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Spideypool】Flying is Too Hard(荷兰虫/甜饼/TBC.)

Summary:“那么,你愿意和你的Superfairy一起睡上一觉吗?”

 

Before:荷兰虫,Superfairy AU,无能力AU,伪倒追,OOC,甜饼,低俗喜剧,误解

 

目前只有贱虫啦ww

 

1.

 

通常来说,一些反科学的事物总能反映出人类内心深处的想法。比如很多人都认为小精灵可以实现你的三个愿望,但事实上这只是因为你觉得流星跑得实在太快,以至于你所期望得到的金钱数目最后那几个零都说不完;也有很多人认为小精灵都会飞,不,并不是所有你不了解的事物都拥有上天的技能。

 

好吧,我不能再进行这套理论了。我看见房门前已经挤满了一堆科学家,而我们真正意义上的主角Wilson先生正从房顶上跳下来准备用刀刺进我的心脏,或是下体。

 

让我们重修好可怜的第四面墙,很好,无论是废柴还是反科学人物都在各自应该待着的位置了。

 

2.

 

当Wade转过身背对着放在盘子里的墨西哥卷饼去找草莓酱时,他突然感到自己的某个内脏蜷缩了一下。显然,这不是什么好征兆。上一次有这种痛苦感觉后不出一天他前女友就把他甩了(当他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至今庆幸自己还完整地活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上上次他正在卫生间里打炮然后发现自己没带套,上上上次——

 

回到正题。他回忆——昨天晚上,他正非常安分守己地在一家(相对昂贵的)甜品店里买下了一盒甜甜圈,而被称作Tony的店主盯着他的眼神十分奇怪,那其中的厌恶几乎没怎么掩饰。但是没关系Wade Wlison天生就应该在词典上是“令人心烦意乱的”的同义词;再早些时候,太阳刚升到最高处时,Wade正在超市的收银台前排队。他认出了站在他前面的那个人并尖叫——“Remy!”那位整个曼哈顿每位赌徒都熟悉的面孔便转了过来,并像个牛津佬那样礼貌而有风度地谈论了几句(事实上,Wade获悉,他是货真价实的美利坚人)。但由于Gambit正在为之付款是一些水果味的,你会在床头柜里放着的小玩意儿,所以收银员忍不住地用一种微妙的目光徘徊在这两位六英尺左右的先生之间。但这也无伤大雅。

 

在回去的路上,Remy突然问道:“你听说过Superfairy吗?”

 

“——哦我可喜欢小精灵了!要我说,传说里那些人都太没意思了。如果我能有这么个机会,第一个愿望我一定会让那个小精灵做一段时间我的炮友——”

 

Wade停下话头,并注意到了Remy罕见的神游天际和后者口袋里他本人绝不会吃的Twinkies。

 

他咧嘴笑起来。

 

3.

 

总结:近一段时间Wade Wilson都安分得不可思议到似乎宇宙立刻就要爆炸了。

 

4.

 

于是当他看见盘子上的东西后脸上像是吃了太多跳跳糖的表情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5cm,红色制服,怀里的一角卷饼,鼓起的脸颊,因Wade的动作而扩大又缩小的白色部分。)

 

“呃,嗨,你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Spider-Man吗?”

 

“嗷Wilson先生!”Wade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掀下面罩下半部分的动作,“不先生,我是自愿来保护你的Superfairy!哦好吧这听起来有点儿蠢——或者你可以叫我Peter Parker!”

 

“哇哦,不可思议的Peter Parker。”

 

5.

 

“所以现在你能实现我3个愿望了吗!首先我想——”

 

“事实上,”小精灵以一种树懒的姿态紧紧地抱住了Wade的一根手指,有点儿难为情地说,“我不是从茶壶里钻出来的。”

 

“啊。”Wade失望地倒回床上。

 

6.

