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强行愤青,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傻白甜本甜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Halbarry】From the Sky/从天而降(主DCEU/甜饼/fin.)

Summary:4次Barry摔倒了,1次Hal接住了他。

 


Before:二代绿红,微超蝙;主DCEU设定,Hal参考漫画,有一些漫画动画里的梗;无逻辑小甜饼;OOC;全员向;表达了一些一直很想表达的东西

 


1.

 


“我们需要一个名字!”

 


在某次非正式会议中(指阿福小甜饼品尝会),正在咀嚼饼干的Barry这样说道。

 


“我猜,我们都有各自的名字。”Victor嘟囔了一句;Clark和Diana微笑了一下;Bruce看了他一眼。而Arthur据说正在海里和妻子解决一些问题。

 


“比如超级联盟(Super League)之类的——等等,Bruce不会同意这个的。或者,正义联盟!哇哦,正义联盟!听起来不错,不是吗?”

 


他停顿了一下,“是的。但我总觉得少了什么,哦我不知道!我无法描述这种感觉,但是——但是——”

 


他越来越小的声音落在了地上,整个房间归于平静。Clark还在思考战损报告的最后能不能加上一句“为了正义联盟的荣耀”便只是迅速看了男孩一眼;除此之外,没人注意到Barry突然陷入的沉思。他们几乎已经习惯了他的跳脱思维。

 


***

 


一种无法具体化的思维在他体内生长蔓延,并在那次解决完恐怖团体后达到了顶峰。所有能飞的人都降落在了地上,超人正检查着蝙蝠侠有没有受伤时,周身还散发着电光的闪电侠注意到了天空中逐渐黯淡的一团绿光。

 


——那会是一个人。

 


他用了半秒时间去分析并得出了这个结果,他开始恐慌。两秒过后,其他人能看见只是闪电侠的身上搭着一个穿皮夹克的人。前者由于巨大的冲击力几乎是砸在了地上。

 


“Oops——这可真是,比我想象中还疼。”

 


最先反应过来的必然是蝙蝠侠。他迅速上前,拉起显然还处于惊吓中的闪电侠。而那位棕发先生已经陷入了昏迷。

 


“现在纽约不下雨也不下黑人了,倒是哥谭开始下绿灯侠了。[1]”

 


但这时没人会去品味钢骨突如其来的幽默感。闪电侠蹭了蹭脸上的泥土,移开打量着那个从天而降者的目光。他暴露在空气中的眼睛闪了闪,“绿灯侠?”

 


神奇女侠皱了皱眉,同时看向钢骨。

 


“这位先生即是2814扇区的绿灯侠。为了宇宙和平,我建议我们还是先把他安置一下。”

 


2.

 


Hal费了点儿劲儿才撑开过于沉重的眼皮,随即他便开始后悔自己这个举动。他试着动了动肩膀,又用眼睛锁定了围着他的一圈人里一个看上去不会下一秒就把他解剖了的。他开口:“嗨,戴面罩的漂亮男孩!朋友们都叫我Hal。我想我可能是头太疼了才晕倒在大街上的——”

 


“绿灯侠。”

 


Hal猛地起身,盯着点破了他身份的那个装扮成蝙蝠的人——好吧,老实说,他希望那是人。

 


他本以为没有什么比结束了一场大战后在准备回出租屋开瓶啤酒的途中灯戒突然没电更操蛋的事儿了,但生活这个婊子又给了Hal会心一击。此时此刻,他从无法得知时间的昏迷中醒来后却发现自己被一群穿得像是身处门口飘着彩虹旗的酒吧里的人(不,别问他为什么去过那种地方)破解了双重身份。

 


棒呆了,Hal Jordan。

 


他迅速站回地面上,咧开嘴角露出那种典型的张扬笑容。

 


“好吧,伙计们,不论你们是谁——呃我好像听说过你,蓝大个儿。这是什么神秘超能力组织吗?——我现在必须走了。欢迎各位到海滨城来做客,尽管我那亲爱的房东太太大约已经把我的东西扔出去了。”他把右手插进口袋,若无其事地往外走,“如果你们中有谁跟我有点儿问题,要下手最好趁现在。”

 


***

 


“我说,他就这么走了?”

 


Barry抿了抿嘴角,有些焦虑地看了看周围。Diana注意到男孩身上无法掩饰的失落后几乎笑出声,她拨了拨头发,“或许,我们可以邀请他加入我们?”

 


“他很勇敢——没错,英勇无畏。”

 


Bruce摘下头罩,“英勇无畏到跟第一次见面并且可能杀了他的人调情。”

 


没人知道他是如何把这么一个陈述句说得极具讽刺意味的。Barry本想反驳这压根算不上调情,但出于某种原因,他只是换了种语调小声道:“我可以去看看他,对吗?为了宇宙和平?”

