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我们一起学沙雕叫,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强行愤青,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墙头过多数不过来,砂糖选手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Halbarry】As Sweet As Chocolate(傻白甜/师生AU/fin.)

Summary:Allen先生和Jordan一同迟到,并且衬衫的扣子没系好,金发凌圌乱翘圌起也算不上什么——见鬼去吧。

 

Before:师生AU,主Halbarry以及轻轻轻微的Superbat/Wondersteve/Kylewally,无能力AU,完全砂糖,OOC,无逻辑

 

就,很甜很蠢【

 

1.

 

“嗨伙计,来上这节课的?”

 

Hal问。他正站在教室门口等待一个星期前换的女朋友,而现在离上课只剩下一分钟了——90%的可能他被甩了,9.999%的可能那个女人来晚了。剩下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包含了各种意外事故。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大多数姑娘在认识他之前哭着喊着只为了一个电话号码,与他交往之后又立刻另觅新欢?)

 

人总要有希望。Hal Jordan怀着这种励志想法斜倚在门口,踩灭了脚底的烟头。他抬起头,看见一位先生正帮助一名女同学把散落在地面的书本捡起来,他的微笑不会比冬日清晨的阳光差劲儿多少。Hal发誓那个女孩儿走进教室时回头偷看了好几次并且在心中尖叫了好一会儿。

 

那位金发先生站在原地,翻着手机,另一只手将有着学校对面甜品店标志的纸杯扔进垃圌圾桶里。嗜甜。他评判着,那家店的热巧克力像是倒进了半瓶糖。

 

于是Hal随意地开口,问了一个毫无实际意义的问题。

 

2.

 

“哦——是的。差不多。”Barry找到周围唯一有可能发出声音的人,含糊地回答。他再次轻柔而自然地挑起嘴角。

 

Hal耸耸肩,迷人的棕色眼睛游刃有余地闪着笑意,“让我猜猜,你有多大可能和那些姑娘一样是为了那位Allen教授才站在这儿的?”在偶然场合搭话的好处在于——不用担心自己的言辞不当以至于被人划入终极黑名单。

 

Barry歪了歪头,微微皱起鼻子形成一个有点儿无奈的表情。

 

一种很奇怪的反应。既不是清纯高中生似的羞涩,也不是保守绅士收到冒犯后的恼怒。

 

课堂开始时间先一步到来,遗憾,Hal没能捕捉到任何回答。他不得不向里走去,为人群腾开足够的空间。

 

提示音。他查看短讯。

 

Hal看向面无表情向他打招呼的Guy。就座,冰冷触感穿过裤子侵袭皮肤。

 

他再一次被甩了。现在已毫无疑问。

 

3.

 

阳光躁动,空气仍然寒冷。Hal抬起头,上帝,他几乎已经用尽了耐心。他已经没有理由再坐在这儿了。他会离开然后在宿舍里为自己泡一杯杯面,感叹世态炎凉——

 

透彻的蓝色撞进他的视线里。

 

4.

 

Barry抚平名单的褶皱,“Harold Jordan,”他念道。同时看向那声木然回答的拥有者。

 

棕发青年直勾勾地看着他,活像没划亮火柴的小女孩看见烤鹅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Barry咬住嘴唇,他现在可以表达出那种友善的嘲讽了。

 

5.

 

“你能不能停止这么看着Allen先生,”Guy扯扯嘴角,“你左后方那个红发女孩看起来下一秒就要用电脑砸中你的脑袋了。”

 

6.

 

“我总认为我受到了欺骗,年轻的教授。”

 

Hal紧随着Barry的脚步。他几乎是冲了出来,在这几秒内他一直思索着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

 

——仅仅因为一句话,一个笑容?

 

Barry Allen猛地转过身。

 

“抱歉——我是说,抱歉,”他的慌乱是真实的,眼神飘忽,没去看那双棕色眼睛,“事实上我说得也没什么不对——不,我的错。Jordan先生,如果您真的感到——”

 

“停下。”Hal抱起胳膊,做了个鬼脸,“老兄,你可别当真。我看着像上世纪的英国女士吗?”

 

短暂的沉默。Barry眨了两下眼睛,“那么,我为什么站在这儿?”

 

Hal迅速移开目光。他身上的主导性突然间落在地上并破碎彻底。

 

这不对。他分出一点儿空间思考人生,这一点儿都不Hal Jordan。

 

“我只是想说,一句话——一句话!哦,”Hal向后退了几步,“你的眼睛真他圌妈漂亮,不是吗?”

 

7.

 

Barry站在原地,他的面前只剩下空气。

 

他笑起来。好小子。

 

碰碰鞋跟,他转过身时嘴里已经咬着上一秒还在口袋里的巧克力棒了。

 

8.

