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TSN/ME】The Moment Stays(高糖/fin.

Summary:“所以,我想问,我们算是在约会了,对吧?”

 


Additional:OOC,高糖糖糖,大学,无逻辑

 


Disclaimer:如果我能拥有他们,我就不与任何人耍朋友了。

 


1.

 


“你能吻我一下吗?”

 


2.

 


Mark Zuckerberg隐形眼镜下的蓝到发黑的瞳孔迅速地收缩了一下。此时他正处于一种相对愉悦的精神状态,伟大的编程事业一路畅通,并对一会儿与他的朋友在宿舍的单人床上盖着被子聊天这种行为抱有一种惯常而微妙的期待。

 


他停下了手中敲打键盘的动作,喉咙像是被人灌了一箱伏特加。沉默在空气中凝聚。

 


没有得到回应的人咬了咬口腔左侧,卸下笑意重复道:“你能,吻我,一下吗?”

 


语气认真,一字一句。

 


于是Mark听到了自己没什么规律的心跳声。

 


3.

 


他震惊并且混乱了,千载难逢地。

 


在做出应答之前,Mark应该弄清楚的问题有太多——首先,他要确定“吻”这个词的含义,所落之处是额头、脸颊、鼻子、嘴唇、颈脖还是更往下的某些地方?其次,这个吻处于什么目的,友情亦或并不?最后,如果回答是肯定的,他在施行以后有没有勃起的可能?这很重要,他划下记号。

 


而与此同时他只是偏过身,看了看那双透彻的褐色眼睛,表面自然不过地将一只手放在Eduardo的肩上。

 


“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Wardo。”

 


他用手拨开Eduardo Saverin柔软的棕发,吻了吻后者的左脸颊,近乎虔诚。

 


4.

 


Eduardo站起身喝掉了桌面上还剩下一半的红牛(“这很正常。”Mark强调。)。他躺在那张单人床上滚了几圈,床单随着他的动作而出现道道褶皱。

 


指针转动的声音终于能够被清晰地听见,Mark面部被压抑的笑意终于彻底消失时,他合上笔电,把红牛投进垃圾桶里。然后他掀开被子的一角,看着另一个人轻颤的睫毛,心安理得地把它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5.

 


“今天早上我身上盖着你的衣服——我推测那是你的。”Mark在Eduardo用叉子敲打他手中试图把青椒拨离盘外的勺子时,快速陈述道。

 


咀嚼。点头。

 


Mark有点儿慌张,他无声咒骂——操,这也许意味着他的朋友并没有睡得太沉,也许意味着他以侧卧的姿态盯着Wardo的时间足够Dustin写一篇论文这件事并不是一个秘密。

 


“嗨,甜心!”

 


黑发女士拍拍Eduardo的肩踩着高跟鞋经过他们的桌子,她又转过头,目光炽热,唇色因为脑中构想好的罗曼史或更可能是因为某种化妆品而鲜亮。

 


Eduardo笑容甜蜜,他说了些什么。Mark不太确定,他正试图把脸埋在盘子里而不被那个笑容闪瞎,或者被酸死(而他拒绝承认)。

 


“MarkMark,你看见了吗?她叫Sophie,上次课她坐在我旁边。我觉得——”

 


叉子撞击盘子。

 


Eduardo茫然地看着用手帮他擦去嘴角没来得及擦掉的汤汁的卷发朋友。

 


看着他迅速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

 


6.

 


揽着Chris的肩走向某两位先生那桌的Dustin差点儿被嘴里的一口咖啡呛到。

 


他确定了一下自己看到的内容(以及它所代表的含义),揉了揉自己的红发使它变得更糟。随后冷静地说道:

 


“What the Fuck?”

 


7.

 


“……Wardo?”