 


Barry眨眨眼睛,抑制着自己不去尖叫(“绿灯侠!我们需要他!”诸如此类)。

 


转眼之间,Clark担忧地看着前一秒男孩站着的地方只剩下的空气,他看向身旁不动声色的Bruce。

 


***

 


他听见身后传来的清脆声响便回过头去。Hal挑起眉,帮助那个重心向下而摔倒在地的人站起身。

 


“你经常这么干吗,甜心?”

 


“哦——是的。每次都很疼,有一次我回去处理伤口时几乎要开始吸鼻子了。”Barry跟着Hal往前走,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现在要去哪儿?”

 


“找个地铁站,回海滨城。——哥谭这地方真怪,黑夜太长了。”

 


Hal站定在那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快要化了的巧克力。“非常感谢你朋友,没让我摔在那儿以至于还得去医院住个几天再亏欠医疗费。你瞧,我到了。”

 


Barry不知所措地接过巧克力,他咬了咬嘴唇,“如果你真的没住处的话可以到中心城来找我——Bruce给了我一份在警局里的工作,我有一个——还算大的住所,”他又咬住了嘴唇,这不免让Hal觉得那鲜红的一层皮真的要流出血来了,“老天,这么说太蠢了。好吧,忘了这个,我刚才只是想说,再见Barry——我是说,再见Hal。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叫我Barry。”

 


他往后退了几步。随即转过身去,准备开启神速力。

 


“等等,Barry。”

 


***

 


“他不应该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更不应该提供这样的帮助。”Bruce按下停止键,接过Clark递过来的咖啡,“他知道我在海滨城买下一套房子也不是件大事。”

 


Victor用手捂住属于人体皮肤的那半张脸——难道问题不应该在于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帮助这位灯先生吗?

 


“我向你表达敬意,尽职尽责的父亲。”Arthur翻了翻白眼,“现在你一定很后悔在那个小子身上放上监听器了。”

 


“B,”Clark轻轻说道,把手放在Bruce的肩上,没有再开口。

 


3.

 


“我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会这么去伤她母亲的心,”Barry说,他正坐在沙发的一侧。在发现自己的薯片袋里已经不剩下什么碎片了时,一片黑暗中,他飞快从旁边的朋友手中的那份中拿走了一片放进嘴里。

 


“对极了!她从未意识到她是幸运的。”Hal接着说道,他重新看向屏幕,听着耳边清晰的咀嚼声微笑起来。

 


对话中止了一会儿,Barry往嘴里灌了一口牛奶,艰难地咽下过多的三明治。

 


“我本可以有一个超棒的妈妈,”Hal听见他的声音,“她很——很美。如果她在,她一定会十分担忧但又绝对支持我和这个团队的。她一定会的。”

 


他没有回答,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

 


一开始,Hal以为那只是包装袋的什么声音或是他的错觉。但紧接着,那种呜咽声愈发清晰地落在他的耳朵里。

 


他慌乱地摸索着开了灯,走向那个男孩。后者正把胳膊放在眼睛上,肩膀微微颤抖。

 


“Barr?Barry,你还好吗?”

 


他知道他这么问只是徒劳。Hal轻轻地摸了摸Barry的头发,将他的脸埋进自己的胸膛里。

 


“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我敢说,当时那抹光是冲着我来的——但我却总是晚了那么几步。她应该活着,爸爸也因此进了监狱。他绝不可能是凶手!他们平时那么——那么甜蜜。”

 


Barry急促地呼吸着。

 


“但是却没人相信我。”

 


Hal只是不断地拍着他的后背。

 


“我相信你,我的男孩。”他几乎用上了一种轻柔的声音,“这也不是你的错,完全不是。而他们让你留在这儿,不是让你在半夜吸鼻子的。”

 


“你可以再哭一会儿——我得说这感觉肯定不错。别怕弄湿我的衣服。”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有热汤和冷盘,有工作,有房子。而我只有一枚灯戒。”

 


Hal吐出一口气,又似叹息般轻声加上一句。“所以我想我真的需要一个像你一样的天使。”

 


***

 


“谢谢你Hal,我没忍住——太糟糕了!我真的好久没这样了。”Barry用袖子胡乱地抹了把脸,红色在他脸上渐渐晕开,“以前可没人安慰我。而在我看来,你在这方面的经历也不太好。”

 


似乎又觉得自己这话听上去不够妥当。他低下头,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你真是太好了。”

 


Hal把手拿开的一瞬间得到了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他重新看向已无人影的沙发,撇撇嘴,抱起胳膊。

 


