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妇联/全员性转】Are you FUCKING kidding me?(fin.

Summary:他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长发,几乎希望自己昨晚一睡不醒。

 


Additional:后天性全员性转,OOC,欢乐全员向,雷,烂俗,我的锅

 


以及私设这里的快银是X-men版本的,是绯红的弟弟

 


涉及CP:盾冬,贾尼,寡鹰,锤基,幻红,牌快,猎蚁(maybe?),EC(提及?)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老实说,我还有点儿对不起他们(。)。

 


1.

 


他在睡眠中听见了一个陌生女士的声音,偶尔又能辨析出Steve的声音。Bucky确信这声音是从梦外面传过来的,所以他们在争吵吗?为什么在卧室里?哦,定语是“Bucky和Steve的”。

 


眼皮太重了,他想。

 


“Ste——”

 


话没能说完。Bucky Barnes看到了那位陌生女士,她正直直而迫切地摇着他的肩。

 


哦。

 


操。

 


凡是见过的Steve的人都能辨认出“她”——面前这个有着金色的柔顺长发,深沉的蓝色眼睛以及不可忽略的火辣身材的女士是谁。“她”他妈的就是Steve Rogers。美国队长,道德标杆。

 


Bucky清醒了。再也不会有什么该死的起床气了。

 


“哇哦这是什么见鬼的女装游戏吗Steve——或者,Stevie?”

 


Bucky本想说点儿俏皮话缓解一下气氛,接着他几乎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儿不太对劲。

 


然后他做了点儿不太体面的行为。比如把手伸进裤子里确定某根东西是否还在它应该在的地方,比如用两只手摸上自己已经凸起的胸部。

 


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Oh——SHIT。”

 


……柔软的女声。

 


“Language,Bucky。”

 


另一个女声提醒自己。

 


2.

 


这是个问题。其给人带来的惊悚程度不亚于Loki放弃统治地球。

 


哦好吧简单来说——不止是Bucky和“Stevie”,伟大的超英团队复联全员,都改了个性别。

 


Bucky在客厅里看见风骚地插着腰的大波浪卷女性嘀咕着“复仇者集结”时觉得自己的三观遭到了强制刷新。

 


接着那个女版Tony Stark捏着嗓子喊了一声“Jar——”,Bucky脸上那双添上女性特有的柔和的绿色眼睛猛然睁大。他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一位穿着西装的英国“淑女”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Sir?”

 


平稳温和的女中音。

 


“嘿你把我这么早叫醒就没有罪恶感吗?而且很明显出事了好吗!快去把那些没有任务就咸鱼到死的人都叫醒——哦瞧我看见了什么,美国女队长和她的女朋友?”

 


“女朋友”把自己比原来长了一点儿的微卷发拨向一边,抱起胳膊,又因为胸前那两块肉尴尬地把手放下。

 


“Tony你——接受能力良好?顺便我真的没想到Jarvis也会——天啊。”

 


Tony走上前,郑重其事拍了拍他的金属臂。“很好,你们都比我想象中要辣多了。”

 


Steve复杂而温柔地看了他的Bucky一眼。

 


“啊我的J真好看要在以前我都想睡她了。”

 


Steve复杂而温柔地看了他的Bucky第二眼。

 


“放心,你的Bucky还是你的。只不过没变回来之前你们在床上必须得用点儿工具了。”

 


Steve复杂——哦并没有,因为Bucky咧开嘴角笑了起来,然后用手拍了拍他的肩。力道之大让Steve的身形明显地摇晃了一下。

 


啊我的Bucky真温柔啊,他都没用那条金属臂拍我。

 


3.

 


接着他们看见了一位摆弄着手机嘴角笑容诡异的红色短卷发身材线条完美的先生(“嘿Clint——我原本以为你会穿着紫色的短款上衣和紧身裤,戴着紫色的眼罩一头黑色长发地走出来。【1】”),跟他一起走出来的抱着一盒小甜饼揉着眼睛的金发齐肩的女士(“……Nat?如果你喜欢,我大概,可以试试?”),一位骂骂咧咧生无可恋的黑色长发黑人女士,一位棕色短发穿了一套不知道是谁的运动男装的先生,以及抱着头围着“哥哥”跑来跑去的银发女士。

 


复仇者们懵逼互相地打量着,最后注视着那团银色小旋风互相同情抱怨。

 


唯有两位原先的女性成员——以及Jarvis面色平静。

 


“哦——我说,幻视呢?”