 

被选中的人郑重地脱下了Peter的红色头罩,你还以为他在宣读自由宣言。

 

“我知道了全纽约屁股最翘的人的真实身份!——等等好吧我只是——”

 

他冷静地和那双蜜糖般粘稠的眼睛对视了几秒,并在这只足够那只引起飓风的蝴蝶扇动一次翅膀的时间内进行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思考。其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阶段——“他长得真他妈可爱!”“我可能更喜欢他而不是彩虹小马!”“妈妈我恋爱了!”

 

“哦,我只是没想到——天啊天使!你真可爱而我找不到更多的形容词了。虽然我没见过耶稣先生的天使们但我相信你一定不比他们差!”

 

Peter小天使大笑起来,他拨弄了几下发尾翘起的短发。

 

“你喜欢我吗先生!”

 

“听起来有点儿奇怪——不过好吧,是的!”

 

Peter的眼睛睁得更大了,眨得也更快了。

 

“那么,你愿意和你的Superfairy一起睡上一觉吗?”

 

“是的没错我非常愿意——不等等你刚才是说你要来点儿千层面吗——?”

 

7.

 

“真的不愿意吗?”他在Wade的手上滚来滚去直到衣服皱得乱七八糟,“啊Wade(在这名字主人的鼓励下,小精灵决定这样称呼)我要是现在回去Stark先生肯定会在Twitter上嘲笑我一个星期的这听起来就很可怕,太糟糕了!”

 

他吸了吸鼻子,坚强地站了起来。

 

“其实我还可以去找MJ的她真的超酷而且——”

 

“蜜糖我不会把你送回去的!”Wade尽量轻松地说(即使他确信如果他真的把他送回那个甜饼店一定会被那位Tony Stark揍一顿然后拖到森林里烧毁尸体,活埋也说不定),“上帝作证Spider-Man从小就是我的偶像,你现在还能在我妈妈床底下找到一堆你的漫画。”

 

“——Well,”Peter飞快地舔了舔嘴唇,“但我以为你是在街头自己把自己拉扯大的。”

 

“……不。”空气也许暂停流动了,一些学家把这归于心理作用。Wade艰难地呼吸着,“这不重要Petey!就像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是吃牛油果沙拉还是百吉饼一样无关紧要(“其实我觉得这还蛮重要——”)。我是说,今天你多大了小天使?”

 

Wade捏了捏鼻梁,肩膀两侧上隐形的天使和恶魔尖叫的声音让他想把自己撕开。“真他妈见鬼——Superfairy什么的也有年龄的对吧?”

 

“虽然我没搞明白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是这样的!我还差几个月就16啦。”Peter说,棕色的眼睛波光闪闪,而看到它的人都拒绝认为这是错觉。

 

Wade看着Peter跑向草莓酱的身影轻声嘟囔了几句,没过几秒又无奈地微笑起来。

 

(但是当Peter看见Wade手机谷歌上“上未成年小精灵最少被判几年”的历史搜索而为此嘲笑了他一个星期时后者就觉得也许Spider-Man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小天使了。)

 

8.

 

Peter在顺着店里新客人的衣领一骨碌滑进他的口袋时,Tony摘下了自己的墨镜并用一种连现在的幼稚园小朋友都吓不了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Wade。

 

“Petey小天使的选择是——”

 

“Wade Wilson!”Superfairy们惊讶而愤怒地尖叫起来。

 

9.

 

“所以你为什么会选择Wade 操他的 Wilson呢Petey?”Wade抓了一把自己的金色头发,“好吧如果这是一场比Hello Kitty大战Micky Mouse更见鬼的梦那就让我他妈死在这里面吧。”

 

“你不能这么想Wade!”Peter站在Wade的肩上,看着他皮肤上的一道划伤,“老实说我完全了解你进过几次警局,呃啊或者抢救室。但是这个选择并不是临时而草率的——我真的很喜欢你啦。首先即使你并不那么正义有时切出奇的可爱!你猜怎么着,并且你拥有一双让很多姑娘都嫉妒着的蓝眼睛。”

 

“哦——”Wade夸张地捧起脸,“但是Petey,金发碧眼的人并不是都那么温柔善良,我不是Barry Allen,也不是Steve Rogers。不,也不是Wonder Woman家那个Steve。”

 

Wade耸肩,“而且我差点儿毁容了。”

 

“哦我就是干这个的!我会保护你的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Spider-Man用手在空中比划着,而Wade真切地有了那种吸入可爱剂的感觉。啊,人生圆满。

 

“um,那么好吧你要怎么做甜心?你甚至都不会飞。”

 

Peter歪了歪头,像没听见这句揶揄一样开口认真地问道:“你有女朋友或男朋友吗?”

