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

我们一起学沙雕叫,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GBT支持者,女权主义者,肥宅快乐人,人怂话还多(x)
主MARVEL/DC,墙头过多数不过来,砂糖选手
企鹅是3500134531
Web@如如如如果君
真的非常冷清,欢迎来找我玩鸭!(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几张影碟。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贱虫】Don't Make a Shipper Sad(斜线设定/甜饼/fin.)

译:永远别让一个贱虫党伤心(x

 

Summary:“Parker工业总裁公开出柜,或另有隐情”

 

Before:无意义甜饼,斜线设定,OOC,已互相坦白身份,BUG满天飞,典型弄假成真,各种玩梗

 

1.

 

“我说,我们能不能停止这个?”

 

那会是一个典型的恐怖片开头。漆黑的小巷,轻微的呼吸声,若隐若现的人影。

 

——我是说,两个叠加的人影。

 

他们短暂分开彼此时,Peter嘟囔着问道。他的嘴唇在路灯下显得晶莹,而没人会追究那究竟是谁的口水。

 

Wade耷拉了一下眼皮,随即露出那种愉悦又游刃有余的笑容,“我得说你尝起来真不错,像是哥斯达黎加的咖啡。”

 

“更有可能是因为三分钟前我喝了一杯那种咖啡。”Peter挤挤眼睛,尴尬而不失礼貌地从Wade的两条手臂的包围中滑了出来。他拖长音调,“Anna——”

 

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发出脆响。女秘书从暗中走出,她翻翻白眼,拢了拢头发。

 

“抱歉Boss,但是——这只是我个人意见——但是——”

 

“说出你想说的,亲爱的。”

 

“但是你们不用缠绵那么长时间,”Anna知道自己的微笑像是在整容失败的女演员脸上会出现的那种,她把相机递过去让Peter看了一眼,“我用了缠绵这个词,是吗?老实说你们确实没打算搞到一块儿吗?”

 

并且她不确定合同上是否写了“下班后陪同总裁和他的绯闻男友到城市的角落去制造绯闻照片”是秘书的应尽职责。但你总是无法拒绝Peter Parker,当他那双眼睛看向你时,你总会以为他已经爱上你了。

 

紧接着Anna意识到,这种“Parker效应”迟早会在Wade Wilson身上实现并变为现实。

 

“去喝一杯?得了Petey,别那么无聊——一起来吗,秘书小姐?”

 

Anna转身就走。

 

2.

 

如果能给自己的幸运程度分个级,蜘蛛侠一定会把最近几天都塞进F级里。

 

一系列糟糕事件都是从那天早上开始的,他睁开眼后发现自己连带着那张床被移动到了一个什么操蛋的空间。而那不会是他生活的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不会有比这更见鬼的了。

 

Peter生无可恋地裹在被子里滚了一圈,然后注意到了他旁边的,正坐在地上的,只穿着一条彩虹小马短裤的金发先生。

 

——等等,金发加彩虹小马?

 

“呃Wade,早上好?”

 

他需要收回前言,总有事情发生在你意料之外——生活真是个婊子。

 

“哦我的Petey!早上好呀,美好一天总需要个美好开端。”

 

不会有比这更美好的了。

 

3.

 

“嗨女士有什么我们能为你服务的吗?多说一句,这儿可真冷。希望我们不是在海王星?”Peter试探地开口,他可不记得他什么惹到过这位穿得像是从古埃及穿越来的女士。

 

“不,当然不。你们只是在我制造出的一个幻境里,”(老天,又是这种反科学的反派?Peter用被子捂住头。)“我只为你们准备了一个问题,”

 

“宝贝儿那你完全不必这样做,你可以找个机会,动动手指,敲敲房门,然后像每个推销员一样问出那个问题——管它是什么都没问题,我不介意分享我最钟爱的内裤颜色。”

 

那双蓝眼睛使劲眨着的同时Peter耸了耸肩,你在在意什么?这就是Wade Wilson的专长——跟每个他见过的东西调情。

 

“我也不介意——”

 

“哦,你们可真有默契。”把他们变相绑架的女士发出一种类似于女孩儿看到毛茸茸小动物后的叹息(这几乎让Peter被吓到了),“所以你们在一起了吗?”