 


Wanda玩弄着指尖的红光,犹豫地问道。老实说,她现在除了不能穿红色裙子以外都满意极了。

 


下一秒,紫色生物再次穿墙而来。

 


“What the F——”Clint在看到队长正直的眼神后僵硬地变了个调,“为什么你还跟原来一样?”

 


“大概是因为变这个小戏法的人并摸不到他?”

 


Tony耸了耸肩,衣服上的形图案扭曲,因为某些原因露出了衣服下摆后的皮肤。

 


4.

 


“哦Pietro——Peter!你还好吗?”

 


Wanda用外挂能力强行将快银控制在原地,她挑起眉。

 


“不不不一点儿都不好,”Pietro烦躁地抓了抓银色长发,“这玩意儿太重了。”

 


众人齐心协力拯救快银小天使。众人毫不留情地把那头被无数女士羡慕的长发剪成了乱糟糟的短发。

 


欢呼庆祝了不到两分钟,那头银色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直至腰际,发尾打成卷儿。

 


“……哇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闪电侠》。我猜是我新陈代谢的速度太快了?”Pietro捏了捏下巴,“好吧并不是因为这个——总之,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

 


Pietro咬了一口Twinkies,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儿想打人。

 


Wanda甜蜜地笑着拨弄着他的长发,“天啊,当初Dad就应该生个妹妹。”

 


Pietro震惊了:“咱们妹妹还少吗?亲姐?”

 


5.

 


“Wanda,你是怎么适应第三条腿的?”

 


Pietro看着自己的银发以一种不可抗力固定在腰身,决定接受现实。然后祸害他人。

 


“哦,有点儿惊讶。不过很有意思。”Wanda说,Pietro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往下移。

 


“所以你那儿有你男朋友棒吗?”

 


“……”

 


半分钟后,在Clint极力劝阻下才没让快银假小天使被扔到地下室停车场。

 


Pietro戴上防风镜,感受世态炎凉。

 


“总之,除了我跑起来的时候有时会被头发绊倒,一切都好极了。对——吧?”

 


他按着手机键盘。

 


另一边的Remy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失手毁了手中的扑克牌,他平复呼吸,红色眼睛也许更红了些。牌皇拽住酒吧老板。

 


“怎么样,这是我——”

 


“Holy Shit你被你小男朋友绿了他找了个跟他长得一样的辣妞儿?”

 


6.

 


“我觉得我们现在很棒啊,你们这种身材脸蛋级别的姑娘完全可以色诱或者直接卖身——”

 


Steve干咳了一声打断了Natasha低沉的声音。

 


“那你呢?‘哦Daddy你下面一定超级无敌棒不如一起去喝杯吧?’?”Tony耸了耸肩,翻了个白眼。

 


“相信Barton先生对此有一定了解。”

 


Jarvis平静地说,一边拿开Sir手中的甜甜圈。

 


“哦老天——”Clint睁大眼睛,看起来像个受到调戏的纯情女学生(好吧,如果他的话能少点儿),“Jarvis你跟Tony学坏了你知道吗你原本是这个团队里最绅士的存在了现在呢你怎么能——”

 


“哦,好吧,现在最绅士的是你,Nat。”

 


Sam抹了把脸,他认识到他在空中跟死神打招呼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绝望。

 


“来吧,安静点儿女孩儿们。现在你们就不想思考一下到底是谁他妈这么好心让我们体验了一下不同人生?”

 


“不想。”Wanda卷着头发。

 


“不想。”Natasha把小甜饼放进Clint嘴里。

 


“……虽然我很不想说但是你们现在是男性了所以,Shut the fuck up。”

 


7.

 


Cap进行了一场令人动容的思想教育,不出意外。随后他严肃且认真分析道:“这应该不是长出头发那么简单。我们的面部都进行了细微调整使它看上去更像是男性或女性,但又能清晰地辨认出原来的线条。也不是改变人体结构,你们知道,Jarvis也——”

 


“好的我们都知道这一定是什么见鬼的玄学。所以,罪魁祸首是谁?”

 


Tony眨了眨眼睛。

 


Sam总结:“这个伙计有某种反科学力量。”

 


“而且他要有机会下手。”Natasha补充,她眯起眼睛。

 


“我觉得这一定是个闲得无聊又爱搞事的伙计。”Bucky歪了歪头,突然笑起来。

 


Pietro皱了皱鼻子。

 


“是我想的那个人吗?”

 


“James你应该能联系上他?”

 


8.

 


“哇我也是Cap的Big fan我还拿过他的盾牌——哦对了你也拿过,真抱歉我好像是从你手里抢来的,是吧?”