 

“哦这可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Wade装模作样地皱起脸,“我猜那种长期而稳定的,没有。”

 

“所以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睡上一觉?”Peter撇了撇嘴,生无可恋地躺在Flash Tusm上。

 

“哦,哇哦,你可是Superfairy。”人形荤段子制造机人生头一次这么语无伦次,“我说,我们还是,呃先做一段时间基友试试?”

 

10.

 

“等等,同性朋友一起睡在一张床上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儿吗?”

 

“哦我想,是的宝贝儿。”Wade痛苦地回答。他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推销产品时被人抓起他手里的润滑剂就往他脸上扔更痛苦的事情了。

 

Peter咬了咬口腔内部。他放下上一秒还在被当作跳绳的蛛丝,把一张卫生纸盖在了自己的头上。

 

11.

 

“你想来点儿冰淇淋吗,天使?”

 

“哦!冰淇淋!”Peter转过身来,他刚被Wade从“巨型纸巾怪物”中解救出来,然后在Wade的创意下端坐在小果冻上面对着手机屏幕看电影[1](“Deadpool!”他对Siri愉悦地说道。),“谢谢你Wadey。”

 

这直接导致了Wade走到大街上时还沉浸在那个看上去似乎马上就要抱住他舔上几口的笑容里而差点儿忽视了电线杆的存在。他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他只是想静静(不,别问那个问题)。但事实证明那太难了,一点儿都不简单。

 

Wade凌乱地推开玻璃门。

 

穿着粉色制服的店员抬头冷漠地扫了一眼来者,他扯了扯嘴角。“不先生,我们这儿没有卷饼。不,也没有口活儿。”

 

“哦别傻了Scotty!哥当然是来买冰淇淋的——芒果味,你觉得怎么样?”Wade眨眨眼睛,他终于觉得自己又找回了一点儿“社会你伟哥”的感觉。

 

Scott Lang再次抬起头盯着Wade看了一会儿,当他终于微笑起来时,才转过身去拿纸杯。“我真高兴伙计,让我猜猜这次又是什么原因?她不能接受你对母牛也有性幻想还是不能接受你关于自己身体部件的哪个玩笑?”

 

然后空气诡异地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3秒,整整3秒!可太长了——都足够Deadpool屠杀一次Marvel宇宙和世界文学宇宙了)。Wade艰难地开了口:“你——呃,对照顾Cassie有什么好建议给我吗?”

 

12.

 

Scott震惊地抬起了头。

 

“不!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朋友。我想,他已经16了。而且他主动得有点儿让我措手不及——但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他而他也相当可爱,上帝,救命,我——”

 

中年单亲爸爸了然地拍了拍Wade的肩。

 

“不我并不想听你的罗曼史。我只能告诉你,你必须明确地想想你到底只是想和他上个床还是想去爱他——这显然不太相同。如果选择了后者,那么可能你还需要用一段时间去保护他。”

 

Wade的脸上空白了一会儿。他思考人生,权衡得失,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他在监狱里认识的朋友,“说起来,你知道Superfairy吗?”他压低声音,“就是那种会钻进——”

 

“好的你现在可以去陪你的小男朋友了。”Scott飞快地说,他偏过头轻咳了几声。而Wade对此感到疑惑。

 

TBC.

 

注1:如果没记错的话,漫里朗爹把他和女儿缩小以后确实这么干过2333(

 

这个世界观我还没圆起来(。)

 

说起来现在英文tag可以打了吗!有点儿担心xx

 


评论(2)
热度(76)
  1. BoomBoom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