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强行愤青,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傻白甜本甜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Halbarry】This Set Him Thinking/他陷入思考(小甜饼/fin.)

Summary:他听见那位先生认真地低声问:“你是闪电侠吗?”

(关于他们是如何揭穿双重身份以及他们是如何搞在一起的。)

 

Before:漫画设定(主绿红,有超蝙和不可测的Vicbilly以及箭雀(。),傻白甜,OOC,双重身份,无逻辑

 

1.

 

Hal满不在乎地又喝下一口啤酒。金黄的酒液顺着吞咽的动作向下,呕吐感和沉重感同时砸在喉咙里。从某个角度看,他真是爱死这家酒吧了。他完全可以用口袋里比肉眼能看见的星星还少的硬币喝上它个三大杯。

 

他拨了拨自己的棕色短发,随意地左右环顾,寻找着目标(床上目标或者斗殴目标,whatever)。但到现在却还没有一个姑娘微笑着对他说“嗨宝贝儿我好像认识你”或者往他手里塞纸条。

 

于是他凑巧看见了在这种烟雾缭绕的地方屡见不鲜的一幕——一位穿着背心的先生将手放在了某个女服务员身上某处不适当的地方。Hal没少为此愚蠢地见义勇为以至于被列入了不少酒吧的黑名单中。

 

他没来得及站起身,一位金发碧眼的先生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那位先生与这个地方相比简直显得格格不入——他嘴角上扬,笑容温柔,白衬衫的袖子微卷起。Hal觉得他的眼睛见鬼地漂亮,它在一秒钟内和他记忆中的一种颜色重叠在了一起。

 

他开口了:“先生,我想您最好还是道个歉。”

 

2.

 

Barry Allen与对面的人沉默地对视了几秒。对方像是终于下了什么结论,敲敲桌子,站了起来,“小子,别学人家他妈的出风头。你会付出代价的。”

 

一瞬间,酒吧内的嘈杂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从空气中抽走了。Hal皱了皱眉,那个男孩看上去确实连摔个盘子都不敢。

 

“请您向这位小姐道歉,先生。”

 

Barry重复了一遍,声音依然轻柔。

 

“不然呢,甜心?你就要坐在地上开始哭鼻子了吗?”背心先生一旁的红发朋友说,吹了声口哨,把手伸进口袋里。

 

“Well,先生,在找这个吗?”

 

Barry转了转手中的枪,他对面的人脸上呈现着那种看见冰淇淋车从天而降的既好奇又压抑的惊讶。紧接着,他从一旁堆放着杂物的桌子上拿起一把小刀。

 

Hal能捕捉到的只有刀片在空气中穿梭,其上缭绕着似错觉的电光。穿过那位还端着酒杯的先生的衣领,撞击地面。

 

衣领被割开的人僵硬地保持着原本的姿势。

 

Barry耸耸肩。

 

“你们怎么称呼它?——一个威胁。”

 

这个小插曲以“背心先生连同他的朋友们一起向服务员小姐道了歉,前者迅速离开酒吧,后者受宠若惊”落幕。

 

Hal一直蓄势待发英雄救美的希望落了空。

 

3.

 

Hal目瞪口呆,Hal坐立不安。

 

Hal有一种冲出去抓住金发碧眼交个字面意义上的朋友的冲动。

 

4.

 

闪电侠坐在会议桌前,反复地触碰着手腕上的疤痕。他昏昏沉沉得像是被进行了专业催眠。蝙蝠侠低沉的声音刚进到他耳朵里就被翻译成了小黄人语——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他希望蝙蝠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

 

而闪电侠在开会时不是在吃东西甚至没有撕开某种食品包装袋的想法是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绿灯侠第五次担忧地看向他时,发现后者的手臂放在桌子上,脸埋在手臂里。

 

——他睡着了。

 

绿灯侠不安地将目光转向联盟顾问。正在就遇到不明能量攻击时某些超级英雄是否应该及时躲避发表观点的蝙蝠侠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开口,甚至降低了几分贝的音量。

 

灯侠震惊了。这不公平又公平极了。鉴于在昨天对抗速度型反派的战斗中闪电侠为了引开他们摔倒了太多次,并且正如蝙蝠接下来提出的,“他们的攻击带有特殊性,即使是速跑者也只能以正常人的速度痊愈。”

 

但以前每当绿灯侠得到一个假期,从OA星回来且还处于极度的疲倦之中时,但凡他有那么一点儿想去和睡神约个会,蝙蝠便会和蓝大个儿交换眼神。后者看向他时脸上带着个微笑,英勇无畏的绿灯侠真的十分担心那双眼睛下一秒就会射出热视线。

 

5.

