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Spideypool】Double Problems,Double Surprise(fin.

Before:荷兰虫,ABO,傻白甜,欢乐,OOC,隐藏身份,已建立关系,很吵


 


Summary:“上帝,Weas你不知道他多么棒然后Deadpool从树上一跃而下用刀刺穿了那位先生的大腿——非常酷,并且没有杀了他。他把躺在地上的我抱起来——”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老实说还有谁敢拥有他们?(

 


1.

 


Peter Parker嘴里嚼着最后一口可丽饼向码头赶去。这句话里有两个关键词——可丽饼,码头。前者是他的Alpha男朋友系着某只无嘴猫的粉色围裙给他们俩摊的,后者是他今天晚上的任务,阻止什么军火交易或是毒品交易。

 


30分钟前,他和Wade一起刷着推因为某些恶搞川普的图片笑着滚成一团,然后交换了一个黏糊糊的巧克力味的吻。

 


20分钟前,他对Wade说他的朋友有事需要他,非常自然,自然到差点儿咬到舌头。

 


10分钟前,他来到门外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红色紧身衣,接着在高楼间荡着会自动溶解的蛛丝。

 


到达码头附近时Peter仍然在思考着刚才结束的高速运动中无意间看到的毫无廉耻心地写着“物美价廉,先到先得”的花生酱广告牌。紧接着他打了个喷嚏——Spider-Man闭了闭眼睛,感受着黑暗的宁静和风钻进树杈里发出的声音——那一瞬间他意识到——

 


真他妈冷。

 

这不公平,他坐在树上晃悠着两条腿的时候想,Stark先生有盔甲,Romanoff小姐他们有特工制服,Cap的制服可是度过了二战时期的艰苦条件的应该也不会太单薄。

 

他有点儿后悔没带一份可丽饼,巧克力酱越多越好的那种。

 


2.

 


试图灌鸡汤(嘴炮),未果后动用武力(打斗),Peter相对轻松地完成了任务。他疲惫地同时思考着制服问题以及超英必须面对的问题之一——隐藏身份(当然,他们中出了个有钱任性的叛徒),以至于忽视了蜘蛛感应没能发现身后一位用小刀割断了蛛丝的先生正在气势汹汹地冲他跑来,直到他的后背被棒槌十分用力地击打了一下。

 


上一秒他还在想着现在从树上掉下来一个Deadpool多好(他从没见过他,但是他像大多高中宅男一样足够崇拜他。最重要的是,Deadpool先生的制服和他一样——我是说,一样不那么保暖。),下一秒他就不怎么清醒地在地上滚了几圈后看到了大腿被武士刀刺穿的偷袭者和,操,Deadpool?

 


Peter张了张嘴,上帝,他是不是错过了流星?

 


几乎同一时间,他吸了一口气,错觉般的一种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将他包裹起来。

 


“嗨Deadpool先生非常感谢你!但是我现在感觉不是太好所以可能不能跟你多聊几句了,Ouch,先生?”

 


他从未这么为自己Omega的身份而感到担忧。(Err,这可不仅仅是性别歧视的问题。很少有人发现Omega事实上有很多便利,比如不会像Beta一样有那么多班要加,比如出任务时不会因为目标是个柔弱的女Omega而失去判断等等。)

 


Peter瘫软在Deadpool先生怀里的时候为自己出门前因为方便而只是服用了劣质的口服型抑制剂而感到后悔。啊,他挣扎了一下然后揪住Deadpool衣角并听见了他的一番对什么东西的诅咒(洗脑程度让口香糖推销员也相形见绌),并感到抱着他的人正在有意识地淡薄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他想到了跟他在一起了一年却从来不肯跟他躺在一张床上以后不只是聊一整晚喜剧电影的男朋友。

 


然后话痨小可爱的思绪被拉回来了,他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3.

 


他在睡眠中滚了一圈把自己往热度散发的地方拱了拱,接着在自己头顶上方听见了一点儿模糊而尖细的声音。

 


“这他妈就是你们的建设性意见?Nat[1]说让我直接上——说什么见鬼的法律规定上自己的Omega不犯法,Bobby说让甜心以为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错乱,你现在告诉我我应该假装成多重人格?Weas,我知道我操蛋地比给老处女破处的牛油果还不正常,但我的蜜糖又不他妈的傻?”

 


等等,等等,他怎么觉得这声音过于耳熟了?

 


Peter挣扎着抬起了过于沉重的眼皮,一秒,两秒。他冷静地和自己金发碧眼的男朋友对视了一会儿。

 


4.