 

“——抱歉?我们,我和Wade,在一起了吗?你是指——那种?”

 

“这就是我要问你们的问题。”

 

她说的是英文吗?所以,你们,在一起。听起来都没问题但为什么连起来就这么让人窒息?

 

Peter没想过蜘蛛侠会被空气呛死。

 

4.

 

Wade随着微妙的气氛放缓了呼吸。他皱皱鼻子,努力融化着口腔里的薄荷糖。

 

“所以你们没有在一起!”

 

“是的,我想是的。为啥你会这么想朋友?”Peter想把自己缝进被子里,这都什么操作啊。

 

“但是他叫你宝贝儿!”

 

“你猜怎么着,他对一头母牛也这么称呼——等等,听起来好像有点儿种族歧视色彩。”

 

“你们在天桥上约会!”

 

“那算不上!我们只是,只是在讨论人生!”

 

“他对你有过性反应!”

 

“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谁都控制不了!”

 

“你们有一套情侣毛衣!”

 

“那也算不上什么,只是个巧合!”

 

“他是个疯子,但他——他不愿意杀你。”

 

“哦,哇哦,”Peter艰难地咽了口口水,“他不是——”

 

“你们甚至有了个女儿!”

 

“呃,什么鬼?”

 

Wade停下左右摆动的头——为啥这两个人这么激动来着?

 

“我说,伙计们——”

 

“你们不是一对儿。”古埃及女士最后缓慢地下了结论,(“嘿听我说一句!”)语气失落得像那种刚陷入爱河就得知了Wade Wilson真面目的姑娘。

 

她深呼吸着。

 

“不,不行!你们必须是一对儿!”

 

5.

 

接下来的走向就很明显了。反派的失控,激烈的战争,最终在死侍建议下达成的协议。

 

这会成为他遇到过的最诡异的画面之一,仅次于他坐在天桥上愉快地吃海盐冰淇淋。Peter和Wade的手交握在一起,他们一起宣誓将会无条件与对方成为伴侣,爱对方敬对方保护对方陪伴对方。

 

(见鬼去吧,他们不殴打对方就很奇妙了。)

 

——但Peter还是搂住Wade的脖子并亲吻了后者的脸颊。上帝啊,他真想回到那个温暖的被窝然后忘掉这个该死的早晨。

 

女士满意地看着他们并打了个响指,他们俩成功地一起回到了Parker总裁的家中,躺在一张床上的那种一起。

 

“真尴尬,不是吗?我的意思是,不如我们字面意义上的先睡一觉?”

 

Wade小心翼翼地开口。

 

6.

 

“是我需要配个助听器了,还是你终于疯了?”Peter在冰淇淋店里斟酌着开口。他的对面正坐着一个眼睛闪亮的人而他却只能戴着兜帽和眼镜与他对话——那简直蠢爆了。

 

“我的精神状态一如往常。”Wade正把草莓冰淇淋放进嘴里。他猛然拍了一下桌子,含混不清地说,“明天或者今天下午你就找个机会公布一下你新男友的身份——啊当然,不包括反英雄人物那部分。”

 

“你用第三人称描述这件事听起来很怪,你知道吧?”Peter咬着塑料勺子,完全没注意到正在缓慢滑落的帽子。

 

“想想看,好男孩,你只要这样做就能换来世界和平——多划算啊!”Wade愉快地说,而Peter清楚这句话有巨大的逻辑错误,“称得上完美——呃等等,Petey,你想不想回头看一眼?”