 

他难过极了。超人头上的那坨卷毛似乎都在表达拥有男朋友的甜蜜之情。

 

他轻微叹了口气,具化出一张绿色的毯子,将它盖在闪电侠的身上。

 

6.

 

Hal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托着下巴,盯着依然处于睡眠中的小红人。

 

他一面发誓自己毫无异心一面走上前去看着他阖上的眼皮。他伸出手,有点儿心疼地用手摸了摸Barry眼角上一处伤疤。

 

Hal刚收回手(或者说他怀疑监控那头蝙蝠侠正在盯着他所以还没来得及做点儿什么时),那双干净的蓝眼睛睁开了。

 

“哦绿灯!——不,别告诉我——”

 

“好啦宝贝儿,再睡一会儿吧——不,你没迟到。再睡一会儿——”

 

于是茫然的Barry重新躺下,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一些重要问题就再次进入了睡眠。

 

Hal沧桑地思考了一会儿人生。他冲监控比完中指以后转身就走。

 

7.

 

Hal Jordan恰巧降落在中城,恰巧在某个小巷里遇见持枪抢劫者。他正和黑恶势力肉搏时那位被救的学生却迅速逃走了。

 

后果是,他再一次因为斗殴被当地警察带走了。另一位真正的罪魁祸首叫来一位戴着墨镜的女士为他保释,而Hal却不得不组织着语言拼命解释。

 

——老实说,当初人家为了几张富兰克林抢劫时你们怎么不出现?Hal撇撇嘴,感叹世态炎凉。

 

他正想方设法试图讽刺他的城市里打击黑恶势力是不违法的时,一种沉静而闪耀的颜色撞进他的视线里。

 

脱下制服的Barry再一次真实地出现在了Hal面前。他穿着一件白大褂,一副眼镜正随着他的动作往下滑。此时此刻,结合境遇——说真的,他他妈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低调的天使。

 

脑洞侠在那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以几乎赶上闪电的速度回忆了很多事情——红色制服,蓝色眼睛,联盟顾问和主席不动声色秀得那些恩爱。

 

Hal提前一步,揽过了他。

 

8.

 

Barry茫然地看着紧贴着他的棕发先生为他扶正眼镜,后者迅速看了一眼他胸前的名片,“哇哦,这位不就是你们的——Alle警官吗?”

 

他轻咳了一声,下意识小声提醒道:“Allen。”

 

“哦是的这位Barry Allen先生!你知道伙计,我有点儿海滨城的口音——”(他对面的警官翻了个白眼,毫不掩饰)“他是我男朋友。”

 

空气沉默了几秒,Barry沉默了几秒,警官沉默了几秒,然后复杂地盯着Barry。

 

“哦是的——我是个双,”Barry说道,逐渐失去底气。他一开口就有点儿后悔了。他无用处地用手遮挡了一下要红成闪电侠的脸颊,“他是个好人,没错呃,好人。我可以担保。朋友。”

 

警官作了个手势,看起来想表达的意思介于“你们可以走了”和“你可快闭嘴吧”之间。接着,他几乎严肃地说道:“认清你所选择的,黄金男孩。”

 

Barry绝望了。他跳起密西西比河也洗不清了。

 

9.

 

他看着对面的人飞快咀嚼着双层汉堡的同时用另一只手慢条斯理地翻着从口袋中拿出的笔记本。这种对比使他疑惑又不得不感到熟悉。

 

Barry咬了咬嘴唇,像是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迎着一直没移开的视线看向Hal:“先生,我很感谢。但是说真的,你不吃吗?”

 

Hal笑起来只是因为觉得他可爱极了。老实说,他是怎么做到因为一顿快餐而忘记之前自己为对方牺牲了什么又提供了多大的帮助的?