 


它发展得迅速而怪异,像是你在地窖里往已经被嚼了个稀巴烂的生活里加了两品脱微笑剂和一夸脱甜蜜剂。哦,上帝。

 


十分钟前,他们在酒吧,Eduardo Saverin却难得地被女士拒绝。后者只是两位先生身上来回放置目光,然后扯出含义不清的微笑。

 


五分钟前,他们坐在长椅上。轻柔的风藏匿在夜晚的黑色中。Eduardo歪着头安静地听着Mark平板而飞快的叙述或是没什么感情表露的抱怨——高中时学校每天三十张免费纸的打印机,第一位女友被她自己摔断的高跟鞋,童年时姐姐们满面红光郑重其事念给他听的她们收到的情书等等。

 


一分钟前,Mark看向自己肩膀上突然增加的重量。

 


Eduardo Saverin倚在他的肩头,睡着了。

 


Mark的第一反应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盖上,然后他发现自己没有什么见鬼的外套。

 


而某种反应指引着他。再一次地,他意识清醒地吻了Eduardo阖上的眼皮。

 


他们依然是朋友,几乎是个鬼故事。一个亲吻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稀有也不是秘密。他们在下课时亲吻,在食堂亲吻,在Kirkland亲吻。但从不是某种热吻,仅仅是一种柔软的,细腻的,具有安抚性的摩擦。而这不会代表了什么,这很正常,正常不过。

 


他们给了所有人一种我们是一对儿的错觉,却拒绝解释。

 


长椅足够两位成年先生得体地坐下。他们又是否离得太近了?

 


没人会问出这个问题。

 


8.

 


Mark复杂地看着他,咬了咬嘴唇。

 


“来吧,宝贝儿,我又不会巴西柔术。”

 


好吧好吧,现在他可以确定他喝醉了。

 


被子掉在两张床的缝隙中,还不到Chris应该回来的时间。Eduardo每次进攻快触碰到肌肤时就变成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触碰,并反应足够快地在必要时护住Mark的后脑勺。

 


Mark并不能理解这种行为。片面来说,心理学和经济学的学生没有理由在宿舍约架。他从不还手,尽管在潜意识里他认识到他本来就不能制服Eduardo。

 


Eduardo跨坐在他的腹部,躺着的人扶着另一个人的腰。

 


“Wardo,没有这必要。”

 


他的Wardo眨眨眼睛,那笑容太过明亮。他俯下身,短暂地吻了他。

 


9.

 


他把自己摔进那张床里,一条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不介意这个,并习以为常。

 


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睡在一张床上,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看一本书,一起上某些课,偶尔交换几个吻。这正常不过,所有好朋友都应该这么做——

 


Eduardo将近睡眠,他只是在考虑着明天早上应该为他和Mark准备什么早餐——

 


哦他妈的。

 


Eduardo在黑暗中睁大眼睛看向身侧,尽管他什么也没看见。

 


10.

 


“Mark,Mark?”

 


他轻声呼唤,用手顺着卷毛。

 


呼吸声。

 


Eduardo感到茫然,他不知道他该问什么。冒昧需要避免,含混不清更需要避免。

 


“……你想和我做爱吗?”南美人甜腻的噪音,带点儿沙哑,像是温柔的旧唱片。

 


“……抱歉?”

 


“只是回答我。你想和我做爱吗?”

 


“……我想是的?”

 


Mark犹豫吐字,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恶作剧亦或大冒险。

 


“啊,Mark你知道,一开始我只是想试试你是不是确实像他们所说地始终抗拒肢体接触,毕竟我们平时经常拥抱。而我发现,亲吻你也可以接受,或者说,可以接受我的。所以,我想问,我们算是在约会了,对吧?”

 


瞬间的空白。

 


愉悦跳跃于Mark的嘴角,它微微翘起。

 


“听起来不错,Wardo。”

 


Eduardo感受到腰间收紧的手臂。

 


“哇哦,我们在约会(We're dating.)。快睡觉吧,明天早上我要给你买三明治。”

 


Fin.

 



评论(21)
热度(183)

关于我

全年龄+颜即正义+垃圾写手+两种意义上的甜食癖
主DC/M家/TSN以及其它各种墙头(x
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偶尔吃块肉()
人生目标:少生孩子多种树(。
以及
有删文的习惯,如看到觉得哎呀这篇文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喜欢(。)的文时,请及时自存无需多问(虽然也并不会有这种文就是了(x
web@如果君w 用来防止老福特被查水表目前里面啥也没有(((
© 如果君/社会主义好 | Powered by LOFTER