 


Omega仍然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成一个团,并不愿意出来。Wade Wilson凑到他的颈脖处,昨晚那种过于浓烈的信息素的气味已经淡了下去。他回想,男孩信息素的味道像是山谷间的泉水,像是被雨水浸湿的枝条,像是——

 


扯回正题,现在的情况非常严峻。Wade的脸上强撑着笑容,嘴角似乎要咧到耳根。

 


“嗨我的男孩。”他干巴巴地说。

 


“Wadey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遇到了谁!Deadpool先生他人其实非常好要不然我有可能就得受更多的伤啦,虽然即便那位先生偷袭我我也完全可以打倒他的。”Peter说,透出一种见到偶像以后膨胀的愉悦(Wade心情复杂地捏了捏Peter的脸),“Er,我是说——我昨晚其实遇到了打劫的,你知道我身上并没有多少钱所以——并且Deadpool先生他完全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凶残他都没有直接杀掉那位先生——哇哦,等等,所以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哦,操他的。操他的Deadpool。

 


“亲爱的你和Deadpool先生认识?还是说他——”小天使终于注意到了Wade奇怪得像是喝了一箱侍汁的表情,他的内心有一种奇妙的感觉——Peter缓慢地,看了看周围。

 


他看见了自己的制服——哦哦哦完了。他抹了一把脸,然后又看见了让他接下来人生走向偏转三观崩塌(“并没有这么夸张好吗。”)的东西,比如,一团Deadpool的红色制服。

 


“umm,我们昨天晚上玩了三人行,哈?”

 


5.

 


“哦,所以我们俩昨晚还是没做?”Peter裹着被子艰难地坐了起来,“顺便告诉我今天是周末,对吧?”

 


“好的首先今天并不是操蛋的周末不过Petey你放心哥已经告诉Aunt May让她帮你请假了,其次——宝贝儿你的关注点很奇怪啊,好吧哥确实想做些什么的来着但是他妈的——”Wade说,扯了扯嘴角,“他妈的你睡得沉得好像世界末日来了你也只会翻了个身抬起眼皮看看窗外然后倒头继续睡,而且你睡着的样子一如既往该死的可爱。所以你猜怎么着,哥给你注射了抑制剂以后就坐怀不乱地睡着了。哥记得我们说好了高中毕业舞会那天再干点儿什么的,Petey?”

 


“哦好吧。”Peter说,几乎有点儿沮丧。

 


6.

 


第二个问题。

 


“老天啊。”两分钟前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救出来的Peter坐在餐桌前捂住脸,欲言又止。

 


(他回忆。他发现他早该意识到了——熟悉的信息素,恰好的出现,如出一辙的语调。)

 


Wade放下餐盘,拨开男孩的头发亲吻额头,然而并没有起到任何安抚作用。

 


“他们都说Deadpool毁容了?”

 


“因为某些原因,所以,正如你看见的。”

 


“这带给我的震惊程度完全不亚于你不会唱美国国歌。”

 


Wade耸肩。“蜜糖,哥可是加拿大人。”

 


Peter瞪圆了那双褐色眼睛,想象自己拥有热视线。

 


“你早就知道我除了平时上上学交交代数作业还会一有时间就会穿上制服在高楼大厦间荡来荡去,是吗?”他没给正在往他的碗里倒冻牛奶的人回答的机会,“并且一直,跟踪我?”

 


“如果你非要那么说的话也不是不行——”Wade的声音在Peter的目光里渐渐弱下去,他抓了抓头发,“嗷我错了亲爱的!但是你知道Deadpool可不是什么超级英雄的标志,床伴也许不在意这个但是一个长期稳定的对象就不一定了,而且你又那么善良——”他吸了一口气。

 


“我的小英雄。”

 


Peter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是很明白Wade突然的真情流露。

 


“天啊Wade你不会以为我是因为你是Deadpool才不高兴的吧?”(Wade差点儿被牛奶呛到)“不当然不!我一直都足够喜欢Deadpool先生,你知道吧,他那么可爱那么幽默那么散发人格魅力——好吧,他也就是你。我当然爱你们俩,虽然听起来像在玩三人行但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爱Deadpool!你因为这个欺骗我,太令人惊讶了。”

 


Deadpool先生akaWade Wilson睁着眼睛,空气中溢满了他没能控制好的起泡酒味的信息素。

 


“Humm,你的信息素闻起来挺贵的?”