他冷静地往嘴里扔着薯片。他既庆幸又后悔,自己在刚才的沉寂而温柔的氛围中没能亲吻男孩的头发。他比他多生活了将近十年,事实上,做出这种动作也完全可以被归为兄长的安抚——

 


熟悉的声响落地。

 


哦。

 


Hal走向那个再次整个正面贴在地板上的速跑者。后者抬起头,深色眼睛无辜地看着站着的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地上的这块披萨先动的手。”Barry站起身,捡起飞出去的耳机,“上帝,我忏悔。我不该把这块大概是几年前的披萨放在这儿。它现在硬像是五角大楼的墙。”

 


Hal大笑起来,好像他才是这个屋子里的青少年。Barry用被子捂住头并大声威胁要把Hal用绿灯侠签名换啤酒的事儿发到Twitter上。

 


4.

 


绿灯侠和蝙蝠侠在谈话。

 


上面这句话听上去就像个鬼故事(事实上也确实是),但内容是关于闪电侠,这又显得理所当然了。

 


Bruce一直都很清楚。从某些方面来说,Barry真是像极了他年轻时收养的第一个男孩。他现在肩负着一种责任。

 


“我现在说什么都会显得很怪这我知道。”Bruce用手摸了摸下巴,显现出作为Brucie宝贝儿时的那种淡定,“但他在心理上确实还是个需要保护的男孩。”

 


“这我知道得不比你少。”

 


Hal摊开手,他不是不接受这位联盟顾问。他只是不想在这场看似平静的对话中输得太惨。

 


“我不是针对你。举个例子,现在,把手伸进你这这件外套的口袋里。很好,拿出那张纸条。”

 


Hal复杂地看着手里皱巴巴的纸条,上面用那种酒吧专属字体写着一个名字和一串数字。

 


“——哦别这样!我可以解释,它绝对是好几年前就在这儿了!”

 


他捂住脸。不是,蝙蝠侠是怎么知道的?他又不是超人。(Because he is Batman!)

 


“请注意,Jordan。我现在可以相信你,好吧,说真的我也不像表现得像个老成的父亲。”Bruce站起身,“顺便,欢迎加入正义联盟,灯侠。”

 


窗外传来只能用拟声词描述的声音。

 


Hal只捕捉到一抹红色残影。Bruce走到窗边,向下看去。“他经常这么干——只是为了试试自己能不能在墙壁或者空气上奔跑,通常Diana或者Stone会接住他。Diana她很乐意这么做。”

 

他偏过头,“你可以接手这项工作。不,别试着吃醋。特别是神奇女侠的。”

 


Hal没去细想为什么Bruce不让显然比任何人都更适合这项工作的Clark来接住Barry。他看着楼下那个屹立不倒的身影。身影撩开长发,用一种近乎怜爱的神情看向Barry。又抬起头看见Bruce——和他。

 


他颤抖了一下。团宠不好接,各种意义上的。

 


5.

 


他在Victor的鼓励下下定了决心(尽管后者给他更多的是嘲讽),在某次大型战斗接近尾声时,闪电侠被某种硬件物品击中而没来得及跑开。

 


Barry在神速力中无力地感受着自己的下沉。他抱住头,为即将到来的撞击疼痛做好准备。

 


他如一片叶子般坠落,并落在了一张床上。

 


——等等,一张什么?

 


他飞快地坐起身。看着身下绿色的,三件套齐全的双人床。

 


他嘟囔起来,“哦这可真是个好创意!”

 


它的创造者正朝他走来,Hal拉起他。

 


“是的宝贝儿!一个小创意。”

 


Hal随意地接着话。他搭上Barry的肩,并亲吻了他露在空气中的皮肤。

 


“而我真的早就想这么做了。”

 


显而易见,这会成为神速者所经历的最漫长的两秒。他缓慢地思考着绿灯侠的动作以及含义。

 


Hal看着围绕着他转来转去的红色小旋风。最后小旋风化作人形并紧紧抱住了他。

 


“是吗?你这么做了?老实说你可真慢啊朋友。”

 


“为了我在这个宇宙里能有所留恋,亲爱的。”

 


Barry看着Hal即将崩塌的认真神情,微笑起来,用脸蹭了蹭他微凉的绿色制服,“太假了!我还以为你会说是为了有更棒的理由赖在我家呢,Hal。”

 


Hal又笑起来,像是在粉色的爱河中浸泡软化。

 


“你这么说可就太伤人了Bar!”

 


(“Diana,去把他们分开。”蝙蝠侠冷漠地开口。

 


神奇女侠咬了咬冰淇淋的勺子,“我知道。我这就去把Clark叫来。”)

 


Fin.

 


1.MiB的梗。

 


2.JL needs Green!!!!(

 


3.鹅闪真可爱呜哇哇()

 



评论(1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