 

“他是个天使,完全意义上的”这句赞美在他脑子里排列时他分出一点思绪开始往嘴里扔薯条,Hal费了点劲儿才咽下它们。他随意地开口,“哇哦,警官,你喜欢浓汤里的胡萝卜吗?”

 

“好问题,”Barry用手顺了顺头发,鼓了鼓脸颊,“事实上,我不知道!——因为我吃东西基本很少去品味。我很不能理解那些先生是怎么忍受一顿只能用刀叉一点一点吃完本来就只有一点儿的食物的。”

 

他抬起头,看见突然陷入沉思的Hal,又有点儿慌乱地说:“哦我很抱歉——也许你并不想知道我的这么多奇怪想法。”

 

10.

 

Hal听着如出一辙的言辞而语调,终于捕捉到了无意识中一直生长蔓延的疑惑——有一个比利时侦探不是说过吗:直觉通常都是建立在逻辑和经验之上的。

 

——另一个会被他称为天使的人。

 

11.

 

权衡利弊,分析得失。他突然伸手抓住了Barry的手腕,这个动作使得周围四张桌子上至少三位女士在心里尖叫“嫁给他吧!”。

 

Barry把差点儿被咬断的勺子从嘴里拯救出来,他再次表现出一种令人愉快的慌张,“有什么问题吗,先生?这个小伤口是我——也许是,拆快递时被划破的。”

 

而那对于划破伤口的性质来说显然太严重也太奇怪了。

 

Hal接下来所提出的事实令人震惊的程度不亚于某只杂种马在赛马场上以300比1的赔率获胜,他认真地低声问:“你是闪电侠吗?”

 

12.

 

Barry不安地在座位上扭动了一下,在某个瞬间他产了一种振动穿过他左手边这面墙然后逃跑的冲动——他迅速出了一身冷汗,并为自己有过这种想法而震惊了一会儿。

 

“——抱歉,先生?你所说的——”

 

“是正确的结论。”Hal游刃有余地笑起来,但对面的人不可能也来不及像每个姑娘一样为此着迷。他摘下Barry的眼镜,撩开他搭在额前的几缕金发,一个与那位超级英雄所拥有的完全一致的伤口摆在那里。

 

Barry舔了舔嘴唇。他混乱地思考着——他是谁他想要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上帝我不会要和他打一场吧不我不希望——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Hal拿出一枚绝不可能是批发生产的玩具的灯戒。

 

13.

 

“说实在的,我第一次看见你是在一个酒吧里——是的,就是你为一个姑娘挺身而出那次,当时我简直要爱上你了!”

 

Hal对身旁的Barry说。后者放慢脚步,摘出这句话的前半部分回答:“一件蠢事,灯侠,冲动而为。不过结果不错。”

 

“我从来不知道你准头这么好。”

 

“因为你太相信我了,天才。”Barry砸了砸嘴,“你没发现端倪吗!显而易见,当时我用神速力作了个小弊。假设你发现了诡异的电光的话,那就是我。”

 

Hal睁大眼睛,“别这样,闪电,”他忍住笑,“你可差点儿毁了你在我心中的神圣形象,Barry Allen。”

 

“留心吧,Hal,你在我心中的形象还在建立阶段。”

 

“它居然还没崩塌。”

 

“立刻就会了。”

 

14.

 

“Barry——”

 

绿灯侠接住了速跑者。看见闪电侠喘息着冲他露出微笑后,他脸上那种紧绷的恐慌即刻像英国的雨一样消失了。

 

“我没事儿,伙计。”闪电侠拍掉身上的树叶,蹭了蹭脸上的血迹,“一点儿皮外伤而已,我猜。”

 

“是啊朋友,一点儿皮外伤‘而已’。你还期待着什么呢?”绿灯侠走上前去,“而你上次的皮外伤还没好!”

 

“你不能穿越回两个小时前。”

 

“当然。我会把你绑在床上,如果我能。”他发誓他会这么做的——但Barry总能逃脱,没什么区别。

 

闪电侠没法儿再去思考这句话里的歧义了,他拍了拍绿灯侠的手臂。“谢谢你,Hal,你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

 

绿灯侠皱了皱鼻子,并不为这句赞美感到完全的高兴。他轻声说:“不会一直是的。”

 

15.