 


“*笑声*太尴尬了不是吗当时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还以为你有像夜行者那样的瞬移能力。”

 


“*笑声*而且我听见Stark先生叫你睡衣宝宝的时候我还想歪了那么一点儿——这话不会被他的管家先生听到吧?”

 


“哇哦说起来你是电气学硕士?超酷的。不,我马上就上大学了。哦你还有一个女儿?”

 


“是的她是小天使——哦,你也是。*笑声*有机会你一定要见她一面她一定超喜欢你!”

 


“听起来太棒了。说起来你也喜欢《星际迷航》?你最喜欢——”

 


密集的谈论声越来越近。而且是,两个,莫名熟悉的女声。这不是什么好征兆,显然。

 


Jarvis看着面前一位棕发棕眼的女士和另一位棕发绿眼的女士。淡定地开口:“Sir,Lang先生和Parker先生来了。”

 


“……嗨,睡衣宝宝。”

 


“……嗨,嘀嗒糖。”

 


9.

 


“哇哦,看起来,我们遇到了同样的状况?”

 


“是的。”Steve捏了捏鼻梁。

 


Scott鼓起脸颊,又松开。“我得说,幸好我女儿没看见。”

 


“哦,你们作为女士,我说,是不是应该安静一点儿?”

 


Natasha给了发言的Clint一个“你有资格说别人?”的眼神,随后扬了扬下巴:“他的意思是——你们他妈太吵了。”

 


他们同时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哦,我想起来了。我有个朋友叫死侍你们应该听说过他想来参观一下复仇者大厦——”

 


“啊对了我有个会开飞船的朋友叫星爵——”

 


Tony扯了扯嘴角。

 


“……不,我谢绝。”

 


10.

 


雷神回到地球的时候看着一群自己似乎认识又似乎并不的人朝他涌来,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吾友?”

 


“你弟呢?”一位红色头发的先生具有暗示性地摸了摸腰间的枪。

 


好吧虽然一天早上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改了个性别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他不合时宜地想,但是就算是对于“Odinson小姐”手枪也不是什么有用的威胁物,对吧?

 


“Loki他我也不知——稍等,你是Natasha?”

 


“……报告队长,他没什么用,不如让他自己上天?”

 


11.

 


Natasha站在完全茫然的两位金发碧眼大胸超英面前,把手插进短发里。

 


“你们难道不觉得一头这么长的金发——好吧没错尽管它很好看——有些,麻烦吗?”

 


“……啥?”

 


响指。Wanda走上前,取下手腕上套着的皮筋。

 


美国道德标杆和阿斯加德第一王位继承人看着两个(真正意义上的)姑娘露出诡异的微笑,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一分钟后,他们看着各自被皮筋松松地绑起来的飘逸长发。

 


“……谢谢,Nat/Wanda。”

 


12.

 


出任务时候看着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敌人,Steve和Thor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将盾牌和喵喵锤使劲砸在一起——

 


敌人被震飞的同时。

 


两声具有弹力的断裂声。

 


他们发现对方的皮筋都断开并弹飞了。

 


13.

 


接受了现实之后,复联的Fans群体中与直男人数直线上升相比,更惊人的是突然出现了一群打着“GL大法好”的旗号的狂热饭。

 


Vision看着男版的Wanda,小心翼翼地问:“Wanda,你知道GL是什么意思吗?”

 


正在摆弄手机的Wanda毫无征兆地剧烈咳嗽起来,未成年紫薯立刻给她倒了杯水。

 


啊哦。一个不了了之的问题。

 


14.

 


那位恶作剧之神自己出现了。

 


好吧,他的处境与其他人其实无异。那双眼睛狡黠地眨着,黑色长发如藤蔓一般缠绕着他的腰身。

 


Bucky的手放在口袋里,他努力做出一副受伤的表情。“你不回我信息,你不爱我了。”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了他们一眼。Steve和Thor觉得自己应该石化了。

 


Loki摊手,做出一副“Who cares”地的嘴脸。随意地评价:“我觉得我的作品非常棒,小胖子你绝对比其他大部分蝼蚁都漂亮。”

 


只有Bucky知道Loki在与自己擦肩而过时压低声音飞快地说:“我他妈等着死锤子来找我啊!这他妈什么情商世界没爱了。”

 


15.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出现在这里。然后告诉我们,你因为好玩把我们包括你改了个性别,然后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弄回来了?”

