry说,鲜红的舌头把嘴角的饼干渣卷进嘴里。

 


Hal停顿了一下,看向他。

 


他的眼睛里盛着上世纪的伦敦人所期望的蓝色,柔和地闪烁。Hal认为任何一个美术生也没法儿用一种准确的色号描绘它。

 


“我亲爱的,虽然我不是Mariah(尽管我有一条红裙子),但在圣诞节我想要的就只有你。[2]”

 


Hal把脸砸在桌子上,他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到脸上了。

 


“上帝,Bar,你能不能别再突然说出这么撩的话啦?”

 


Barry弯起嘴角,“没想到吧,你的美貌俘获了我的心。”

 


“我还以为你爱的是我的灵魂呢,”Hal捧起脸,用手拨了拨头发,“以前你这么说的时候原来不是在开玩笑。”

 


“从来不是。”

 


“我们去槲寄生下面亲吻!”

 


Barry眯起眼睛看着Hal。

 


于是他们只好先吃完小甜饼。

 


12.

 


Barry决定开始接受冬天。在一秒钟内,他可以堆起一个巨大的雪人也可以炸掉一个烤箱。他和Hal可以穿着袜子在地毯上跳交际舞,可以坐在咖啡店的壁炉前讲些烂笑话。他们还可以穿着那套蠢透了的情侣装在雪地上散步并接受其他人的注视,但是没关系——谁在乎呢?

 


Fin.

 


1.希腊神话中宙斯之子。因泄漏诸神的秘密备受苦难和折磨。他站在一池深水中间,想喝水时池水立即就从身旁流走;在他身后长着一排果树,等想摘取时空中就会刮起风把树枝吹向空中。

 


2.《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由玛丽亚·凯莉演唱。

 


3.很蠢是吧,是的。(x

 


4.南方人的怨念。

 


5.元旦快乐!(ntm

 



2017-12-30 /  标签 : 绿红HalbarryJL 173 18
评论(1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