 

“我和一个人掉了进去——我是指爱河。”Hal开口,他的尾音轻轻落在桌面上,没有再上扬。脸上呈现出比毕业考试时还严峻得多的神情。

 

Oliver正在吃早餐或者午餐或者早午餐,Kyle正在赶作业稿。Steve摊开手,不得不回应道:“所以,又有哪个姑娘令你神魂颠倒了?”

 

这个月的第2个,今年的第6个。不算419。

 

“Barry,”他缓慢地说,声怕念错半个音,“Barry Allen。你们认识他吗?”

 

你总会有这种感觉。空气在某一个瞬间也许停止了流动。Kyle手中的笔从正确的区域画了出去,Oliver的舌头似乎被手中三明治里的奶油黏住了,Steve看起来像是看见未来Steve被Diana穿上了吊带袜。

 

“——也许你刚才说的是Berry,或者Ellen?”Steve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总之是某个我们不认识的女孩而不是一位化学教授,对吗?”

 

“哦见鬼!你们为什么一副看见Diana弯了的样子!(“嘿Hal!”)Clark!我们的好先生Clark Kent,已经和校长!那位亿万富翁Wayne搞起来了,记得吗?”

 

Hal揪住头发,他尖刻吐字,却显然底气不足。

 

通常这种时候是Steve的主场。他会耐心开导,抑制住Hal令他人担忧的英勇无畏。但Diana刚才从他们这桌飞快走过,Steve的位置上已不出所料地空无一人。

 

Oliver叹了口气,他抹了把脸。“别那么激动,伙计。我们会为你出主意的。”

 

Kyle放下铅笔,复杂地看着Oliver。

 

“是啊,是啊。但Wally知道后会不会拽着你去决斗我就说不好了。”

 

9.

 

Barry从地上捡起几根枝条和一大堆花瓣,全部塞回那个旧式皮质斜挎包里。它的主人撇撇嘴,看着他。

 

半分钟前,有人敲响办公室的门。Barry起身,开门,收获了一个抱着一大捧玫瑰的Hal。

 

他还没来得及脸红,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表达感谢,过多的红色花朵便由于主人的不小心掉落在了地上。

 

Barry有点儿好笑而无奈地看着对面的学生。后者的眼睛里充满了请求的波痕。

 

“你经常这么干吗?”

 

“你是第一位先生。”

 

Barry吸了一口气。

 

“但是——但是,我们面对面站着的时间还没超过一个小时!你知道我不能——”

 

“哦,没错,宝贝儿,”Hal塌下肩膀,“我也没指望着第一次——所以你没有拒绝我!”

 

Barry纠结地再次看着Hal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他对面的办公室门口,Clark和Bruce正站在那里。前者微笑而充满鼓励意味地看着他(什么,鼓励?),后者的微笑截然不同。包含了花圌花圌公圌子的调笑,围观群众的无所谓和不可察觉的期待。

 

Barry不打算回以他们一个微笑。

 

10.

 

“这儿没有人,对吗?”

 

Hal问道。他并不准备等到对面坐着的人的回答便坐在了那把椅子上。

 

“哦——没有,我猜。”Barry好不容易利用牛奶咽下了嘴里的汉堡,他用薯条戳着番茄酱,“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Jordan先生!我的每节课你都来,但事实上也不用——”

 

“有人说过你黏黏糊糊的性子特别可爱吗?”Hal咧开嘴角。

 

“后半句没有。”Barry差点儿打翻那盒鸡块,“这算是调情吗?”

 

他低声问,带着点儿小心翼翼而不够成熟的期待。

 

“我是说,很少有人会和我调情。我的浪漫跟随着失败的学术报告在碎纸机里成为碎片了。”

 

他没有抬起眼皮对上另一个人的目光。

 

11.

 

Hal捧起脸。

 

——老天他真可爱特别可爱我以前都错过了什么呃他会不会愿意请我吃顿午餐不过他吃得好像已经够多了——

 

不远处某张桌子上的Kyle用出能够拥有的全部力量拽着Wally的袖子以防发生流圌血事件。

 

12.

 

门铃圌声在这个时间不太平常。

 

“这个时间”特指接近午夜,划重点,并且伴随着倾盆大雨。

 

Barry放下眼镜,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他打开门。

 

“嗨我亲爱的——我觉得有点儿冷。”

 

他手忙脚乱地把全身湿透的Hal Jordan拉了进来。

 

13.

 

“发生了什么?”

 

担忧。

 

Hal摸了摸鼻子。

 

“一个俱圌乐圌部活动导致的深夜未归以及一群操圌蛋的室友都不在家。”

 

“那么,为什么是我?”