 


Sam尝试着让自己的话听起来不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失败了。

 


“别这样Sam,你知道,你杀不了他的。”

 


Steve皱皱眉。

 


“也请不要如此幻想。”

 


Thor眯着眼睛冲猎鹰说,他转过头,再次冲弟弟露出了能闪瞎眼的笑容。

 


“你总结得非常对,蝼蚁。而其实再过不到一个星期这个有趣的魔法就会失效了,所以在这之前——Just enjoy it。”

 


Thor盯着那张精致的脸,一动不动。

 


啊,我弟弟笑起来真甜。啊,不知道铁人家里有没有布丁。

 


Sam委屈。

 


他不满地推了推旁边坐着的Scott,说:“你为什么不管他叫蝼蚁?”

 


Scott缩了缩脖子,刚张开嘴准备说话就被捂住了。

 


“哥们儿,帮我个忙——别说话。”

 


蚁人翻了个白眼。

 


Pietro有点儿忧伤,他觉得他想念Remy做的法国菜了。也有点儿想家,他可能不那么在乎Mum——我是说,教授和Dad放闪了。

 


16.

 


Sam终于松开手时,Scott迅速地把手伸进了口袋里。猎鹰深呼吸了几次,等待着什么对付他的高科技产品。

 


然后他看着Scott拿出了——

 


一袋橘子片。

 


“……”

 


Scott撇了撇嘴,似乎漫不经心地一边往嘴里塞橘子片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你要是吻我我就闭嘴。”

 


空气凝固了。所有人都震惊地看了过来。

 


17.

 


最后一天。

 


他们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挤在了沙发上看这个电视剧。Steve搂着Bucky温柔地微笑,后者专心致志地在那头金发上扎着麻花辫。Peter身上被谁盖了张毯子,他认真地盯着电视屏幕,神情雀跃(这期间他的手机响个不停,他总是看到来电后就皱着脸挂掉)。Loki靠在Thor的肩上冷漠地张开嘴接受着一勺一勺送来的布丁。Sam和Scott(幼稚地)争夺着小盒子里非常少女心的草莓味嘀嗒糖。

 


……带着银色线条的一阵风带过,两秒钟后,Scott好笑地看着若无其事坐在沙发扶手上嚼着糖的Pietro,接受现实地——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一盒糖。

 


Tony以一种微妙的姿态几乎是坐在了习以为常的Jarvis的怀里(“说实话,单人沙发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吗?”),咬着甜甜圈强行吐槽剧里的各种。

 


Wanda坐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用手臂圈住膝盖,幻视半飘在沙发后安静地注视着她。

 


电视屏幕里正放到红发姑娘躺在一个卷发乱糟糟的人怀里,低声说着“You know nothing”,然后闭上眼睛。

 


Bucky用手卷了卷头发,侧过脸,对旁边的人笑着说:“You know nothing,Steve Rogers。”

 


Steve柔和地捏了捏Bucky的脸。

 


“不,I know everything。”

 


“——Ummm,比如呢?”

 


他看着他的眼睛。

 


色彩交融。

 


呼吸急促。

 


“比如——我知道你今天早上往麦片里倒牛奶的时候突发奇想往里面加了点儿李子汁。”

 


“……”

 


“……”

 


“嘿!”Bucky睁大眼睛,忍不住笑起来,然后试图在脸上写着“我很受伤”。

 


“哇哦,我说麦片碗里的痕迹是什么黑暗料理造成的呢。”

 


FIN.

 


+1.

 


Remy险些把那家酒吧炸了。

 


他站在Pietro面前的时候,无意识开始比较。最后脑中刷过一波“啊我男朋友宇宙无敌可爱”“比我睡过的妞儿都好看”“被挂金门大桥算什么”的弹幕,包括但不仅限于此。

 


“嘿,Cheri——”

 


银色卷发在额前晃动,Pietro过分开心地笑着。嘴唇即将贴在一起的时候,男孩儿突然开口:

 


“你说我现在这样再买个紫色美瞳戴上是不是就可以cos龙妈了?”

 


+2.

 


“Natasha,前段时间——Ummm,你们在床上的时候谁上谁下。天,你懂我意思。”

 


“哦——这是个问题吗,跟平常一样啊。”

 


“哦哦哦跟平常一样看来我——等等这句话好像有歧义???”

 


红发女特工勾了勾红唇。

 


FINFINFIN.

 


注:凯特·毕肖普的形象,少年复仇者中的鹰眼。

 



评论(19)
热度(240)

关于我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也没有什么啦(((

Disclaimer:他们不属于我,我不太养得起(。)。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