 


Peter说,然后凑过去吻了吻Wade的脸颊。“献给Deadpool先生,他值得这一切。”

 


他严肃地说,在回到座位上之前又没忍住咧嘴笑了起来。

 


Wade就那么看着他,看着他把动物饼干里小熊的头嚼个稀巴烂。

 


7.

 


“上帝,Weas你不知道他多么棒然后Deadpool从树上一跃而下用刀刺穿了那位先生的大腿——非常酷,并且没有杀了他。他把躺在地上的我抱起来——”他对Weasel说,同时用手比划着什么。后者用力扯着自己金棕色的头发极其认真地听着,努力不吐出什么对Deadpool或者Wade或者对他们俩的嘲讽。

 


“嘿瞧啊大家伙,又一个Deadpool的狂热追随者!”某位先生说,同时看着酒吧里的其他人大笑起来,“又有谁不知道Deadpool就他妈是条害虫,是个毒瘤?他以为自己是个英雄,其实他就是个丑陋和残忍的混合物!”

 


“哇哦先生,您最好还是别这么说。”Peter用手卷了卷发尾。年轻,冲动,以及对偶像和男朋友的爱让他偏过头飞快地说出了这句话。

 


“啊哈,‘最好还是别这么说’,真是非常可怕的威胁。哦,可别忘了,这还是个没被标记的Omega——”

 


Weasel捂住了镜片。他清楚地知道他可怜的杯子接下来又会有那么几个不正常死亡。

 


等到Peter完美地用那位先生的外套把它的主人的双手绑在一起放倒在地上的时候,Weasel已经开始擦杯子了。Omega把地上的Alpha翻了个面,在后者惊恐的目光中查看了他脸上的伤痕——很浅的皮外伤。Peter在一片寂静中轻快地走回到吧台前。

 


“哦Weas那些杯子还有桌子——太抱歉啦不如我让Wade把这个月给我组影碟的钱给你?”

 


Weasel看了一眼Peter,突然觉得自己被灌了一杯巧克力奶。

 


算了,谁会对一个小天使生气呢。

 


(在门外目睹了一切的Wade决定喝口巧克力奶压压惊。)

 


8.

 


“所以说,伙计,别告诉我我穿越到了什么平行宇宙?”Spider-Man压着某个罪犯的肩膀说。在平时罪犯们其实非常愿意听听这位超级英雄的声音,因为它确实活泼得像属于一个女Omega。他们可能还会借此进行什么微妙的幻想——可是今天不行,绝对不行。

 


这确实太奇怪了,即使是对于Spider-Man来说。显而易见,没有人会在遇到罪犯们一见到你就双手举过头顶紧贴墙面求着你用蛛丝绑住他后还觉得这一切很科学。

 


一分钟前还冷静残酷的罪犯现在说起话来像是要哭。“求你了英雄,我什么都听你的把我送到警局或者随便什么只要别叫Deadpool过来!”

 


面罩下的Peter皱了皱鼻子。

 


9.

 


Peter进到Wade的安全屋看到一桌吃的后完全没能忍住眼睛里的小星星和赞叹。于是不出意外地,他直到被Wade往嘴里塞了一块奶油面包时才想起来嘟囔道:“朋友你都对罪犯先生们做了什么吓人的恐吓?”

 


Wade的眼神躲闪了一会儿。

 


“唔,没什么呀。”他咬掉Peter还没能吃完的面包然后跟他吻了一会儿,“也就是说了几句让他们好好听着纽约英雄Spider-Man的话啥的。”

 


Peter戳了戳自己的脸。放弃挣扎:“那可真是个惊喜。所以今天是个什么大日子?你的生日还是第一次死亡的纪念日?”

 


Wade舔了舔嘴唇,回答:“不,今天是哥伦布那个伙计发现什么新大陆的纪念日。”

 


“……哇哦,很有意义。”

 


“好吧Petey——Spidey,哥只是——只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男朋友,他那么可爱那么幽默那么散发人格魅力,你懂我意思吧。”

 


Peter大笑起来,笑容里像是被人注射了几升幸福剂。他紧紧地拥抱住他。

 


“呜哇从此Spider-Man,Deadpool,Peter以及Wade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10.

 


“现在可以给我一个爱的亲亲了吗?”

 


“等我吃完这片培根Wadey。”

 


Fin.

 


注:指电索Nathan Summers(不是寡姐啦23333),后文中的Bobby(Bob)指贱贱在九头蛇的特工朋友。

 


努力在大陆上映前再奶几口((

 



评论(7)
热度(120)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