 

“你在做什么?运法力吗?”Victor看着Billy坐在沙发上,双手按着太阳穴,紧皱眉头。他抿了抿嘴角。

 

“我在试图忘记Barry和Hal!——刚才战斗中绿灯和闪电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我说,你们真的都没听见吗?”Billy抱起胳膊,“瞧,你打断我了!又得重新开始了。不然掌握着这个秘密的我会被灭口的,不是吗?”

 

16.

 

“这是什么?”绿灯侠看着沙赞递给它的东西。

 

“上次闪电侠,呃借给我的——资料。”

 

“所以?我还是没看出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他今天不在这儿。”

 

“这我知道,我是说,为什么是我?”

 

沙赞奇怪地看着他。

 

“你不是和他住在一起吗?”

 

“……哇哦,哦。我不介意,但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沙赞沉默了一会儿,摸了摸鼻子,用手卷了卷衣服。

 

“我,没有——其实——”

 

“好吧我会给他的。”绿灯侠把资料拿在手上,“以及不论你们是怎么认为的——暂时,别误会。”

 

17.

 

闪电侠处理完无赖帮的今日打卡抢劫银行后,正准备启动神速力离开。躺在地上的寒冷队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魄力叫住了他。

 

“红闪,最近没看见你男朋友啊。”

 

“呃等等,什么?”闪电侠惊讶地问,“什么男朋友?”

 

“别装了。就是那个浑身绿色的小子,我得说,他肯定比你有过的每个女朋友都好。”

 

“那是绿灯侠,Snart。我不可能和他搞在一起好吗——”

 

搞在一起。

 

闪电侠的表情渐渐沉淀下来。

 

人类如何定义“搞在一起”?

 

——共处一室,并肩作战,无话不说,亲昵称呼,肢体接触,真情表露?

 

他往后退了几步。

 

“——不我反应得太慢了!这也太难了……我决定今天一天你都是我朋友!Snart!”

 

寒冷队长莫名其妙看着他的死对头说出这句话,成为一道残影。

 

18.

 

“谢谢你Oli——是啊,你真是对我造成了二次伤害。”

 

“我会的。当然会。但是我很担心——”

 

“他是个天使,我可不能吓到他。万一他跑到南极去我追都追不上。”

 

“见鬼去吧。祝你求婚失败——好吧,开玩笑的。”

 

“等等——”

 

19.

 

“你还好吗,Barr?”

 

Hal看着Barry推门而入,他的男孩正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

 

Barry压下翘起的金发,胡乱地扣上袖扣,“Hal!不,别担心。我还是Barry Allen,没被附体。我只是——突然醒悟了。”

 

他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我只是担心我没有耐心等到下一次抓住这个机会了——你就要回OA星了,对吗?而我,我从一开始就迷上了绿灯侠,不可救药地。但绿灯侠只是Hal Jordan全部魅力的一个小表现。好吧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儿蠢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是爱你的。一直都是,Hal。”

 

Barry说完,又有点儿慌张地看了一眼沉默的Hal。

 

“我非常,非常珍惜这种友谊。我是指,如果你不赞成——”

 

Hal抓住Barry的领子,然后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把他抵在了墙上。他吻去Barry紧抿的嘴角是表达出的慌乱。

 

他那番话听起来是多么可爱又多么真诚!老天,这会是他的耻辱。他不是先说出“我爱你宝贝儿”这种话的那个人!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跟Oliver策划一下!

 

“我想这么做太久啦,”Hal再次吻了吻Barry眼角,他看着后者湿润的蓝眼睛。“我真是爱死你了Barry,你是个天使,大多数时候。哦你生气的时候也充满魅力——”

 

Barry搂住他的脖子,“我得说,你是个蠢货,Hal。”他轻轻咬住那个蠢货的嘴唇。

 

Hal开始解开Barry的衬衫扣子时,后者用了点儿劲儿按住他的肩膀。

 

他夸张地皱起眉。

 

“蜜糖!你不会要在这个时候拒绝我吧。”

 

“别傻了,Hal。我只是觉得我必须告诉你,”他的目光转向沙发上被遗忘的手机,那双眼睛飞快眨着,“你和Oliver的通话好像没断。”

 

Fin.

 


评论(20)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