 

Barry递给他一套衣服,挤挤眼睛。

 

Hal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

 

“不知道。”他回答,似乎雨水已经剥夺了他所有谈话技巧,“宿舍门口那位老先生睡着了,不然我估计要上明天校园报八卦版的头条了——等等,我说,这儿有监控吗?”

 

Barry把Hal推到浴圌室门口。

 

“放松,Hal。看在上帝的份儿上,去洗个澡!别担心,我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他坐回床上,嘴角的弧度已经超过了这件事能够带来的程度。

 

14.

 

“你的衣服小了,Barry,”Hal自然地躺在床上,“我像是穿了件姑娘们喜欢在冬天穿的打底圌裤。”

 

“开始称呼教名了,Hal。”Barry看着他,鼓起脸颊,“不,不用起来。是的,我平时经常睡沙发因为它真的很喜欢我——”

 

Hal滚了一圈,飞快攥圌住Barry的手腕。

 

“你在担心什么,Barr?”

 

15.

 

“呃你在做什么?”

 

Hal听着耳边触手可及的咀嚼声。

 

“起酥面包,防止半夜饿醒。”

 

一分钟以后。

 

“现在呢?第二个起酥面包?”

 

“巧克力豆。我爱它它也爱我。”

 

Hal笑了。

 

“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能吃的一个,Barry。”

 

“——哇哦,谢谢?”

 

Hal猝不及防被塞了一颗巧克力。

 

“不用谢。非常甜。你和它都是。”

 

16.

 

“Oops——是的,我们迟到了。不呃,是我迟到了。我有一节课在两分钟后开始。”Barry飞速在面包片上蘸着蜂蜜,“好吧。事实上,你知道,我经常迟到。”

 

他咬住面包时Hal已经穿回了昨天的衣服。

 

Hal没搞明白,那么一个性格温吞像是蜜糖的化学老师怎么能跑得那么快。头晕,前一天的雨水像是灌进了他脑子里。

 

糟糕的事儿总是不会在适当的时刻停止。他看着眼前的Barry重重地摔在教室门口。

 

17.

 

Barry被Hal拉了起来。

 

一切都还好。Allen先生迟到算不上什么,Allen先生摔倒(然后被Hal Jordan扶起来?)也算不上什么。Allen先生和Jordan一同迟到,并且衬衫的扣子没系好,金发凌圌乱翘圌起也算不上什么——

 

见鬼去吧。同学们冷漠地看着Hal露出那种典型微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目光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一个地方。

 

直至这节课快结束时,一个女孩终于在诡异而沉默的气氛中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开口:“Allen先生,假设您和Jordan有点儿什么了的话,我还能递递情书,送送巧克力吗?”

 

Barry压下翘圌起的金发,舔圌了舔嘴唇。

 

“哦——事实上,巧克力可以,亲爱的小姐。”

 

18.

 

Iris坐上桌子,耸耸肩。

 

“有人看见Hal Jordan被一群人拽去——呃我猜,进行什么校园外的约架。”绿色眼睛微微闪烁,“也许你会有兴趣。”

 

19.

 

Barry犹豫地站在转角处后。

 

他终于没能忍住,在某位先生拿出匕圌首时冲了过去,按住他的肩膀抵住墙,抢过不怎么锋利的匕圌首放回它的主人的口袋里。

 

他说道:“拜托您了,和您的朋友们离开这儿吧。说真的,拜托以及抱歉。”

 

Hal摸了摸额头上的伤痕,坐在地上靠着墙,撇撇嘴看向Barry。

 

“我这是救了他们,不对吗?”后者嘟囔着,“以你的格斗技巧,Hal。”

 

“真高兴听你这么说,宝贝儿。”

 

Barry站起身,阳光从他的侧面倾泻,他看起来不可思议地温和而活力。Hal屏住呼吸。

 

“你真是我的天使,字面意义上的。”

 

Barry轻声说:“我的加百列。”

 

20.

 

敲击声。门后却空无一人。

 

疑惑以及好奇。Barry转过身,看见站着窗外的Hal。

 

“哦天才!还好这儿是一楼,要不你得借个披风。”

 

拉开窗。

 

“送早餐业务,Barry。听说女孩儿们都喜欢这么干。”Hal翘圌起嘴角,那个动作几乎能让一个护卫队的女孩儿晕倒。

 

Barry突然地搂住窗外人的脖子,亲吻他的脸颊。

 

“在那儿站着太蠢了!还是在你身后的姑娘尖叫着扑向你之前进来吧,Hal。”

 

Fin.

 


评论(1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