 

Peter僵硬地睁大眼睛。“你这么一说我就不太想了。”

 

这句话的余音还没能砸到Wade脸上Peter身后就响起了尖叫声,紧接着包括店员都认出了这位鼻子上架着黑框眼镜的棕发先生。讨论声逐渐传开,并在短短几十秒内从一开始的“哦Peter Parker会吃冰淇淋!”演变为了“他对面那个人的笑容像是在爱河里洗过一遍!”。

 

Peter保持微笑。Peter一动不动。

 

Peter拽起Wade的领子就往外跑。

 

7.

 

快进,快进。省略他们互相争执最后Wade放软语气说让他来做点儿吃的吧那段,省略Peter打给Anna请求尽职尽责的女秘书的帮助那段。回到开头。Anna带着相机回到家中并开始在脑中搜索一切能引起群众注意的词汇,Wade带着Peter去酒吧放飞自我。

 

他示意目光惊讶的Weseal别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并飞快地掏出手机,拍下了Parker总裁嘴里咬着半个三明治的样子——他显然真的饿了。

 

嘴角愉悦地翘起,典型的,没有任何贬义的那种傻笑。他把照片发到推特上,编辑文字,“我愿意花100刀去成为他手中那个熏肉三明治!!!”。

 

然后Peter终于忍不住在他的目光中问他:“你饿了吗?我可以去帮你——买一个?”

 

哦,他真可爱。

 

8.

 

互联网的力量比他想象中更奇妙。Peter坐在电脑前喝着牛奶,悲痛地想。Clint给他打了5个电话和8条全是感叹号的短讯,他的电脑和手机各被入侵了一次而那很显然会是谁的成就。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他动动手指。

 

网上一如既往有着大量对Peter Parker的骂声——他总得适应这个,尽管他不是“负心汉”也不是“深柜”。

 

出乎意料地,一位用户(“床上的Spideeeeey”,如果你在意的话,这是他的名字)从始至终都在为他辩护。那种语气的激烈,用词的令人不适几乎瞬间就让Peter联想到了一个人。

 

他没忍住微笑起来。

 

9.

 

“对于前几天流传的消息,伙计们,我想说,”Peter站在一堆记者面前,眨眨蓝眼睛,尽量自然地说,“它算不上一个谎言。”

 

(“最重要的一个步骤,”Wade Wilson低声神秘地说,“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我是你的男朋友,过几天再找个理由分手。哦别担心,你完全可以把锅全部甩给我——我是说,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

 

闪光灯还在闪,呼吸声还在继续。但在Peter把Wade请上台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流动了。

 

Wade亲昵地拨开总裁眼睛上方的碎发——哦,一个Wilson经验,女人都用这种方式显示归属权,然后凑过去吻他的嘴角。

 

那种粗糙的触感也许就那么永久地留在那儿了,Peter没能注意到自己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他听着Wade替他回答记者的问题(“谢谢你先生,得了,他可爱我了!”),他撇撇嘴。

 

一切都好极啦,你成功了。

 

Wade搂上他的腰。

 

10.

 

“你会找到一个理由吗?”Wade从沙发上探出头,盯着翻箱倒柜找麦芽啤酒的Peter。

 

“什么理由?让我们俩不去再看一遍《帝国反击战》的理由?”

 

Peter挖苦道。他跨坐在沙发扶手上,把冰啤酒递给BFF。

 

“——我们不分手的理由。”

 

Wade的眼中盛上了一种期待,这几乎让Peter毛骨悚然。

 

“现在分手可就太早啦,至少得等到世界完全和平。”他回答,语调平常,“而我不确定我能活到那一天。”

 

11.

 

“老天啊你是在说——你是在说那个吗!”思考了几秒后Wade从沙发上滚了下来,他跳起身,双手夸张地颤抖着,“哦宝贝儿,你他妈同意了?”

 

“如果你说的是我所想的,”Peter耀眼地微笑起来。Wade在自己心脏发出的巨大噪音中听着他开口,“我爱你而且我爱死你啦,我是说,除了Peter Parker这个蠢货,还有谁会因为一个反派的阴谋决定和你白头偕老?”

 

听起来很罗曼蒂克。

 

并且蠢爆了。

 

Fin.

 


评论(10)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